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次要人物 (8)秀华

(2019-06-13 15:21:02) 下一个

回望外婆的一生,她似乎喜欢雇用年轻的保姆。抗战时期在四川,她雇了一个当地的年轻姑娘。战后姑娘随还都的人潮来到南京,八十年代通过廖静文的关系当上了江苏省文史馆馆员,尽管大字不识几个。

这段逆袭之程有巴金《家》中觉慧和鸣凤式的情感铺路,结局悲欣交集。外婆曾经以默不出声表示了何必当初,但是时隔数年后她便健忘了,又雇一个同样年轻的姑娘,名叫秀华。

秀华是扬州人。

到南京来帮佣的妇女以扬州人为最多,以至于南京人说扬州出阿姨。实际的情形是这些所谓的扬州阿姨绝大多数来自扬州周边的农村,她们操扬州方言,一个个都称自己是扬州人,这给她们带来滑头的坏名声。

扬州地处苏北,姜夔写《扬州慢》,“淮左名都,竹西佳处”。淮扬菜是古典菜系中的上品。仆佣自称扬州人,雇主便想当然她烧的一手淮扬好菜。用了一阵子以后才闹清对方是农村人,只会烧些乡下的粗菜,便只好自认倒霉。久而久之扬州阿姨的名声就坏了。

当年南京的女佣们分作扬州、江宁、和安徽三个帮。其中扬州帮最大,也被认为最滑头。除了假冒城里人定然还有一些其他的言行为雇主所不喜,具体的我不了解,但我母亲就明确表示她不用扬州阿姨,说她们刁拐,她烦不了的。

母亲未免太过地域歧视。她们那一代人,以今天的眼光看政治不正确。你和她说,要单独、区别地看每一个具体的人,她对你说,人的个体性和人群的共性并不相互排斥。共性是存在的,你不敢承认罢了。陈鹤琴先生当年在美国的博士论文题目拟定为《各民族智力之比较》,在今天看来岂不是种族主义者。

秀华是扬州乡下人。

据说她长得不错,皮肤白皙。扬州阿姨里皮肤好的不在少数,她们自己夸,水色好。南京人戏说,鹅蛋粉搽的。扬州出三把刀,菜刀、剪刀、修脚刀;扬州出谢馥春鹅蛋粉和富春三丁包子,两个沾“春”字的;再就是,扬州出阿姨。我小时候记住的扬州物产,就是这么几样。

秀华刚来时是农村人样。她年轻,手脚灵活。外婆身边无子女,进进出出随身带着她,拎包。慢慢她就起了变化,出落得挺标致的。

外婆在山西路上的理发店理发,秀华跟在一旁。理发师傅看在眼里,一来二去就中意了。某一日理发师找着机会,悄悄问老太太,可不可以追求她。

外婆说,她是我的佣人,又不是我买下的丫鬟。用不着问我。

外婆又说,她是佣人,你将来不要嫌弃就好了。替秀华说了家长的话。

理发师拍马屁说,老太太调教的,我怎么会嫌弃。

这就算得到了老太太的示下,两个人谈起恋爱来。理发师傅像《罗马假日》里的那一位一样,为佳人更变发型,秀华的麻花辫子剪掉,烫起流行的短发。

外婆从麻将桌边领夏妈回家来实在突然,给秀华造成的震动,如今回头看是被忽视了。

这个家里只有外公外婆两个人,都是六十几岁,以今天的标准算是“年轻老年人”。已经雇了一个保姆和一个花匠,现在又来一个显见是多余的女佣,秀华难免要在心里猜测外婆是何意思。

(原创文章 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redmaple56 回复 悄悄话 好看,继续跟读。如斯周末愉快!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姐且听下回分解。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秀华嫁给剃头师傅了吗?如果是,倒也是条出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