陈芝麻烂谷子

记些陈年往事,也有旅游看到的.一乐也.
正文

清华记忆点滴-当了我几天导师的唐统一先生

(2018-02-09 07:07:38) 下一个

当年的研究生准考证还在,考的是高电压和气体放电。当年的研究生证也在,专业是电工量计。结果理应三年的工科研究生成了一年自由羊,近一年四清和近两年文化大革命的相当党校博士的革命研究生。

大概考分不够本专业没收,电工基础教研室捡漏分给唐统一教授当电工量计研究生。本科上过先生的电工量计,讲得很好,不紧不慢地讲。比如交流电流表有整流式、动圈式、动铁式和电子管的峰值式等,唐先生把它们的原理和区别讲得清清楚楚。这些表用来量正弦交流没问题,读数差不多,在误差范围内。但用来量非正弦的,读数就差远了。这么多不同读数只有一个对,哪个?听了先生的课就明白了。先生的课受益终身。例如一次几个工厂联合鉴定同类产品,有个工厂吹他们的设备功率因数如何好。一看就发现他们用错表了,换了个应该用的表后真实的功率因数出来了-很低。想到现在做实验都用号称非常准的数字表,很怀疑,如果量的不是校订表时用的波形,量出来的就是一个玩笑。

学了肖达川先生和王先冲先生的电工基础,但真要算很难。唐先生就给我们讲了电模型,用电阻电容电感这些元件搭模型试验测试。讲了怎么定模型的比例等。自己能动手但怕算,对唐老师讲的很感兴趣,认真学了。

清华图书馆三楼有很大的外文期刊阅览室,各种影印的最新文献期刊都有,但只对老师和研究生开放。说实在解放后学苏联,专业分得越来越细,课也讲得越来越细,很多课只要好好听不用复习也可掌握得差不多。大学六年除了课本讲义和几本类似的参考书外就没查过资料,不知道世界上本行在搞什么。有点不好意思,我姐在北大还知道个IBM,我在清华连通用、西门子都不知道。那时候强调自力更生,根本就没有研究要先查资料的概念。毕业设计时我那个组就没查过资料。

听说研究生每几个礼拜要写个文献综述。分配后到了图书馆三楼看过,那里关于导弹的期刊都有,就是那一溜溜的书架和那么多杂志不知从哪里下手。不会查资料,以后怎么办?

开学到唐先生那里报到。先生兼任清华图书馆馆长,说先要教怎么查文献。有人教了,好极了!住隔壁的师兄小萝卜透信,说唐老师要我搞变压器电桥,细的没说。好,这玩意比高压放电强,放电太悬。比王先冲先生的电场也强,电场计算太难。就等下乡回来了。

风云突变,从乡下回来系里把我叫去说别去唐先生那了,回高压。隐约听说唐先生有历史问题,参加过三青团。那时参加国民党不是大问题,参加三青团是大问题,特大问题。不让去就不去呗,回到高压塞了个工厂的小问题就成了一个自由羊,绝对没人管的自由羊。

网络发达了,查到不少唐老师的历史隐私。他是1917715日生于北京,是民国初高官的子弟;三十年代为育英挣得双元匾的初中那一元;194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系;1943年赴英国电机制造厂实习,同时注册英国伦敦大学,经考试获该校电机系荣誉学士学位;出国前,冯玉祥将军曾手书岳飞的《满江红》一阕相勉;1946年二战结束有船后就立即回国,等等。还有201395233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7岁。没提三青团。

查得20世纪60年代,先生积极参与我国第一台交流网络分析仪的研制,攻克了很多难题,...;先生参与国家计量科技十年规划制定,积极倡导我国应及时确立以计算电容替代计算电感作为电学计量基准,...;先生敏锐地意识到感应分压器在电学标准量传递中的重要作用,...

有对先生的推崇:始终精心指导研究生,着重培养创新思维、动手能力及对学术规范的恪守。对于自己的或参与指导的研究生的论文选题,都认真思考、反复推敲,并从关注前沿、夯实基础上引导、激励研究生。不论哪位导师指导的研究生写出的论文初稿拿来审阅,都欣然接受,并逐字逐句地批阅;针对文稿中存在的问题,总是用不同颜色的笔将它们按不同性质标注出来、写出具体修改意见,并把作者找来,面对面地逐条解释为什么要改,应该如何改。

天哪!我怎么到唐先生的门口了又被学校从这么好的导师那里踢开。想想在高压那个研究生题目就是随手从字纸篓里捡来应付的和我成一只没人管的自由羊,真要泪奔了。还有那感应分压器不就是当初小萝卜头师兄告诉我的变压器电桥吗?小萝卜头兄搞了计算电容,是科学院院士。要我去搞了感应分压器,用我的狗急跳墙说不定也能折腾出点什么,说不定我也能懵个什么...。天哪!那个什么就和我只隔...那个是痴人说梦,但肯定的是能折腾出点名堂。

这一切都是万恶的三青团引起的。三青团算什么?和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共青团有什么区别?都是当时进步青年的组织,只是因一时观点不同而加入的不同政治组织。就因为这个三青团剥夺了唐先生指导我的权利,也剥夺了我做唐先生学生的权利。不知谁创造了这个该死的政审制度。

学生以此纪念我的本科老师和只当了我几天导师的唐统一先生。

 

关于唐统一先生的连接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94%90%E7%BB%9F%E4%B8%80#3

http://www.tsinghua.org.cn/publish/alumni/4000351/10085696.html

https://info.electric.hc360.com/2013/09/261503571903.shtml

 

庸猫,2018年二月9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不开窍 回复 悄悄话 问好。听过王先冲先生的电磁场,也在图书馆三楼查过英文期刊。 不过,我不是清华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