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写博客就象品茶,龙井,黄山毛峰,自己喜欢就好
个人资料
宜城渔翁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唐诗佳句鉴赏(一)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

(2014-09-30 12:05:21) 下一个

佳句鉴赏(一)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

 

    比目,眼睛在一。比喻相亲相爱,永不分离。男子看中了一位心爱的女孩,觉得如果能像比目鱼那样,死何足辞。真要能像鸳鸯,相伴身,天上的神仙又有什么值得羡慕的。

 

   “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出自唐代的《安古意》。

 

    , 初唐人。 与王勃、炯、骆宾王以文名,世称“杨卢骆”,号初唐四杰”。尤工骈(pián)文,以歌行体佳,不少佳句传颂,“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更被后人誉典。曾被横,因友人救得免。后染疾,居安附近太白山,因服丹中毒,手足残。由于政治上的坎坷失意及期病痛的折磨,他于自投水而死。据说,唐代医药学家药王思邈miǎo)曾悉心为卢疾。照曰:“高医愈疾,奈何?”思邈答:“天有四五行,寒暑迭居,和雨,怒,凝雨霜,张为虹霓,天常数也。人之四支五藏,一一寐,吐往来,流,章(标记;象征)气色,音声,人常数也。阳用其形,阴用其精,天人所同也”。

 

安古意》[唐]

 

安大道狭斜,青牛白七香

辇纵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

宝盖承朝日,吐流晚霞。

百丈游绕树,一群共啼花。

啼花蝶千,碧台万种色。

复道交窗作合,双阙连甍(méng,屋脊)翼。

梁家画天中起,帝金茎(柱)云外直。

楼前相望不相知,陌上相逢讵(jù)相

向紫烟,曾学舞度芳年。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比目鸳鸯真可羡,双去双来君不

生憎帐额绣,好取帘帖双燕。

双燕双画梁,翠被郁金香。

片片行云著蝉纤纤初月上黄。

黄粉白中出,含情非一。

妖童宝马铁连钱,娼妇盘金屈膝。

 

御史府中夜啼,廷尉前雀欲栖。

隐隐朱城玉道,遥遥翠幰(xiǎn)没金堤。

杜陵北,探丸借客渭西。

俱邀侠客芙蓉,共宿娼家桃李蹊。

娼家日暮紫裙,清歌一口氛

北堂夜夜人如月,南陌朝朝似云。

南陌北堂北里,五三条控三市。

弱柳青槐拂地垂,佳气红尘暗天起。

代金吾千来,翡翠屠鹦鹉杯。

襦(rú。短衣短袄)带为君解,燕歌君开。

 

有豪称将相,日回天不相

意气由来排灌夫,专权判不容相。

专权意气本豪雄,青虬(qiú曰蛟,子曰虬)紫燕坐春

自言歌舞,自谓骄奢凌五公。

光不相待,桑田碧海臾改。

白玉堂,即今唯青松在。

 

寂寂寥寥子居,年年岁岁一床

独有南山桂花人裾(jū 衣服的大襟)

  

可分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从“安大道狭斜”到“娼妇盘金屈膝”。铺陈安豪族争豪奢、追逐享的生活。大安,四通八达的大道与密如蛛网的小巷交着。无数的香,川流不息。 玉辇纵横、金鞭络绎宝盖、吐流,如文漪落霞,舒卷绚烂“金鞭”、乘“玉”,,出入于公主第宅、王侯之家的,都不是等人物。那追的生活奏,旋般疾速,从“朝日”初升到“晚霞”将合,没有一刻停止。 游百尺,成群。“争”与“共”足俱显闹市之。花蜂蝶,蜂蝶游踪禁景物。安的建筑,,五六色的楼台,雕刻精工的合案的窗有金的双的宝,金碧煌,极为壮。豪第宅,“梁家画中天起”。其巍峨可比柱。是上社会的极世界。

  安是一片人海,人之众多竟至于“楼前相望不相知,陌上相逢”?里有人“摇一摇”,打听得那仙子弄玉般美貌的女子是家舞女,引起他的恋。“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那舞女也是心神会:“比目鸳鸯真可羡,双去双来君不。生憎帐额绣,好取帘帖双燕”。写出恋的狂与痛苦。 双燕飞到家歌舞女的房,“帷翠被郁金香”,是那。她的梳,“片片行云着蝉翼,纤纤初月上黄”,是那。真是“含情非一”。打扮好了,入香,随高的主人出游了。

  

    第二部分,从“御史府中夜啼”到“燕歌君开”。主要以市井娼家中心,写形形色色人物的夜生活。 翠幰(cuì xiǎn),以翠羽的帷。“雀欲栖”暗示御史、廷尉一法官庭冷落,没有力。夜园,里有挟的浪公子,有暗算公吏的不法少年,有仗行游的侠客。些人气味相投, 夜夜都在娼家聚会。“桃李蹊”指娼家,不特因桃李可色,而且“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暗示那些KTV是人来人往闹热的去。人里迷恋歌舞,陶醉于氛的口香,拜倒在紫裙下。娼内,“北堂夜夜人如月”; 娼外,“南陌朝朝似云”, 皆向娼家游宿。 安人的享是夜以日,周而复始。“南陌北堂北里”,安街道横,市面繁荣,而娼家特多。大批禁军军官,“金吾”,玩忽守来此酒取 襦宝带为君解”, “燕歌舞”,声色娱乐

  

    第三部分,从“有豪称将相”至“即今惟青松在”。写安上社会除追逐足的情欲而外,有一种力欲,使着文武臣互相些被称将相的豪人物,权倾天子,“日回天”、互不相。灌夫是武帝的将望之元帝的重臣,都曾受人排和陷害。专权意气本豪雄,青虬紫燕坐春风”。指文臣与武将之的互相排斥、。其得意者横一,自以为富。“青虬紫燕坐春”,“自言歌舞”。 “自言”而又“自”,刺的意味十足。 “光不相待,桑田碧海臾改。昔白玉堂,即今惟青松在(墓田)”。 豪贵骄奢,狭邪冶, 桑,徒存墟墓。

  

    第四部分即末四句, 以愁著作者自己,与安豪人物照作安市上,任情欲,倚仗权势,轰轰烈烈,声名俱南山内,“年年岁岁一床” 。“寂寂寥寥”清心寡欲,不慕荣利, 却以文名流芳百世。“独有南山桂花人裾”。尾在迥然不同的生活情趣中,寄寓着对骄奢庸俗生活的批判。不遇于者的慨寂寥,自己无法改变现实却要面对现实,是此诗归趣所在。

  

    安古意》, 七言古诗中的巨制,初唐前所未然,此诗词彩的,犹有六朝余,但能服从新的内容需要;前几部分铺陈句,、横则转,所以不于浮。在体余的初唐安古意》,在七古展史上是可喜的新声,此本身有恨高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