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告别耶鲁总是很难-混进耶鲁住宿学院

(2019-05-27 08:48:22) 下一个

因在国际会议所报告的进展受到大制药公司的关注,我被邀请去公司研发总部做学术报告。旅程全报销,公司还派了个叫Limo的东西到机场接人,往返超过一个半小时,还有些演讲费,可以说做科学的也值些钱。该公司的研发部门在康州的New Haven(纽黑文), 这样最重要的是让我能有机会顺道重返耶鲁。

我在设计演讲幻灯时,重点提及林璎为我们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设计的水坛,在耶鲁的土地上演讲必须提到这位耶鲁著名校友。我顺便介绍一下知识产权,大家可以看出我们为什么要尊重专利权,美国研发一个上市药可能耗去数亿美元的研发费用,包括这些请我去演讲的几千美元的费用。

耶鲁依然美丽如故,我沿着熟悉的高街的北端入校园。左手是骷髅会,右手为老校园。再往前便是儿子的Branford住宿学院了。当我看见那紧锁的黑色铁门,连爬上去的空间都被封死了,我的伤感自然涌现。我们花了老鼻子的钱把儿子送到这里,学生毕业后,这学院就永远对我这老子关门了,照片只有从门缝里照。对于耶鲁将住宿学院的铁门紧锁,我完全能理解,不然被外面的闲杂人员光顾就麻烦了。圣路易斯华大住宿学院的庭院可以自由进出,但是每栋宿舍也是需要ID的。

我进不去Branford学院,这时候总得想点办法,关键时刻脸皮也得厚。我在路上见到一位耶鲁学生,我便自报两重身份:耶鲁家长和华大教授,还特地秀了我的华大ID。他对我报以耶鲁学生惯有的友好微笑,一口气就同意去试着开门,因为他说自己刚毕业,不肯定耶鲁是否也封了他,可是他真为我打开了门。进入学院后,迎面的树和庭院几乎沒变,我还记得太太和俩孩子在那里拍照,恍若昨日那般。耶鲁的传统是把杰出校友刻在门眉上,牛津剑桥则是画成油画,放在餐厅的墙壁上,其中包括那John Harvard。我还看见好多的风景,十分难得,太感谢这位来自Cubs故乡芝加哥的小伙子了。

耶鲁各住宿学院建筑的特征是庭院的存在,而Branford应该拥有耶鲁最漂亮的庭院,arguably speaking。它们自成一体构建了相对封闭的学生社区,学生在这里不分专业地紧密接触,从吃饭、学习到运动都在这属于他们的空间,时间则是可能是一至四年,他们的新生年级则是在老校园度过的。友谊在这里建立,有幸当了总统的伙伴打电话给自己在香港做律师的同学,问他是否愿意做美国驻华大使。大庭院的走道旁,常住学院的院长或Master房间的前台,都是鲜花不败,如果没有毕业典礼的敞篷,拍照会更美。因这英国佬的单词Master涉及种族歧视,现在改称Head了。在这里抬头就是Harkness钟楼,以及不时传来的钟声,这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我进了Branford学院的活动室,摆设依旧,三角钢琴,墙上挂着四年的在读学生的照片和名字。未来那位成就了人生,值得关注时我去找找照片中的他们,现在就保护隐私了。我说这话不需要太多的前瞻性,因为我们毕业典礼离开时都没有看到这些诺贝尔奖的证书与奖牌,出自这个学院的James Rothman是在我们离开后于2013年获得的诺贝尔医学奖。这个应该是复制品,因为我在华大亲手摸过科瑞夫妇的诺贝尔真奖牌;我后来看见,Rothman的诺贝尔奖牌的复制品也在耶鲁医学院的图书馆内。看来耶鲁生物医学的诺贝尔奖太少,如果换成圣路易斯华大,图书馆会挂满这类证书,但是我们只在大厅里放着一排照片和说明。在这活动室里让我想起新生入校时,儿子室友的妈妈说过的话:“我真想也来这地方读书“。她孩子在耶鲁学的表演,现在活跃在舞台上。

因进不去Branford学院,只能在外面拍的照片。

Branford学院的庭院。

Branford的活动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XQQ 回复 悄悄话 有一段在这里的记忆真是幸福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ghtrider' 的评论 : I am very honored that my article can evoke your memories on Yale.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Thank you for displaying the beautiful pictures of my great alma mater, evoking the indelible sweet memory of my life there.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