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杂院琐忆 * 官司 (2)梦游

(2019-01-10 15:07:45) 下一个

昨夜,在梦里,我又回到了曼德利。。那个著名的开头。

搬离杂院以后我再也没有进去过。唤子的爸爸以战备疏散的名义赶我们去阁楼,搬家那一天母亲抹着眼泪走的。

大学里上英文阅读课时有一篇科幻作品,两个孩子在阁楼里翻出一本“书”,文字显示在屏幕上。现在我坐在这样的一本书前,不知为何脑海里浮现出那么一句开头,现实和虚幻缠绕在一起。

博文的作者自称为记者,他站在小院门口。“从铁门外向内张望,只能看到一些线条凌乱的砖瓦房”。这么说院门换成了铁门,我想。

从前是一扇木门,不会有错。我从院门旁爬上墙头,站在那里看马路对面5号的大房子。我爬上爬下很多回,为了和那幢漂亮的大房子待在一起。至于他说的砖瓦房,从门缝里望进去,首先窥到的应该是正面对着院门的车房,在直路的尽头,有着和小楼粉刷一致的外墙。他也能看见房管所在前院花园中盖的简易平房,砖块裸露,沙浆砌的缝。他看到那几间房屋的后墙,和转角。

他推门走进去,“穿过一条窄窄的走道,一幢中西合璧的小楼赫然出现在眼前 ”。我梦游般地跟在后面,窄窄的走道,那是因为楼前的花园被蛮横地侵占,一溜砖瓦房屋的后墙彻底毁掉了视野。

“走道”原本是直达车库的道路,有着通过一辆小汽车的宽度。沿院墙种一排女贞树,树高过一层楼,秋天结出紫色的女贞子,住在砖瓦房里的孩子们便带了一端绑着铁钩的长竹竿过来把结果的细枝钩折散落一地,拿走女贞子晒干后卖给山西路的中药店。没有大人出来阻止这些孩子对庭院树木粗野,他们的父亲能在花园中盖砖瓦房,他们不过来折断些树枝,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我是那般熟悉,穿过那条窄窄的走道,似如放学回家。的确要走尽砖瓦房的后墙才看得见小楼,所以他说赫然出现在眼前。文革结束4号院子归还楼下张家,不清楚砖瓦房的产权如何定夺,房子是房管所盖的,地却是张家的。

记者站在刚刚能看见小楼的地方拍了一张照片,如果不是先知道拍摄的对象,乍看一眼我简直认不出来了。我默默然坐在照片前,隐隐它似乎有一个画外音:我们再也不能回到曼德利了,这是很清楚的。

小楼显然经过一番改造。原先二楼的两个阳台一大一小,那个小阳台,竺阿姨在上面生炉子的,加长变成一个大阳台,阳台底下多出两根支撑的方柱。我一时怀疑这是相隔两个院门的另一家院子,我在那个院子里参加过一个宣传向阳院的表演,和同学一起站在阳台底下的平台上,两个圆柱之间。

小楼的屋顶仍旧覆红瓦,原本与屋瓦一色的铁艺阳台栏杆却漆成流行的黑颜色,而且大部被替换成水泥矮墙,铁艺的部分只剩下几小块。阳台上方添了凉棚,铝制棚架、透明棚顶。二楼的窗户也加了些奇怪凸起的加厚铝框,外墙上挂着数个空调机,一些高低倾斜的电线在院子里横穿。它看上去并非失修,它是新时期的实用主义彻底击溃旧时代的审美观点,它比以前更杂院。

楼前长着一些不成形状的灌木,倒是绿叶森森,从前没有的。只有进楼的门洞,和门洞前几阶略带弧度的台阶还是老样子。台阶旁边的窗户依旧,窗里是间大房间,从前住楼下张家。称呼就是这么来的。

(原创文章 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redmaple56 回复 悄悄话 聪慧的如斯记忆力真好,文字更好,细腻精美,非常有画面感,我边读脑海里会有那样一座院子、小楼,年少的如斯如何翻过院墙……,那个年代,不仅仅掠夺私人财产,还疯狂破坏,对社会对传统文化伤害巨大。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谢谢留言,水鸟新年快乐!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民.工' 的评论 :
谢医生的好意赞誉,但是言过了,而且吓人。
如今流行,厉害了、震惊了、炸锅了,,,语气夸张的词汇层出不穷,最好我们自己不要这样,好不好? 谢谢你一向的鼓励,真的很感谢。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能用手指指出字画的人不多,谢谢分享!
民.工 回复 悄悄话 “字画”!看完就是这个感觉。如斯真是个不用颜料就能画画的工笔艺术家!细节的处理,登峰造极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