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耶鲁本科加上MIT博士为诺贝尔奖得主的黄金学历

(2018-10-11 14:58:46) 下一个

耶鲁教授Bill Nordhaus获得201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在当天的本科生教室讲课的视频在微信疯传,课堂里的华裔学生不少。Nordhaus说这次破例允许学生在课堂内使用手机,他为了能上此课推迟了耶鲁的记者招待会。我观看了那记者会的全程视频,耶鲁校长Peter Salovey说:Nordhaus在获得诺贝尔奖的当天不停课,说明他在任何时间都不会取消课。

Bill Nordhaus应该是德国后裔, 从Andover进耶鲁的德裔犹太人,也是耶鲁legacy, 一头金髪使我以为他是白人清教徒的后代(WASP)。Nordhaus为耶鲁骷髅会成员,很多骷髅会成员成为美国政界或商界的领袖人物,在学术界的不多。但是Nordhaus当过美国总统在经济方面的顾问以及二年的耶鲁教务长,这倒有些骷髅会的味道,因为教务长是耶鲁的第二号人物,很多人从此位置升迁去英国剑桥等世界著名大学做校长,耶鲁一直是著名大学校长的训练营,但是Nordhaus沒往行政方面发展,他只喜欢教书和做研究。一点不假,耶鲁这样写过世界经济学最权威教科书的大牌教授仍然专注本科生的教学。在那天的记者招待会上,耶鲁的一位院长说,Nordhaus的77年人生中的55年是在耶鲁度过的,他在过去20年教了难以置信的74门课,共有3,799位耶鲁学生因选修他的课而受益。其实也好理解,本科生所遇到的优秀教授会对他们的人生影响深远,在我看来,本科教授对学生的影响可能仅次于美国的博士指导教授。这当然不包括国内那些带几十个学生的博士导师们,他们是在误人子弟。

Nordhaus在很早的70年代就涉及气候变化的经济学。对于现在热衷的所谓GDP,他和耶鲁著名经济学家Tobin强调环境污染在经济发展中的水份,他们提出绿色GDP的概念,并且建立模型以测量经济发展过程对气候变化所付出的代价。如果算绿色GDP, 天朝之发展要大打折扣,那些向长江里排的污染和人为向地下注入的重金属污染物是对后代子孙的犯罪。Nordhaus开始在麻省理工学院做的是技术发展对经济的影响,后来觉得那课题太难而转向环境,前面课题则由今年分享诺贝尔经济奖的NYU教授Paul Romer继续, Nordhaus也是耶鲁著名的森林与环境学院的兼职教授。这是耶鲁经济系五年来的第二位诺贝尔奖得主,另一位是行为经济学家Bob Shiller, 这位经济泡沫专家无数次预测中国房地产泡沫都不灵,现在我们终于开始看到泡沫破裂的征兆,Shiller说Nordhaus是使他在1982年决定来耶鲁的重要原因。Nordhaus从麻省理工博士毕业后就来母校执教,不愿意离开,在记者招待会上更是盛赞耶鲁对学生和教授的支持。

川普当局对全球的最大破坏性不仅仅是诚信的丧失,而是他们否认全球变暖的人为因素以及包括退出巴黎协约在内的一系列反环保政策。经美国科学院等最为权威机构的认可,排山倒海的证据得出的结论,说明人类行为所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参与了全球气温的增高,反对这结论的只是极少数学术界人士。你如果不相信全球气候变暖,可以去阿拉斯加看那些退却的冰川,从50年代的冰川处可能要走一英里才能见到现在的冰川。作为全球努力控制气候变暖的巴黎协约,仅是一个开始,但是重要国家中只有美国因川普退出而缺席,考虑美国的体积和它的影响力,没有比这更自私和对全球的破坏性更大的了。我们知道致力于控制弗尼昂等化合物排放的蒙特利尔协议,使得大气臭氧层的破坏得到相当程度的缓解。如果太空的臭氧层完全消失,人们皮肤在5分钟内就会晒伤,现在是15分钟。

耶鲁的特点就是在它的本科生中盛产诺贝尔奖得主,Nordhaus也是一位Yalie(专指耶鲁本科生的昵称,克林顿都不属于)。凭我记忆,随后又去核实了,近期三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求学经历全是:耶鲁本科和MIT博士。这应该是创纪录的巧合, 或许是未来得诺贝尔奖的黄金求学之路。

Paul Krugman, 2008

Peter Diamond, 2010

William D. Nordhaus, 2018

这是耶鲁重视本科生教育的实例,也可以理解,在耶鲁打下广泛的人文和科学基础后,再去MIT做深入的研究,Krugman和Nordhaus都涉及政府对经济行为影响的宏观经济学。作为横向比较,耶鲁本科生有十二位在离开校园后获诺贝尔奖,但是斯坦福超过百年的历史里只有二位本科毕业生得诺贝尔奖,虽然大量斯坦福教授得诺贝尔奖。普林斯顿的众多博士校友获奖,但是本科校友只有三位,谁更重视本科教育,应该是不言而喻。耶鲁自2000以来有30人得诺贝尔奖,列世界第五;斯坦福36人,为世界第三,谁也难企哈佛惊人的60位。耶鲁校长Salovey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与耶鲁相关的诺贝尔奖得主为60多人。这里我要特别强调MIT, 科学与工程超一流不用说,它的经济、政治科学甚至音乐理论都是美国的著名学科。我的一位在MIT读过本科的华大教授同行曾对我说,他的一位学科学的MIT同学想转学去读MIT的音乐专业,被拒绝了,理由是“你不够天才级别”。

耶鲁本科毕业生的诺贝尔奖得主:

  1. Murray Gell-Mann, 1969, Physics
  2. George Whipple, 1934, Medicine
  3. John Franklin Enders, 1954, Medicine
  4. Dickinson W. Richards, 1956, Medicine
  5. Alfred G. Gilman, 1994, Medicine
  6. James Rothman, 2013, Medicine
  7. William Vickrey, 1996, Economics
  8. George Akerlof, 2001, Economics
  9. Paul Krugman, 2008, Economics
  10. Peter Diamond, 2010, Economics
  11. William Nordhaus, 2018, Economics
  12. Sinclair Lewis, 1930, Literature

这段话取自我的曾经让斯坦福家长心梗的文章:“一方观点而已,希望斯坦福的校友海涵。需要说明的是,斯坦福大学在我心目中一直是最好最漂亮的美国大学之一,它更是科学创新的源泉。如此强大的理科名校,斯坦福培养的毕业生中获诺贝尔奖的人数还不及所谓仅重视人文的耶鲁的一半,这也从另一侧面反映出满校园都是钻营开公司的学生的斯坦福不鼓励学生做深层学术探讨的风格”。以前的文章,几年来数据会变化。

伯克利经济学教授Martha Olney (应该不是华大教授John Olney的女儿)祝贺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Paul Romer, 顺便谈及当年在伯克利住相同宿舍的情谊。没有想到是,Romer问她,如果自己重返伯克利访问(他以前在那里教书)是否可以使用诺贝尔停车位?Olney回答说,我们尽量争取,如果George (Akerlof) 在DC也可借他的停车位。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也是东部私立高中的荣耀: Nordhaus和Romer分别毕业于Andover和Exeter。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Justness 回复 悄悄话 天气温度随时间变化,数亿年均如此,没人否认,但是否人为导致没定论。

近百年人类活动使天气温度升高,理论没法证实。鼓噪者暗藏私货。
tennisluv 回复 悄悄话 "这也从另一侧面反映出满校园都是钻营开公司的学生的斯坦福不鼓励学生做深层学术探讨的风格"
没有几家有名的大公司是S本科毕业生创立的。小公司倒是一大堆。CEO 也不多,中层偏上的倒是很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