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正文

《六月》(117)

(2019-08-13 18:42:09) 下一个

  自从梅子沉浸在蒋干越来越风光的收入和由此带来的生活改善之中,对西门和辛然,以及禾雀还有许多以前的亲朋好友,慢慢看不上眼,一心就是京城各种游乐和享受,也被蒋干带到广州去游玩。梅子再也不上镇上小街去卖羊汤和煎饼,而是把自己打扮入时,让辛庄每一个女人,都在自己眼前羡慕自己、讨好自己、赞美自己,就是在西门面前,也是一副得意洋洋、高高在上的心情和感受。

  西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对在自己怀抱里的禾雀说:“雀儿姐姐,你说梅子她现在忘乎所以的样子,是不是把当初自己对毒品的戒心完全解除,或者说毫不在乎了?”

  禾雀一下子清醒过来,慢慢把自己的身子离开西门,低着头一声不吭。西门知道禾雀也经历过梅子这种得意忘形的心路过程,那时巢钙也是人前显贵,花钱如流水。西门知道蒋干不像巢钙的地方,一是能吃苦,头脑比较清晰,二是不沾毒品。西门想到这里,觉得蒋干是一个可以切入的对象。

  禾雀见西门沉思不语,抬起头问道:“你不回京城,就想一辈子呆在辛庄了?”

  西门也觉得自己来京城帮豆豆姐,目的已达到,后来因为辛然姐姐的事情,自己一直滞留在京城未能归申城。现在自己的目标定在扫清京郊的毒品祸害,却一直未能如愿,加上辛妈身体还没有恢复,辛然姐姐一直无心回京,让西门不知如何是好。现在雀儿姐姐一旦提及自己内心的隐隐不安之事,让西门不知如何回答。

  禾雀见西门一脸茫然无措的样子,知道他内心很矛盾,就安慰起来:“如果你不放心你的辛然姐姐和巧巧,那就把你在别处的牵挂暂时放在一边,先实现你在辛庄的想法。人在任何地方都能活下来,都能有收入。凭着你的聪明才智,还不能从打击毒品上活得滋润吗?凭什么要比那些贩毒的人活得更惨?”

  西门听完,觉得雀儿姐姐言之有理,点点头说:“姐姐有什么主意?”

  禾雀半天才回答:“我觉得蒋干开的那家大楼,一定是毒品集散中心,只是现在还没有启动。墨镜党只是先让他尝尝甜头,这帮杂碎都是先挪用别处毒品获利,来支撑一个新毒品源头的慢慢形成。你想想看,蒋干开的商场,生意也不红火,他的收入却不少,都让梅子忘乎所以,失去了应有的警戒和防范。一旦梅子和蒋干日子达到一种心理定位,要降下来根本不可能的时候,那时墨镜党就会让蒋干干毒品勾当,来维系他和梅子日益增长的奢侈生活。这个时候,他不想干也得干,已经身不由己了!”

  西门没有这种逼良为娼的感觉,倒是感觉蒋干从一开始就乐意从事毒品的贩卖事宜,内心早就定位做毒品买卖。他改建商场的钱就是墨镜党给的,他哪有财力从银行贷款。西门知道蒋干贪婪的本性,愿意上钩也不奇怪,但是自己对梅子一直提醒关照,想不到她一下子忘记自己的叮嘱,完全享受蒋干收入暴增带来的各种快乐,而不管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

  “姐姐是不是觉得蒋干已经在批发毒品?让那些愿意兜售毒品的人,都能在他的商场进货?”西门好奇地问道。禾雀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当初巢钙从事非法勾当的的时候,我从来不知情,更不愿过问他生意上的事情。何况他每天不是赌博就是喝酒应酬,很少在家吃饭,还时常在外过夜。那时我身边有个孩子,也不觉得冷清,我婆婆也在身边,日子过得也不紧张,所以对巢钙的所作所为,没有很用心,也是在他得意忘形的时候讲一些他生意上的事情,才慢慢理清了一些头绪。”

  “什么头绪?”西门好奇地追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