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正文

《六月》(102)

(2019-07-20 21:41:01) 下一个

  西门跟着来人来到三号门前,停下脚步,先让来人进去,并说道:“我们在外稍等,你们办好手续,我们再办不迟。”来人笑哈哈地说:“多谢承让!”梅子对西门随机应变的能力深深佩服,心想进去领号,一定会问一些个人很隐私的问题,有第三者在一旁,一定不会被蒋老头允许的,想不到西门哥哥是触类旁通,对这种事情心领神会,可以避免多少凶多吉少的局面。梅子下意识地扎进西门怀里,却不去想蒋干随时都可能走出赌房,撞见她与西门在一起这样亲密。

  等问道西门一年薪水多少,西门毫不犹豫地说:“十万!”让身边的梅子吓了一跳。“那你工作稳定吗?如果工作或者收入有了变化,能否随时在这里通告我们一下?”西门点头答应。然后又交代了蒋老头酒家的娱乐规则:一年输赢不能超过本人总收入的两成。如果赢钱所得超过两成,可以把超过的全部,投资到酒家,成为蒋老头酒家的股东。蒋老头酒家在京郊已经是一家不错的连锁店,在每个郊县至少开了一家的规模。一旦连续投资五年,就可以成为蒋老头娱乐场的股东,占有百分之五的股份。目前只有一人成为除蒋老头之外的娱乐场股东,他就是京城最大的郊县县委书记,这个是西门后来得知的。

  想不到蒋老头这里赌博很简单,跟在马国家面对面与羊皮掷骰子一样,赌大小点。西门知道,从概率上讲,次数一多,没有输赢,因为出现大和小的所有几率都是一样的。之所以会有输赢,就是在心浮气躁的时候,赌注下得太大,孤注一掷,结果全盘皆输。蒋老头以赌博为招商的噱头,扩展饮食业的获利,是一个不错的手段,估计偷奸耍滑、徇私舞弊的可能性不大。

  梅子坐在西门身边,看他轻松自如地摇着一个瓷器罐里的两个骰子,知道这些赌具都没有问题。西门凭借功力的感应,能够体会细微的差别,两三次之后,就可以把两个骰子最大点组合时的感觉摸索出来,几乎八九不离十地占上风。

  果然不出所料,不到一个小时,西门就赢了一千元。按照娱乐场规则,个人收入在十万以内,一晚输赢不能超过一千。扣除场面费,西门净得八百五十元,还可以免费吃一顿夜宵;如有陪同,也享受同等待遇。

  一个小头目的人出来接待西门和梅子,这个人梅子不认识,因为不是本地人。小头目见到西门感到很意外,因为来人以前没见过。小头目见西门文质彬彬、器宇不凡,知道一定是一个很有来头的人,决定跟蒋老头汇报一下。

  小头目领着西门和梅子通过一个近道,很快来到刚才蒋干喝酒的地方。不过是一个雅间,地方不大,里面有些字画,壁灯柔和,充满一种静谧的气氛,让人有动后入静的舒适和愉悦之感。

  蒋老头很快知道今夜来了一个年轻人,领着一个本村的已婚女子,居然是蒋干的媳妇,让蒋老头有点吃惊。因为没有听说本村来了什么人的亲戚,有什么大动静的。只知道巢钙的媳妇回婆家了,还有就是老乞丐说自己在辛二家住了一宿,别的也没啥外人来辛庄投亲会友值得一提的地方。明日还得让侄儿去打听一下,尤其是晋孝这个人耳目不凡,知道的事情不少,平时就是让他注意收集各种新鲜事儿,也不见他来吃饭了,明日再问问他。

  蒋老头不知道来人是怎么进得了赌场,难道是跟一个熟人进去的?到时问问侄儿,也就清楚了。蒋老头没有感觉出这个年轻人有什么让自己担忧的地方,因为身边那个蒋干媳妇就是本村人,对她知根知底,不会胳膊肘往外拐。何况自己对蒋干不薄,虽然梅子有点恨蒋干不成器,但是蒋干好歹还是听自己的话,努力干活挣钱,赌博也是小打小闹,不敢乱来。

  小头目见蒋老头允许好好招待来客,就放心地吩咐酒家的几位值夜班的师傅和招待,做一桌夜宵,好生款待两位贵宾。梅子见进来的招待一个个都是小后生,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一身穿戴也是干净利索,言语亲切,态度温和,不禁笑逐颜开地对西门说:“原来这里人气这么高啊,难怪我家男人没事就往这里跑。估计他是没有这个能力吃上这样气派的夜宵,西门哥哥,你比他们都成熟都帅气。他们最多是一支嫩枝,而西门哥哥你就是一棵参天大树。”

  西门一边帮梅子倒好茶水、分派茶点瓜果,一边对今晚的收获有点失望,因为这里一切都做得滴水不漏,小心谨慎,跟毒品交易一点也挨不上边。难道这里只是赌博,不是毒品分散的一个场所吗?西门一边喝着茶水,又吃着陆陆续续端上桌的各种小吃、面食和糕点,心情不能放松下来。

  梅子见西门呆板地吃着喂给他的夜宵,表情沉吟,觉得他一定心里在想事情,因为人在蒋老头的地盘,就没有多问。很快吃完了,梅子建议赶紧回家,不想让蒋干察觉到自己今天也来了赌场的事实。西门刚想离开,就听到室外有摩托车轰鸣的声响,最后停在蒋老头酒家,让西门的神经一下子兴奋起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