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天若有情天亦老(106)

(2018-01-07 13:30:52) 下一个

  天香出来的时候,汗青已经给两个来吃饭的客人倒好茶水,开好饭菜单据,并收好饭菜钱。“姐姐,他们要了一份红烧牛肉,一份红扒羊舌,一份砂锅羊头,还有一份单爆羊腰子,对了主食两大碗嫩肉米饭,一共一块大洋三十个铜板,姐姐你把钱收好了!”天香见汗青办事这样可靠,非常满意,更是吃惊不已地说:“汗青,都是吃完饭才收饭钱,看来这两位是外地人,跟你一样,从来没来吃过饭。汗青,姐姐这就把菜单交给青云去。你吃完了?”汗青摇摇头说:“酒喝完了,但是饭还没有吃完。姐姐,青云做的菜很好吃!”天香娇嗔道:“是姐姐做的,你来,姐姐就亲自下厨好不好。你再去喝几口酒,姐姐为你做一道清宫皇家清真菜好不好?”汗青看着天香春风满面,身姿翩跹,摇摇头笑道:“姐姐,汗青已经吃饱了,等下次吧!姐姐快去照顾顾客要紧!”见天香进去了,汗青怅然若失地想,会是一道什么皇家清真珍馐呢?满族皇家的口味,据记载也是一般,不过姐姐这片心思怎么可以轻易就拒绝了呢,唉真是太轻率了,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算了,只有等下回了。

 “姨妈,您真的不跟我们上十里香去了?”栗雯接过天香手中的缰绳,有点遗憾地问道,“您不去呀,我爹爹的心就留在草堂酒店,姨妈您帮着照看好了哦!”天香白了栗雯一眼,拉着她说:“净知道瞎说,你娘知道你这样爱耍嘴皮子呀,非撕烂你这张长满伶牙俐齿的巧嘴不可!一路照应好你爹爹,知道吗?回来的时候,上姨妈酒店来吃饭,陪姨妈住一宿,我们娘女好好聊聊天。一晃你都这么大了,多少话儿姨妈得问问你,好不好?”天香叮嘱完栗雯,见栗雯点头答应,转身对木纳的儿子说:“青云,把那坛绿蚁给你姨夫放在吊马袋里,放好了没有?”见儿子在身后嗯了一声,又见儿子被栗雯拉到一旁说话,天香才放心。天香来到汗青的马旁,低着头说:“汗青,有空来看姐姐,知道吗?姐姐知道你是一个宅心仁厚之人,天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妇,但是今天能遇见你和栗雯,姐姐心里真的很高兴。但是你是一个大忙人,也不知道下次姐姐何时能……能够见到你,汗青——!”说完天香伏在马身上,低声哭泣起来。这匹马很通人性,见天香伏在自己身上,又见主人就在跟前,立刻停下来,身子一动不动。

  汗青转头看了看,发现女儿和青云在离自己不远处,正跟青云聊得正欢,就悄悄来到天香身边,双手搂住她的腰身,慢慢让天香面对着自己,见她一点点地抬起头来,一脸泪水,像太湖湖面波光滟滟、烟雨濛濛,让汗青心如一叶扁舟,心神一下子漂浮不定,失声地喊道:“姐姐,汗青回程再来叨扰姐姐!”天香泪眼看汗青,一脸深情,情不自禁地轻呼:“汗青,姐姐等你来,不要失约知道吗?”汗青在栗雯拉了半天衣袖才回过神来,松开手中的天香,回头看着女儿,尴尬地问道:“你表弟呢?”栗雯不悦地瞪着汗青,半天说不出话来。

  汗青坐上马,回头看了好几次,天香依然站在远处,向自己挥手,不知道是在呼唤自己回去,还是在向自己挥别,汗青心事重重地跟在女儿身后,糊里糊涂进了十里香,一下子发现这个村子非常大,房舍掩映在大大小小的果园之间,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梨树。不同树龄的梨树风姿百态,柔情万种,在寒风中,轻轻地摇曳枝干,仿佛在欢迎这对父女来十里香省亲。等汗青抬起头来时,发现自己进了一座果园,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女儿的身影好像突然从自己身边消失一般。汗青牵引着缰绳,转了一周,在梨树枝条和枝干的空隙之间张望,没有看见女儿,又喊了几声,除了寒风刮面,一点声音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女儿呀,你怎么把爹爹丢了,一个人跑回家去,怎么可以啊?”汗青心里很紧张,翻身下马,慢慢沿着来时的小路往回走,却怎么也找到不到一条路,好像自己被谁扔到一座无边无际的果园里一样。汗青抬起头,见天色灰蒙蒙的,地上积雪被一块块黑色的泥土点缀,又试图寻找一条人行道,却无论怎样来回寻找,地上都没有一条清晰完整的道路。汗青觉得脸上被雪花不停地舔舐着,抬起头一看,不知何时,天又下起雪来。“这下怎么办?女儿找不到我,我又出不了果园,要不就在这棵大梨树下躲一躲吧!”

  汗青把马匹的缰绳系好,让马就靠在树干旁,见树干周围积雪下,有不少干草,知道是果树主人铺在树下护根的,也顾不上这些,扯出几大把,扔到马跟前,见这匹马口还挺刁,闻了闻,根本就不吃。汗青见状,摇摇头自言自语地说:“看你饿极了是吃还是不吃!”汗青的双脚一直站在雪里,慢慢觉得很冷,就从吊马袋里,取出今天宜人姐姐装好的酒罐,汗青摇了摇,整整一满罐玉渊金樽,让汗青心中有了一点安慰,拔开木塞,正想捧起来喝一口,就听见身后有人说话:“这位壮士,在果园的雪地里,冒着风雪,痛饮金樽,真是太有兴致了!”汗青一听好像遇到救星,顿时心花怒放,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将激动不已的心跳慢慢平复下来,等自己心平气和了,才神情自然地转过身去,见眼前一位女子,穿戴典雅,甚至可以用古色古香来表达:一身石青色丝棉长裙几乎飘逸在积雪上,月白色绸面半身窄肩掐腰薄袄外,披了一件铜绿褐色条纹的围脖。一头青丝绾结得婉转圆润,钗笄穿插错落有致,青丝散辫自然,飘落悠闲。一朵宫锦牡丹花,斜插在青丝缠绕盘旋得雍容尔雅的发髻上,显得仪态万千,婀娜多姿。一只雪肤琼肌做的手,珠圆玉润地举着一把油纸红伞,如天女降临,悠悠地摇摆着姗姗凌波步、款款莲花履来到汗青和马匹的跟前,一双杏仁眼,两道西施眉,目光熠熠、秋水漾漾地注视着汗青,嫣然笑道,“老身能否与君同饮,也沾点豪放气概,抵御风寒,安定迷失方向的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汗青突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觉得这位女子,初看上去像一位二八少女,端详之后,却是一位气质迷人、风情万种的半老徐娘。一举一动,香风多姿;一笑一颦,丹唇含情。腮动初雪,鼻依琼瑶,一口玉齿傍笑靥;气吐幽兰,神传电光,浑身国色是天香。

  汗青取出一块毛皮铺在雪地上,又一一取出装在木盒里的酒菜,摆在雪地上,汗青起身,抬头一看,见对方收取了红伞,笑吟吟地看着满地的菜盒和酒罐,慢慢地搓揉着双手。汗青把酒罐递给对方,同时语带笑意地说:“这位大姐,你先来,我去把菜盒打开,看看都有一些什么菜下酒?”来人很豪爽地接过酒罐,浅浅地喝了一口,就觉得刚入口很凉,在口里含了一会儿,慢慢咽下去,才觉出来辣辣的刺激,忍不住捂住嘴巴,蹲下身来,把酒罐交给汗青,声音有点沙哑地说:“酒劲很大,可不可以吃几口菜?”汗青正好开完菜盒,夹起一个珍珠羊肉丸子,慢慢送到女子口中。“菜冷了,味道就变了是吧大姐?”汗青见女子微微张开檀口,一卷香舌未曾伸出,一口白牙整齐悦目。汗青轻轻地把羊肉丸子塞进女子口中,一直注视着她慢慢地咀嚼,让汗青不解的是,女子皮肤光洁,丝毫看不到皱纹,肤色红润,就是唇角蠕动,也很优雅贤淑,看得汗青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遇到一个仙女下凡:浑身成熟风韵的气度,满面青春年华的容貌,竟然这样完美地出现在一个女人身上。

 “还要,还有吗?”汗青听对方声调柔婉地要求,尴尬地讪笑道:“多着呢!姐姐想不想尝尝别的菜,譬如如意冬笋,也是有‘金身白玉’之美誉的地方名菜,尤其来自毛竹岭的冬笋,更是三地河山的特产名吃,姐姐要不要尝尝?”女子嫣然笑道:“你很注重吃喝是吧?不过山珍海味都是玉馔珍馐的绝好原材料,但是这珍珠羊肉丸子,虽然历经冰天雪地的一番雪培冰琢,还是不脱酥软鲜美的口感和滋味。这是金十街大酒店栗祺大师傅的手艺,宋辽晋三地河山无人做得出这种珍珠羊肉丸子。”汗青听完,暗暗吃惊,不知道眼前这位仙子到底是谁,一边夹起一个丸子送到女子口中,一边探究地问道:“姐姐也是迷路之人,还是瑶池紫府的红尘眷恋的仙子?”听完汗青的问话,对方只是专心地品味,又接过汗青手中的酒罐,浅浅地吸吮了一口樽,直到心满意足,女子才注视着汗青说:“也是迷路人,壮士可是红尘乱世的导游,还是惊涛骇浪的弄潮儿?”汗青接过女子手中的酒罐,仰脖喝了一口,等酒渐渐在口中温和了,才慢慢咽下,感受金波玉夜在食道里经过和火辣的感觉,正想说话,想不到对方像削葱根的玉指捏着一个珍珠丸子,递到汗青嘴边说:“尝尝吧,品尝佳肴,如同品茶,要静心专心然后才能顿悟。来,姐姐喂你,看看你能不能体会我刚才的感觉?”汗青注视着对方,见她秋水脉脉、听她娇喘微微、嗅她兰麝幽幽,不由自主地张开口,在她的汗青眸子里,无法集中心神,等咽下之后,女子莞尔问道:“如何呀,壮士?”汗青如梦初醒地“啊”地一声,尴尬地说道:“就如姐姐品出的感觉,很不错,真是名厨的精品、高手的杰作!”想不到对方冷冷地讥笑道:“你吃的根本不是珍珠丸子,而是一块羊肉而已。此珍珠虽然不是彼珍珠,如何不凡如何与众不同呢壮士?你动心了是吗?当姐姐的手指在你的唇舌上掠过,你的心就伏在姐姐的指尖?”汗青顿时面红耳赤,低头喃喃嗫嚅道:“姐姐……姐姐……姐姐所言不虚!姐姐如何知道在下心不在焉呢?”女子燕语莺声地轻声笑起来,却楚楚动人地娇嗔道:“十指连心呀,英雄志短、儿女情长的李汗青!”

  汗青吓得退了好几步,直到靠在马身上,才停住步伐,非常意外地问道:“姐姐怎么认识在下?汗青从来没有来过十里香村子,只有一个女儿与十里香有关,她也不知道在哪里?你不是也迷路了吗?难道你是……你是栗雯的……的……”汗青惊喜不已,但是因为天寒地冻,又冷又紧张,人结结巴巴说不完整一句话。“爹爹——!”栗雯一下子闪身出现在汗青跟前,取过他手上的酒罐,蹲在地上塞紧木塞,才来到汗青跟前,见他一脸惊喜和怜爱,就娇娆地说:“都是娘的主意,女儿也不忍心这样折腾爹爹哟,不要怪女儿好不好?”汗青一把把女儿拉进怀里,当初的紧张和害怕,以为非得在果园过夜,现在女儿从天而降,真是喜出望外,好不快活,忍不住紧紧搂住女儿,泪流满面。听到爹爹轻声地喜极而泣,栗雯就从汗青怀里挣脱出来,一边帮爹爹擦拭泪水,一边抱怨着身边的母亲道:“娘,人家跟您说不要这样吓唬爹爹吧!他这个人,最容易转向,胆子又小,碰到一点点难题就灰心丧气,要不是来的时候带了酒菜,爹爹一定会对着雪花嚎啕大哭,是不是爹爹?”

  汗青在雪地停留时间长,只觉得两脚麻木,全身颤抖不已,就对女儿说道:“宝贝,她……她就是你的亲生母亲吗?”栗雯轻轻地躺进汗青的怀抱,娇声柔语地说:“生下来,女儿那么小,哪里知道谁是女儿的亲生母亲呀?”汗青哑然失笑搂了搂女儿的腰身说:“说的有理。你娘是不是叫百里娇,字美滴是吗?”栗雯抬起头不解地问:“爹爹是怎么知道的?女儿没有跟您提及过我娘的事情呀?”

  美滴见女儿跟汗青亦女亦妾,觉得正符合自己心愿,就来到这对父女身边说:“雯儿,进屋吧!你爹爹都快被冻坏了,娘让你沏的茶是不是正好,煮的酒正香醇呢?还有一道道佳肴,色香味是不是夺人胃口诱人津涎呢?”栗雯声音清脆地答道:“都正好!爹爹,让女儿帮你收拾一下,您跟着娘进屋吧!”

  汗青迷惑不解,难道美滴的住宅就在附近,当时怎么看不见任何房舍呢?汗青见美滴在等自己,就欣然来到她身边,好奇地问道:“姐姐,此去贵府还有多远。”美滴声音娇柔轻曼地说:“就在附近,百十步而已。汗青,果园梨树是按照八卦阵势种植的,绕来绕去,容易让人晕头转向。初来乍到,不易走出迷局。一旦了解,就轻车熟路而随心所欲了,万事万物都是如此。”说着话汗青就来到一座庭院前,一座原木搭建的门楼上挂着两盏大红灯笼,在风雪中落了一层薄薄的积雪,轻轻地摇晃着,在擦黑的昏暗中,使门廊显得亮堂和温暖。美滴拉开大门,进到院落,有抄手游廊,一座鹅卵石搭建的影壁,拼湊出一幅山水烟波浩荡的意境,让汗青久久流连,不愿离去,直到女儿都进来,才被拉着经过一块花圃,虽然绿叶凋零植株犹存,却也是亭亭玉立、分布独具匠心。一侧却是一座小亭,半边座椅,周围一溪绿水已冰结断流。溪上一架小桥,两边画栏,小巧玲珑,令人驻足不前。

 “走吧,女儿都等不及了!”美滴拉了拉沉浸在观赏之中的汗青,低声嗔怪道,“刚刚把积雪清除完,又飘雪花。看来天一下子又得冷下去!汗青,吃完酒姐姐陪你观赏好吗?你们父女一路喝了不少冷风,进屋好好暖和缓过劲来,才不会伤身体,走吧!”汗青被美滴拉着手,就一直没有放下,汗青觉得姐姐的手,腻滑如织锦柔细胜棉絮。“爹爹,娘又不是三岁女孩,还要这样牵着手干什么?”栗雯安顿好娘和爹坐下,一边给爹娘斟酒,一边嗔怪道。汗青进了厅堂,见厅堂纵深不长,横向却广。厅堂里,炭火旺盛,空气中流动着浓郁的菊花芬芳,水壶嘴吐露着热气,堂中温暖和湿润,使得汗青一下子站着不动,合上双眼,调整气息,深深地吐纳,让肺腑和经络中的气息,恢复阴阳协调状态。栗雯在汗青耳边说:“爹爹,娘在笑话您呢!来,女儿帮您倒好热水,擦拭一下,就吃酒好了!”汗青慢慢张开双眼,见女儿美滋滋地看着自己,就随女儿来到热水旁,慢慢地享受热水溺爱肌肤、温暖荡漾心海的舒适和欣慰。

  听到女儿的抱怨,知道自己无法控制对女儿母亲的喜爱,就满脸羞愧地说:“宝贝,爹爹再也不敢这样放肆,一定做一个女儿喜爱的好爹爹如何?”栗雯见爹娘酒杯已满,没有搭理爹爹的保证,看了看母亲,见娘满眼都是喜悦;又看了看爹爹,发现爹爹目光温暖,又有点胆怯和羞愧,栗雯心里暗暗地发笑,一点也不相信爹爹会成为一个女儿心目中的模范长辈,但是因为是自己的亲娘,所以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起身举起酒杯说道:“爹爹,母亲,今天事出有因,来到十里香。见母亲安然无恙,只是想念女儿,所以栗雯也是喜出望外。此时此刻,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有母亲精心准备的美酒佳肴、沉香旺火,季节虽然时处严冬,内心却是身临春天。栗雯因为误入爹爹的贼船,穿越惊涛骇浪,一直无法登岸,回到十里香,看望芬芳怡人的母亲;却在冰天雪地、大雪纷飞的时节,冰蹄雪树似等闲,风刀寒剑更不顾。望香而归心似箭,念慈而忧心如焚。坦途似薄冰,家乡也深渊。一入梨园,冰消雪化,多少忡忡忧心,都作昨日黄花,不尽洋洋喜气,已笼今宵酒香。母亲,女儿不孝今日孝;爹爹,爹爹不乖此时乖。让女儿共敬爹娘一杯酒,祝爹爹新年新军事业顺畅,祝母亲新春芳颜惊艳长存,干!”说完栗雯见爹爹毫不犹豫仰头喝完一满杯王家绿蚁,娘只是浅浅度尝了一口,觉得不错,又喝了一小口。栗雯才小心翼翼地尝了尝,没觉得好喝到哪里去。

  汗青见女儿坐下,立刻夹菜想去除口中酒的不适感,就递给女儿一杯茶水,关切地说道:“喝口茶更好些宝贝!”美滴一直注视着汗青和女儿的互动,见汗青发自内心地娇宠、溺爱和娇惯女儿,让自己虽然担心女儿被宠坏了,但是在情感上,感觉很温暖和舒服。又见汗青对女儿这样细心和照顾,就插话道:“雯儿,我们娘女都不善喝,不过娘倒是比你稍好些。雯儿,你可以茶代酒陪你爹爹慢慢喝,娘呢,倒是可以喝一两盏。汗青,来,吃菜。这些菜都是左邻右舍送的,听说栗雯要来,还有可能连她的干爹也会同行,送了不少山珍野味。姐姐我也不是一个好厨娘,不合口处,请你这位过惯锦衣玉食的大人物,多多谅解!”

  汗青一边听着美滴娇言妙语,一边帮她夹菜,接着又替女儿夹菜,帮女儿剔骨拆肉,忙得顾不上喝酒。美滴就移身坐到汗青旁边,帮汗青举起酒杯,喂他喝了一口,同时嗔怪道:“雯儿自己有手有脚,不必如此娇惯她!”汗青喝了一口酒,接着又吃了美滴夹的冬菇爆野猪肉,非常奇怪,肉非常细嫩可口。汗青一边咀嚼一边笑呵呵地说:“女儿已经习惯我这样帮着她吃饭,连睡觉不哄她,她常常睡不踏实。古语说呀,女儿要富养。雯儿跟随我走南闯北,历尽艰辛,我只有这样宠爱她,心里才觉得对得起姐姐对她的养育之恩,也不负女儿对她爹爹的信任之心。”

  栗雯一边喜滋滋地吃着,同时感受着爹爹对自己的溺爱和关照,听见爹爹这么说,心里非常激动,一下子拉住爹爹的手,亲自给爹爹喂了一块山羊肉,还不忘奚落母亲道:“娘,爹爹他最爱吃牛蹄筋。下次,让我天香姨妈送一些牛蹄筋来,细火炖熟煮透,用牛肉汤喂干,味道、口感和半透明的色泽,给人一种圆满和得意的感受,吃完更是令人容颜妩媚、肌肤娇嫩,是吧爹爹?您虽然年过半百,但是面容看上去犹处壮年,是不是经常吃牛蹄筋的缘故啊爹爹?”汗青点点头,笑眯眯地说:“驻颜之术,你母亲更有心得,是吧姐姐?”

  美滴低着头,正吃着汗青帮自己夹的腊味山兔肉,一边用一块小面巾擦拭着娇艳欲滴的红唇,一边慢慢咀嚼着,双眼含笑蛾眉舒展地看着汗青,让汗青痴痴地欣赏着姐姐,如一幅美女图仙子画,令人赏心悦目,惹得吃不上爹爹拆去骨头锦鸡肉的栗雯开始抱怨:“爹爹,母亲都已年过半百,早不是徐娘风韵,您怎么还这样让女儿失望嘛?”美滴正好咽下口里的兔肉,扑哧一笑,指着女儿的花容月貌说:“哪有女儿这样贬低母亲的?你爹爹喝完酒吃完饭,为娘还得领着他在院落转转,看看你跟弟弟长大的家园,是不是让你爹爹满意?你呢,正好帮你爹爹和你自己烧两锅热水,泡泡澡,散散寒气,自然神清气爽、经舒络畅、血旺脉通,百病不侵、毒邪不沾。雯儿,娘看啊,你爹爹酒也喝得差不多,帮我们盛两碗饭,吃完了,酒席也就可以撤了!”

  汗青点头赞同,同时对女儿露出欣赏和感激的笑容和神情,不忘夸赞道:“宝贝,真是爹娘的好女儿!烧完热水宝贝你先洗浴,留一些热水给爹爹就行!”说完汗青转头问美滴:“姐姐要不要泡泡热水?你也在户外停留时间不短,也……”栗雯一听就不耐烦地说:“娘是不是早就沐浴过了?爹爹,不要为娘操心了!”说完离桌盛饭去了。美滴乐呵呵地笑道:“你看吧,女儿被你娇宠溺爱得没大没小,跟她老娘都是这种口气,你这个做爹的,真是让姐姐不放心。你们今天是不是在天香的‘茅草酒店’吃过饭?”汗青点点头说:“姐姐,我跟栗雯碰巧在酒店附近寻找吃喝,就进了天香姐姐的酒家,吃了一顿饭。”美滴浅浅地笑了几声,不无讥讽地说:“天香的父亲视她为掌上明珠,更是大力支持贾司令,结果是赔了夫人折了兵,最终斗不过北伐军里的新军,也就是你李汗青一直效忠的新军。连女儿也在为新军效忠奔忙,汗青,这股子北伐力量,看来是要坐天下了是吗汗青?”汗青默默地点头,没有吭声,而是起身接过女儿手中的饭碗,一碗放在美滴跟前桌上,一碗放在女儿面前,自己才坐下。栗雯笑嘻嘻地说:“爹爹,女儿已经吃过米饭了!爹爹是不是还要喝酒,难道爹爹害怕娘,喝酒壮胆不成?”

  美滴把刚扒进口中的饭,一下子喷了出来,溅得汗青满嘴满脸,连眼睛眉毛和头发上都是,惹得栗雯大声笑话起来,一边嗔怪母亲,一边就要给汗青清除身上的饭粒,扒拉到地上。汗青及时止住女儿的小手说:“宝贝,等爹爹自己来。每一粒粮食得之不易,不能浪费。”汗青边说,边把身上脸上的饭粒捡拾放进口中吃了起来,让栗雯大喊受不了:“爹爹,都是娘的口水您都吃得下?”美滴被女儿说得放下手中的饭碗说:“小时候,你还少吃了娘的口水?每一勺米糊都是经过娘的口试温调温,才送到你的口中。如今你大了,就恶心娘的口水,你让娘是高兴你长大了,还是生气你不懂事呢?”栗雯低着头说:“娘,是女儿不对,不过爹爹小时候也没有吃过您的口水呀!要吃,也得让女儿吃母亲的喷饭,而不是爹爹来吃对不对?”

  汗青一边吃一边听母女俩斗嘴,等女儿说完,汗青紧接着对栗雯说道:“你娘口里的饭也是饭,如果像仙女散花似地落在女儿身上,就该女儿来吃;落在爹爹身上,爹爹也就责无旁贷。你娘是家中最美最心灵手巧的仙子,因为有你母亲,所以这个宅院才能称为家。母亲不但是生命的主体,而且是生命的意义。人类因为母亲才让生命充满欢乐、满足和依靠。母亲是人类心灵最好的慰藉,让生命感受温暖和希望。母亲是伟大的,因此是纯洁的。你娘是一个母亲,她的音容笑貌是儿女心目中最完美的感受和记忆。能够吃到母亲带着口水的养育,是每一个儿女最难忘的记忆和最永久的感激。是这样吗,宝贝!”栗雯慢慢地垂首点头,不敢看着汗青和娘的注视,担心自己眼中的泪水,会分散内心的感激和歉意。

  美滴想不到汗青很善于抓住机会教育女儿,感激地看了汗青一眼,见他会意地笑着,美滴内心一下子喜欢这个浑身弥漫神秘充满魅力激发女人遐想的男人。虽然自己一直守寡,心如止水,但是今天一见这位女儿的干爹,刚开始觉得女儿能做他的妾,也是女儿不错的归宿。现在觉得女儿只是他的女儿,他这样娇宠溺爱女儿,完完全全是一个惯坏儿女的父亲,眼中充满的都是关心,而不是欲望和占有,而他对自己呢?好奇、留意、尊重、赞美,接下来呢慢慢着深情染欲望吗?我是怎么了,希望他喜欢自己,因为什么,让自己精心装扮、费心款待。为了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更尽心地关照女儿?他是自己见过的最宠爱女儿的父亲。让他疼爱自己一夜,留给自己一生的回忆?唉,不知道,顺其自然吧!

  出了厅堂,来到一棵石榴树前,美滴问道:“汗青,你喜欢吃石榴吗?”汗青未置可否地说:“石榴花娇艳无比,果实倒是平常稀疏。姐姐有没有一件石榴裙?”美滴嫣然笑道:“还真有一件,正是石榴花红染成的霞影纱红裙,是不是想让姐姐穿给你看看?”汗青喜出望外地说:“好是好,大冷天怎么受得了?”美滴只是低头吃吃地笑个不停,没有再作回答。来到栏桥上,汗青见沟渠蜿蜒出了院落,好奇地问道:“姐姐,这一溪清水从哪里而来,又向哪里流去?”美滴见汗青紧紧地挤靠着自己的身侧,就转头看了看汗青,汗青也不由自主地转头注视着美滴,见她只是默默地看着自己,让汗青内心激动不已,深情地呼唤:“姐姐,你把女儿和儿子养大成人,真是太不容易。跟汗青回晋城,让弟弟好好侍候你好吗?”说完汗青忍不住抱住美滴,搂进怀里,跟美滴耳鬓厮磨起来。

  汗青被美滴身上的馨香迷幻得如痴如醉,就转过脸跟姐姐红唇相对,热切吻了起来。汗青发现姐姐香舌如游龙走蛇,滑油无比、嬉戏自在,跟自己在一起,如同时脱衣畅游在清澈见底的山涧里春水中,自由自在、挥洒自如。更像七月初七那夜,两人在鹊桥,抛开裙袄衣裳的束缚,双双纵身跳进流水平缓的银河,傲游九天闯荡无垠。让欢笑洒满穹宇,变成一颗颗亮晶晶的星星,无论是弃水登上天岸还是梦醒流落人间,仰望天空,依然欢笑历历在目、歌声点点闪亮。美滴终于忍受不了汗青如野草一样的长势、雨后春笋一样的强悍,挣脱开汗青如追影随的叮咬吸吮,娇喘吁吁香汗淋漓地抱怨道:“亏你还是女儿的爹爹,就这样欺负她的亲娘?等姐姐在你女儿跟前告一状,看你以后还如何心安理得地做一个父亲?”

  汗青不屈不饶地说:“姐姐,汗青想要姐姐,就在半边亭里、画栏桥上,绿水西边、石榴裙下,如痴如醉地要了姐姐,好吗?”美滴拉着汗青的手,感受他宽厚温暖柔软的手掌和保护,轻轻地摇着头,淡淡地散发着奇香异芳,气息如兰迪说:“女儿就在灯光里,我们却躲闪在雪地风寒中苟且,姐姐做不到。等女儿在睡梦中,姐姐再与你做一番计较。汗青,姐姐已经守寡十几年,一直守身如玉,未曾被任何其他男人近身、玷污。汗青,因为你救了女儿和儿子,姐姐一度想让你纳栗雯为妾,也一了姐姐对你欠下的人情。今天见你满眼满心只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关爱之情,知道你不会纳她为妾,只是让栗雯做一个你喜欢的李家小姐,让栗雯今后一生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也让姐姐心生亏欠,只好答应你的色心淫欲。”

  汗青拉姐姐入怀,一边搂着姐姐的腰身一边抱怨:“姐姐,汗青只是喜欢姐姐的冰清玉洁、大度随意,更是喜欢姐姐为了延续栗家的血脉香火,顽强地与生命之艰辛搏击而不屈服。姐姐利用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实现内心的理想达到预设的目标,完成人生难于完成的艰巨任务,是汗青永远敬佩和仰慕的楷模和典范。姐姐,一个柔弱女子,生命却如此顽强,让汗青感慨、惊叹和崇拜。无论姐姐今晚是不是穿戴轻烟罗、霞影纱做的石榴裙,汗青永远都匍匐在姐姐裙边足下,侍候姐姐,让姐姐享受一生付出一世心血应得的报答。姐姐,汗青伟大的姐姐,感激姐姐养育一个完美无缺的女儿感谢姐姐哺育一个英俊杰出的儿子。”美滴被汗青的深情激动得芳心乱颤、欲望日升,情不自禁地喃喃私语唠叨梦呓:“汗青,汗青,你有女儿还不够,还要她娘也随了你的心愿。姐姐一旦毁了玉身坚守,以后你如何满足姐姐的祸水滔滔、红患荡荡?”汗青正想安慰怀里的姐姐心上的娇娘欲中的仙子,就听见身边女儿的讥笑声突起:“爹爹,娘,热水烧好了,女儿沐浴完了,你们磨磨叽叽何时了,女儿也不想管,只是别浪费了一锅干净的热水,哼——!”

  美滴从来没有被女儿见过自己被一个异性搂抱着,一下子羞愧得无地自容,用力脱身离开汗青的搂抱,转身就往厅堂跑去。汗青这次比任何一次反应都要快,伸手就够着姐姐的披风长袍,重新搂住姐姐的腰身说:“不要去管女儿的冷嘲热讽,等一下汗青帮姐姐沐浴纯洁姐姐的玉体琼身,泛滥一江春水,让我们乘风破浪,直达巫山,行云布雨,撕扯夜幕,叫醒黎明,给明天一个光明的天地,好不好,神女峰的主人,阳台下的云霞?”美滴还是无法一下子跟上汗青的激情扬帆、欲望泛舟,犹犹豫豫地抬起头来,含情脉脉地说:“汗青,告诉姐姐,今宵之后,还来不来与姐姐行巫山之会、云雨之欢?如果不,何必因为一次,让女儿觉得她娘守得住十几年如一日的十里香之身寡,却过不去你李汗青一朝一夕的十里屯之诱惑?”

  汗青不由自主地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姐姐,女儿在我身边,会跟着女儿时常回十里香探亲,因此时常来侍候姐姐,慰藉姐姐亲人不在身边的冷清和孤寂。更会接姐姐出十里香,周游三地河山,汗青陪伴左右,尽心侍候姐姐的需要和满足姐姐的心愿。姐姐,这样安排是否符合姐姐的要求?”美滴满意地点头笑道:“汗青,你不会骗姐姐吧?告诉姐姐,你身边共有多少女人,像姐姐这样被你哄骗而不及时醒悟?汗青,姐姐对你的多情耳闻如同对你的善良了解得一样多。不过姐姐愿意相信你一次,今宵让你的欲望得到满足,也让姐姐回到年轻时的幸福时光,汗青你做得到吗?”汗青“嗯”了一声,正要弯身抱起美滴,马上感觉身后站着一个人,让汗青暗暗吃惊,知道此人功夫在自己之上,难道是栖霞妪来了,她怎么会知道我今天到十里香?汗青一下子紧张起来,不知道如何是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有点武打的场面,但大部分都是中国近代历史的一个缩影。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像一部武侠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