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写博客就象品茶,龙井,黄山毛峰,自己喜欢就好
个人资料
宜城渔翁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五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玉泉路

(2019-05-21 07:50:30) 下一个

五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玉泉路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是南宋词人辛弃疾创作的一首词。作者是怀着深重的忧虑和一腔悲愤写这首词的。渔翁不才,在某位网友启发下,胡诌几句:

 

    五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玉泉路。可堪回首,八宝山下,几多暴风骤雨。凭谁问,“渔翁老矣,尚能网否”?

 

    1965年8月至1966年6月,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622的大学生,被派到北京顺义县北小营公社参加“四清”。渔翁曾经在潮白河畔的前礼务大队,与贫下中农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了将近一年。吃过曾是专供皇宫的特级大米,冻豆腐、酸白菜和棒茬粥,至今齿颊留香。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在全国范围内爆发,高等学校首当其冲的遭到破坏,学校停止招生,教学、科研工作被迫停顿。

 

    1966年6月,根据中共北京市委要求,中国科学院向中国科大派驻工作组。6月17日,工作组宣布了科大党委书记刘达停职反省的决定,从此学校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工作由工作组来领导。此后,揭发会、批斗会、大字报、大辩论持续不断,掀起了全校文化大革命的高潮。至7月29日,驻校工作组才根据上级决定,撤离科大。
   

    大约是1966年6月中下旬的某一天,“四清”工作队匆匆撤离。一辆大轿车把全年级60多名同学,拉回北京玉泉路校园,参加文化大革命。

 

    “东方红日寿无量,西望延安情万钟”。工作组撤离科大后,经过短暂的“筹委会”阶段,学校分成两大派“东方红”和“延安”。中科大是一所年轻的(建于1958 年)规模比较小的学校,教职员队伍比较年轻,没有那么多历史恩怨。两大派大部分时间是“文攻”,少有“武卫”。 而且文革中,中科大鲜有大规模武斗。

 

    1968年3月5日,中国科大革命委员会正式成立,次日开始办公。在革委会各办事机构健全之前,统管一切有关革委会事宜。
   

    1968年8月,解放军驻京“毛泽东思想宣传队”200余人、首都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两批300人进驻科大,领导学校“斗、批、改”运动。

 

    在十年动乱中,中国科大是深受其害的“重灾区”之一。1970年1月, 学校搬迁到合肥市,在原合肥师范学院校址办学;并决定将全校人员分散到淮南、马鞍山、铜陵、合肥等地厂矿、农场进行“斗、批、改”,半天劳动,半天搞“运动”。
   

    根据1965年的数据,在校教职工员1890人,在校学生3034,总计为4924 人。学校迁入合肥时,仪器设备损失2/3,教师流失1/2以上。教学、生活用房严重不足,校舍面积不到6万平方米。1972年,全校讲师以上职称的教师不足百人。

 

    中科大在文革中非正常死亡案例,经过核实的名单共18 名。其中8名在校学生, 10名教工。这些不是一个个数字,是一个个鲜活年轻的生命。

非正常死亡比例已达到 0.366% ;特别是教工竟然达到了0.53%。也就是说千分之5.3,瞩目惊心。(“中科大文革非正常死亡事件”, 调查小组执笔:周平)

 

 

    物理系(2系)是重灾区,8名自杀的在校学生,物理系就有3名。10名自杀的教工中,物理系占了两名:

 

    物理系固体电子教研室教员张敏修(女)是北大毕业生,家庭出身不好,文革初期因私下议论江青被批判,受到极大压力,在北京玉泉路校园11(楼)女生宿舍楼顶喝敌敌畏自杀身亡。
 

    物理系物理教研室教员季为之,业务很好,但出身不好,他曾去过波兰参加学术会议,文革中要他交代非法活动被怀疑为敌特分子,受到极大压力,大约在1967 年,他在玉泉路校园物理楼和教学楼结合部的一个房间把电线绑在身上,接上动力电,触电身亡。
 

    6222 学生张俊仙,于1968年5月30日,在中关村科大分部学生宿舍内死亡。对外宣称是自杀,但有知情人说是被殴打致死。

 

    6422 学生阎宝根, 1970年“一打三反”中,在安徽工宣队李东林的威胁压力下在合肥科大校园跳楼自杀,当场并没有死亡,李东林拒绝抢救使他最终死亡。
 

    6422 学生郭宝林,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中因工宣队的压力使其精神失常,1970年8 月2日在班上其他同学分配离校的当天,他被宣布为迟分配,在其他同学聚餐时他逃离对他的监控,在淮南煤矿卧轨自杀。
 

    1967年1月,中科大出了一个小组织叫“雄狮”。贴出过一张反“文革小组”的大字报,很快被取缔。倒是“中国科技大学革命造反第三兵团”,留下一点史料:

 

   《中央文革接待站回答中国科技大学学生走访纪要》

 

中央文革接待站

1967.02.01

〖走访者:中国科技大学革命造反第三兵团。接待者:张云同。〗

问:革命造反派夺权后,宣布所有的党员一律重新登记,这样做是否符合中央精神?

答:中央没有这个指示。这样做是不符合中央精神的。党籍的处理,要放到运动后期,由党组织处理。

问:革命造反派夺权后,开除党员的党籍对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极少数顽固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分子是否宣布开除党籍?

答:中央没有规定,党员的党籍问题,应放到运动后期,由党组织处理。现在开除不算数。中央文革指示要放在运动后期。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极少数顽固分子的党籍,也要放在运动后期处理。

问:夺权中宣布各级党组织一律作废,对不对?党的组织生活过不过?党费交不交?

答:中央没有废除党组织的指示,我们一定要按中央的指示办事。废除党的组织是不符合中央精神的。党的组织生活要过。党费要交。

问:对待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党籍是否开除?

答:现行反革命分子应当先斗,然后送交公安机关处理。

(网上资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