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维多利亚之旅,溜索

(2016-10-26 21:10:39) 下一个

大队人马离我而去,留下我一个人站在马路边上看广告牌。

想玩溜索吗?你只需要爱。

刚才有个中年男子告诉我,他在世界各地滑溜索,上一次是在新西兰。他想帮管店的年轻姑娘说服我:一点事儿都没有,嗖的一下,你会喜欢的。

我可根本没有那个胆量爬上几十米的高空去那么嗖的一下,也无法想象一个老太婆挂在溜索上的形象:好像就差胯下夹一柄扫帚了。

管店的姑娘特地找出张老太婆滑溜索的照片给我看,一个洋老太太在空中笑容满面,闪亮的白发从头盔底下顽皮地溜出来。

我承认,我是心老了,自愧不如。其实就算时光倒流回去二十年,我也还是不敢爬上树顶去那么嗖的一下。想想我自己真够差劲的,没有一项运动拿得出手。

我坐在店外棚子下面,看墙上的示意图。一共有八道溜索,最长的一根1000呎。管店的姑娘说,上去了就坚持到底,没有办法中途退出。滑完全程需要两小时。

我静等在棚子里,这样的情形我很熟悉。

小时候我生了场大病,休过学。后来能回去学校了,但是医生仍禁止我上体育课。我好像习惯看别人玩,安静坐在一旁。一开始我还去操场边上站着,后来我一个人待在教室里。我从楼上的窗户里望下去,同学在操场上跳鞍马,打排球。他们不知道我在远远地看他们运动。

阳光从棚子顶上漏下一些来,我决定不再想往事,专心研究八道溜索,估算那一队人马滑到哪一站了。

我缺乏语言天赋,英文一向念得呆板。到这时候我才有点反应过来,把店名的两个词合在一起。什么呀,本来就是一个词,Adrenaline。微笑从心里绽放出一个赞,真聪明!也庆幸自己老老实实地待在下面。我要是真上去了,那还不得肾上腺素飙升?

溜索店边上是一家卖酒的店,窗户玻璃上贴着告示,19岁以上,两份证件。加拿大人19岁就可以买酒,我住的地方要21岁才成。

对面有一个酒吧,爱尔兰风的,名字叫十七英哩处的房子,据说开了很多年了。从前没有GPS,一路荒山野岭地开车过来,开了十七英哩看见路边一座房子,急匆匆进去,醉醺醺出来。

转到酒吧的后院,太阳底下有一桌人在喝啤酒。

这个是从前来喝酒的人丢下的?

我们从这条碎石路去的溜索店,后来那一队溜索的人又沿着这条路走去起点,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这儿。有人从近处的溜索滑过,空中传来钢索嗖嗖的啸声。

我转回到我的风格前,三色堇和矮牵牛,静静盛开,陪一个独处的人。浓烈的颜色,才配酒精和溜索,我想,今生自己是不会再来这里的啦。

 

~~~~~~~~~树间的溜索 ,可想而知不是我拍的 ~~~~~~~~~~~~~~

起点的地方,领队的姑娘。据说一旦上树站到起点位置就没了退路,必须走完/滑完全程。

第一道溜索,最容易的400 ft。空中那个戴桔色安全帽的小人儿是我家的姑娘。

林间有八道溜索,溜索道之间以吊桥相连。

这一道难度大一些哈。“穿林海---”,还记得那个唱腔,二黄导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