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令人心痛的年代

(2018-01-12 10:00:06) 下一个

 

最近看了电视剧风筝,想起了那个令人心痛的年代。
 
从现在来看,很难理解当时的人们。一代代风华正茂的青年才俊为了所谓的信仰,和信仰的事业,舍弃了亲情,友情和爱情,历经磨难,甚至搭上珍贵的生命,前赴后继,无怨无悔。令人唏嘘。
 
历史,人性都是太过沉重的话题,需要多少的勇气才能开始。今天分享几个亲友的小故事。
 
第一个是我母亲的大学最好的闺蜜。她有着惊人的美貌,眉眼之间像极了巩俐,而且气质雍容,是当时上海第一医学院校花。天生丽质难自弃,读书期间被天才青年教授,也是上海最好医院的外科主任看中。毕业后结婚留在一家顶级医院。不久太太得了阑尾炎,由外科一把刀的新婚丈夫主刀。手术中意外发现太太怀孕了,外科主任的丈夫为了事业,自作主张“顺便”给昏迷的太太流了产。过了几年终于生了儿子,丈夫也如愿以偿地飞黄腾达,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医院副院长。30出头的时候,闺蜜阿姨不幸得了子宫癌,拖了两年,还是扔下年幼的孩子走了。当时妈妈还带着我去探了几次病,只是太小什么也记不得了。不久,院长又找了美女护士长结婚了。当时文革还没有结束。母亲后来一直唏嘘闺蜜红颜薄命,因为闺蜜和她的姐姐多次对母亲抱怨院长的冷酷无情。八十年代中,我还在文汇报,解放日报的头版看到这位院长的报道,其中特意提了他一心为公,以院为家,曾多次路过家门而不入,顾不上重病的太太。当然没提太太已经换了。今天我还特意百度了一下这位名医,的确功成名就,著书立说,科研得奖无数,还主编主审了行业14本大型专著。我家至今保存着美丽的她的几张照片,和他们郎才女貌的结婚照。不知当年的孩子怎么样了,他的姨妈和我的妈妈曾经一起记挂着这个没娘的孩子。
 
第二个是邻居。太太是小学老师,文革时期专门到先生工作的大学去揭发老公是日本特务,用电台发情报,因为他曾留学日本。夫妻反目,十年分居不讲话。子女也一分为二,互不理睬。连邻居都不得不站队。先生是数学系教授,绝对是人才。十年文革,打到在地,弄坏了身体,病休在家,自己装了电子管电视机,是楼里第一个,每天全楼的小孩到他房间去看。
 
第三个是我的叔叔。在我爷爷奶奶的心目中,他是家族的光荣。叔叔从小不但读书全校第一,而且动手能力极强,情商高。大学上的是军校,学的是有保密性质的技术(具体不说了),前途无量。叔叔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友,非常聪明美丽温柔,在南开大学读书。大学毕业,组织找叔叔谈话,不能和大地主家庭出身的女友继续交往。为了前途,只好分手。叔叔在偏僻的南疆,埋头工作,一直到块40才另外结婚。前女友后来留在南开教书,忧郁了很久,嫁了同校的教授,文革中,夫妻一同被打倒,受不了折磨,自杀了。我奶奶非常喜欢这个前女友,讲了很多她的故事,深深的惋惜。叔叔最后成了首屈一指的XX专家,大校军衔,他的事迹八十年代还上了人民日报的头版。离休后回故乡当了大学教授。
 
我的公公婆婆,风华正茂时报名到山沟沟里支内建设,待了一辈子。家从繁华的上海南京东路搬到农村一无所有的茅房,白手起家。孩子(LD)断奶后,就交给城里年迈的父母,从此母子分离,一年只见两次。
我父亲,书呆子一个,明明最喜欢数学,但是为了“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学了机械专业。毕业以后更是经历了无数的运动,下乡,挖防空洞,转行,full time 搞革命,等到允许回到专业科研,已近半百,一身病痛。我妈妈下乡巡回医疗,得了严重的胃出血,差点送命。
 
我们的父辈,比起电视剧风筝里的失去生命的人已经幸运了许多。可他们经历的折磨和痛苦有多少是人为的?多少是时代的悲剧?多少是互相伤害? 连“成功人士” 的背后,有多少伤痛?  他们又给他们的亲人爱人带来了多少伤害? 我们父辈的牺牲到底换来了什么?
 
这是一个残酷的年代, 令人心疼。
 
今天, 尤其是生活在西方的我们, 在一个恍如隔世的社会里, 过着精致的个人主义的生活, 感谢 风筝,感谢柳云龙 ,让我们想起几代前辈,他们受尽折磨的理想,奋斗和人生。
 

 

历史不再重演,祝愿大家美满幸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谢谢尔东。希望你的亲戚能够善终。我叔叔的前女友太可惜了,才貌双全,最后活在故人的心里。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真是令人心痛的故事,特别是你叔叔的前女友。我的亲戚中也有类似的情况。
缩头乌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amyktao:
国民党反动派才是畜生,国民党反动派才为祸人间.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SL1234' 的评论 : 谢谢分享。很有意思。是的,那个年代成分太重要了。政治婚姻是很流行的。五十年代女大学生很少,更别说女医大学生了。我母亲曾经被组织介绍了一个土干部,车接车送的追求,不过我妈嫌人没文化太土,没成。我妈她们当时是三剑客死党闺蜜,除了文章中的大美女,还有一个,就是如此这般嫁给了大干部,这干部还好没有太土,在北京当官,这个上海大小姐就一直生活在北京,文革中还出国医疗队志愿亚非拉。话说,这好友还有一个哥哥,是个小K, 因为家里有钱,游手好闲,也追求我妈,请吃大餐之类,保证让她一生吃穿不愁,老妈当时脑子一根筋,看的是才华人品,也没成。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myktao' 的评论 : 谢谢评论。我查了维基百科,理论上讲,共产党认为党性就是人性中最正面的东西,所有党性是至高无上的,高于人性。
SSL1234 回复 悄悄话 真不知道当时那些人被什么‘教育’的,不想用‘洗脑’这个词。我爸爸是军报的,爱上了一个日报记者,组织出面‘不能和上海资本家的女儿交往’。我公公上清华想学数学,可是因为他爸在香港银行工作过,数学系带点保密、军工性质,被迫改电机系。我妈的朋友是301的护士,院花,照顾抗美援朝伤兵,愣被一个土得掉渣的军官娶到河北农村(组织谈话)……说多了,都是泪。
amyktao 回复 悄悄话 都是共產党的畜牲為禍人間.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乔老爷驾到,有失远迎。请坐请坐。 谢谢
乔宁 回复 悄悄话 很伤感。
信仰建立在埋葬人性基础上,已经无底线可言。这是“初衷”吗?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wow 菲儿也来了,赶紧请坐,喝咖啡,谢谢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1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水沫来了,蓬荜生辉:)太谢谢了。
是的,花容月貌的医生,有外科一把刀的丈夫,36岁死于这么容易被发现的疾病,令人惋惜。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zhiyan好文,都是那个年代令人心痛的故事,你母亲的闺蜜最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