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写博客就象品茶,龙井,黄山毛峰,自己喜欢就好
个人资料
宜城渔翁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沁园春”欣赏(二)老子平生,笑尽人间,儿女怨恩

(2014-09-16 08:46:00) 下一个

“沁园春”欣赏(老子平生,笑尽人间,儿女怨恩

 

     宋·辛弃疾作有《沁园春·老子平生》,沁园春 湖新居将成》, 《沁园春 灵山筑偃湖未成 》,沁园春·与辛弃疾其他一些诗词中所反映出来的豪情壮志不同,在这这几《沁园春》中,作者已没有“要挽河仙浪,西北洗胡沙”(《水》),“道男儿到死心如,看手,天裂”(《新郎》)那种壮志凌云、激越慷慨的感情,而是把一切都看得如此淡无,如此的不屑一

 

    《沁园春·老子平生》,词名全称是《沁园春 戊申,奏邸忽腾报谓余以病挂冠,因此》。 “奏邸(dǐ底)”句:抄奏章的官邸忽然平空生出我因病辞官的消息。

 

    题中 (wù,即淳熙十五年(1188年)。淳熙(1174年-1189年),是南宋孝宗的第三个和最后一个年号。戊(wù,是十种猴年之一。

 

    我国自古便有十天干与十二地支称“干支”,取木的干和枝。

十天干即:、戊(wù)、己、庚、辛、壬(rén)、癸(guǐ);

十二地支即:(mǎo)、(sì)、(wèi)、(yǒu)、(xu第一声)、。十二地支又与十二生肖对应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巳蛇、午、未羊、申猴、酉、戌狗、亥猪。10和12的最小公倍数是60,所以10位天干和12位地支相搭配,可有60种组合。由此形成了六十个干支,称“六十干支”,又因以甲子开头,而又称“六十甲子”,或“六十花甲”。

 

    后来六十甲子被用以记录时,即年、月、日、纪时。其中年法使用最广泛,如今仍然是我国)的年方法,即“干支年法”。年与公年并不重合,称春节到除夕,(夏)某某干支年。 公2014年,是甲午年。60年一周期,2014、1954、1894都是甲午年。算命先生,常以一个人出生的年月日时,配以天干地支,来推算一个人的命运。

 

    于淳熙八年(1181)冬,诬,人揭发“罪状”,参(cān )劾(hé官。自此居上已有七年,忽闻“以病挂冠”之谣传,真令人啼笑皆非,慨不已。因此作《沁园春·老子平生》,以明听。 此内涵较为:即激于邸之不,又自甘田园老;既“悲往事”,又“殷勤佛”;既世嫉俗,又忧谗;既否定功名,又高唱人生如梦,求宁静淡泊的理想之境。

 

   《沁园春 戊申,奏邸忽腾报谓余以病挂冠,因此》辛弃疾     

 

老子平生,笑尽人间,儿女怨恩。况白头能几,定应独往,青云得意,见说长存。

抖擞衣冠,怜渠无恙,合挂当年神武门。都如梦,算能争几许,鸡晓钟昏。

 

此心无有新冤。况抱瓮年来自灌园。但凄凉顾影,频悲往事,殷勤对佛,欲问前因。却怕青山,也妨贤路,休斗尊前见在身。山中友,试高吟楚些,重与招魂。

 

  “老子平生,笑尽人间,儿女怨恩”。说自己平生不以儿女恩怨怀,不计较是被劾家居,抑或引疾辞退。“况白头能几,定应独往,青云得意,见说长存”。况且年事已高,理应归隐;荣,未必存。能几:能活几天。独往:独自去,指退 。青云得意:指仕途青云直上。“青云”两句作反

抖擞衣冠,怜渠无恙,合挂当年神武门”。官服,完好无,理当急流勇退,及挂冠去。怜:怜。渠:方言,他,指官服。无恙:指官服完好无

都如梦,算能争几许,鸡晓钟昏”。一切如梦,争什么短,什么朝晚。然奏邸自己“延官”七年,又有什么意思。争几:争得多少。晓钟昏:一早一晚。

  “此心无有新冤。况抱瓮年来自灌园”。我心境清澈,一无怨之,何况已居多年。 抱瓮灌园:指田园生活。 瓮(wèng):瓦盆、瓦灌。

但凄凉顾影,频悲往事,殷勤对佛,欲问前因”。田以后,有时频怀往事,影凄凉;有时则殷勤向佛,探索遭的原因。繁,屡屡。前因:佛家。佛家以凡是后果,必有前因。种因果报应几代,循回不差。

却怕青山,也妨贤路”,归隐,不想似乎依然有碍他人。看来很超然酒自。青山:自己的居生活。路:指朝中“人”的升官之路。“休斗尊前在身”,牛僧儒《刘梦得》:“休世上升沉事,且斗尊前在身”。辛词反用其意,言人不他如此快活。斗:里有“受用”之意。:同“”。

“山中友,试高吟楚些,重与招魂”。既然邸如此,只好劳请归隐友人再次高吟楚辞,我重新招魂。楚些:即指《楚辞》。招魂:《楚辞》有《招魂》,此借田园。

 

梁启超《稼》:“先生落,本被劾,而邸报误为引疾。中‘笑尽儿女怨恩’、‘此心无有冤’,胸中无芥蒂,被劾与引退原可同一律也。‘白能几,定独往’,‘衣冠无恙,合挂当年神武’,言早当勇退,不必待劾也。‘都如梦,算能争几晓钟昏’,言邸奏竟我延若干年做官生涯,然所差能几,不足也。‘抱瓮年来自灌园’,‘凄凉影,悲往事’,此明是斥后情状,若犹在官,安得有此。‘却怕青山,也妨路’,极言忧谗,恐山居犹不免物也。‘山友重来招魂’,言本已官,邸奏又我再一次,山友不妨再也。”

 

    淳熙八年秋,辛弃疾的“带湖新居”即将告成,作沁园春 湖新居将成》一词。屋名"稼",且取自己的名号。此写建构中的新居将成,思多端,退之颇费踌躇。, 是一篇心理活

 

沁园春 湖新居将成》 辛弃疾

 

三径初成,怨猿惊,稼未来。甚云山自,平生意气;衣冠人笑,抵死埃。意倦须还,身闲贵早,岂为莼脍哉。秋江上,看惊弦雁避,浪船回。

 

东冈更葺(qì,好都把、水开。要小舟行,先种柳;蔬篱护竹,莫碍梅。秋菊堪餐,春可佩,留待先生手栽。沉吟久,怕君恩未,此意徘徊。

归隐的园圃刚刚开成,白猿猴都在惊怪,主人没有来,归隐山林本是我平生的志趣,什么甘士人所笑,是混迹埃?倦了官急流勇退,求清愈早愈好,止是享受脍?你看那秋江上,听到弓弦响,惊雁急忙躲闪,行船回,是因为骇浪扑来。

东冈上盖起那茅屋书斋,最好是把湖开。要划船垂,先种下柳一排排;插上稀疏的笆保翠竹,但不要妨碍梅。秋菊可餐服,春能佩戴,两种花留手栽。我反复思考,只怕圣上不我离开,归隐之章仍在犹豫徘徊。

 

 

三径:原意三条小路。 西末,州刺史蒋辞官归隐,于院中特辟三径,此三径出入,只与高人相交往。后世即以三径称者的家园。“怨猿惊”, 化用“蕙空兮夜怨,山人去兮猿惊”诗句。此处,借抒自己思谋隐退之情。衣冠:代指官者。抵死:是。埃:指红尘,即官场. 甚:正是。云山,村。意气:神

脍(chún gēng lú kuài), ,表意味道美的菜羹、鲈鱼脍,比喻为的心情。个成也有美不追逐名利的意思。

 惊弦雁避”:《国策·楚策》与魏王在京台下仰见飞鸟,更赢说其能引弓虚而射”。恰有雁自方来,他果然虚而将它射下。魏王其故,更答曰那是只箭未愈的孤雁,听得弓响而更想高,以致口迸裂,声而下。作者以此自忧谗的心。葺(qì),修葺,用茅草覆盖房子。“秋菊堪餐,春可佩,留待先生手栽”。出屈原《离》:“朝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志行高

 

    , 是辛弃疾心理活。 上托物猿,透出欲之思,再层层推出。写新居清雅之美,感情渐进,由微喜,而然,而气,而慨。后片写未来打算,似乎人全心作退。然而韵“沉吟久”几句,却是其心理矛盾含蓄而真的流露。“君恩未”,自己壮志未酬心有不甘。

 

    辛弃疾的山水,有一种“神与物游”的境界。他笔下的山水似乎和人一,有思想,有个性,有灵气。流,言感身受,有新的天地。《沁园春 灵山筑偃湖未成 》词,通篇都是描写灵山的雄景色。写景用虚笔神写意。如写山似奔,松似士,写得,生气勃勃。人永不停息的豪迈性格的写照。

 

《沁园春 灵山筑偃湖未成 》辛弃疾??  

 

叠嶂西,万回旋,众山欲。正惊湍直下,跳珠倒;小横截,缺日初弓。老合投,天教多事,身十万松。吾小,在蛇影外,雨声中。 ??  争先面重重,看爽气朝来三数峰。似家子弟,衣冠磊落;相如庭雍容。我雄深雅健,如文章太史公。新堤路,偃湖何日,烟水蒙蒙?

 

“叠嶂西,万回旋,众山欲东”写灵山群峰,是景。再写近景:“正惊湍直下,跳珠倒;小横截,缺月初弓”。里有瀑直泻而下,倒起晶的水珠,如万斛明珠跳反射。有一弯新月般的小,横跨在那清澈湍急的溪流上。 “老合投,天教多事,身十万松”。人老了,该过闲散的生活。老天不放他着,又要他来支十得高峻的松,多么像英勇善,所向无士。 诙谐的笑,是苦,是自我解嘲。 庵,是辛弃疾在灵山修建的一所茅。虽然不大,“风水”。“在蛇影外,雨声中”。可以看到状如蛇般屈的松影,又可以听到声如雨的万壑松涛。灵山境真美!

 

    于庵中,目四望,无的青山千姿百。拂,在清新的空气中迎接曙光,方的几座山峰,像天真活的孩子,一个接着一个从中探出来,争相同他面,向他好。日升起了,山色清明,更是气象万千。看那一座山峰拔地而起,峻拔而洒,充灵秀之气。它那美少年的翩翩度,不就像芝般的家子弟?再看那座巍峨壮的大山,松掩映,奇石,它那高,不就像司相如赴那种相随、雍容的气派么! 置身于千峰秀的大地,此中人雄、深厚、高雅、健美的感受,好像在一篇篇太史公的好文章。 他关切地打听修筑偃湖的划,并油然而生一种在此居的感。 ??  

 

   “青山多媚,料青山、如是”。辛弃疾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格沉雄豪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在的基上,大大开拓了的思想意境,提高了的文学地位,后人遂以“辛”并称。

 

新郎  甚矣吾衰矣辛弃疾

 

甚矣吾衰矣。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几。白空垂三千丈,一笑人万事。何物、能令公喜。我青山多媚,料青山、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持樽搔首窗里。想渊明、停云就,此时风味。江左沈酣求名者,岂识浊醪妙理。回首叫、起。不恨古人吾不,恨古人、不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沁园春·》辛弃疾

 

湘,黄,望君不来。被东风吹堕,西江对语,急呼斗酒,旋拂征埃。却怪英姿,有如君者,犹欠封侯万里哉。空得,道江南佳句,只有方回。

帆画舫行雪浪沾天江影开。我行南浦,送君折柳,君逢驿使,我攀梅。落帽山前,呼台下,人道花须满县栽。都,看云霄高翼徘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