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同桌的小男生——小杨

(2017-11-09 14:43:40) 下一个

上小学那几年,我先后有过两位同桌,那时候的同桌都是男生。

一年级时的小男生,姓杨,是个非常特别也很聪明的男生。他并不太调皮,来自于一个部队家庭。他起初一直穿着小军装来上学,那个时候,穿军装的男生,很容易给女生留下好印象。但是我对他的好印象来自于他优异的成绩和一种特殊的爱好。

他的作业经常被老师拿来做榜样,特别是语文作业本,老师经常传给大家看。我们的班主任是个很严格的老师,数学经常给大家打一百分,但是语文很少给大家满分,她总要挑出一些毛病来,扣个一两分的,但是,小杨每次都得一百分。

我们中午放学要排队回家,下午放学就不一定了,如果我和小杨一同值日,放学后,我们就同路走。他很喜欢和我一起回家。我不记得当时在放学路上都和他说些什么话,他很喜欢说话,也很愿意听我说话,所以他经常绕路先陪我回家,他再自己回去。

他有个很特别的爱好,他会把一个化石雕刻成一个小动物。我记得有一次,上课刚开始时,他手上拿着的还是一个普通化石,到了下课铃响的时候,那石头就快要变成一个小猴子了。我真的很惊叹的,在我想象中,这简直是无从下手的技艺,他怎么就会的(男生会玩雕刻的人好像很多)。后来,他送给我好几个他雕刻的小动物,就是因此,在课堂上被老师罚过好几次。他也还算听话,印象中,他被老师批评几次后,就不在课堂上玩雕刻了,常常一大早来上学的时候,带一个给大家看看。

转眼,我们到了二年级。他突然变了个人,不爱说话了,上课经常趴在那里发呆,作业也不交,成绩急剧下降。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师要求我上课经常提醒他,别让他走神。我很尽责,还送给他彩色的香擦皮,可是他几乎再也没有笑过。渐渐的,我耳闻到他从小就一直没有妈妈,去年,他爸爸给他娶了个新妈妈,他就完全变了个人,还常常和他的爸爸吵架。二年级时他不再穿小军装了,经常穿颜色特别深的衣服。而且,天冷的时候,他还穿着凉鞋,老师曾亲自走到座位上问他,你怎么这么冷的天还穿个凉鞋啊,不冷么。他木木地摇摇头,我记得很清楚,他笑着,眼睛却红了,老师回到讲台时,我亲眼看到他的眼泪滴在手背上、桌子上。那一刻我也特别为他难过。

二年级下学期的时候,他离开了我们学校,我有回放学和同学一起绕道走,结果就在放学的路上遇见了他,他站在部队大院的门口,看见我走过来了,就主动过来招手,我也对他招手,想问他现在在哪里上学了,却始终没有鼓足勇气问。

以后,也只是偶然几次在那个部队大院门口遇见过他。最后一次,是我和表妹一起去游泳的时候。那次遇见他,我们都是中学生了。他长大了,我听见他和同伴说,“那个扎辫子女生是我的小学同学”,于是他和同伴过来和我说话,也和我表妹说话,讨论各种游泳姿势。出了泳池,他和他的同伴在一棵柳树下站着,我和表妹没有过去,听见他在后面对着我喊:“我现在在N 中!”我回头看了看他,他和小学时候差别并不大,只是整个人被放大了,他的头发依然自来卷,湿湿地搭在额前,他喊我的时候,我就想起他雕刻小猴子的样子来,觉得很有趣,但也只是有趣。

就这样,从此以后,他就只是一个记忆了,很单纯的一个记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1)
评论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到底是同乡,连玩的化石都是一样的。我同桌也给我带化石。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对于人的记忆要比数学公式的记忆好很多!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小学一年级的事儿,我记不得了。小树记性好!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兰花地主' 的评论 : 如果有可能,我会尝试联系他,很多同学都失联了!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lmz38aq' 的评论 : 哈哈,这么傻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哦,也是多么美好的记忆呀!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幼儿园的毕业照上,我东张西望的样子被拍了下来,不知道我那时在看什么东西,这是个毛病吧,被批评以后,学会听老师话了,就不敢望呆了!
兰花地主 回复 悄悄话 多难得呀,还记住那个小学同桌。现在通信网络发达,该找到他,看看这些年他混得怎样。
plmz38aq 回复 悄悄话 小學一年級同桌叫朱立軍,有一次他竟把自己的名字寫錯,成了牛立軍。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小树一年级的事都记得那么清楚!从小就喜欢观察事物,所以小说中的人也栩栩如生。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有才艺,就让人印象深刻了很多!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会雕刻,很有才的小同学呢:)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现在幽桑是新的流行词:))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我猜也是,同桌天天在一起上课,印象很深的。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我记性不好,小时候的事情记得不多。小树的回忆系列写的是有一点幽桑。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其实那小男生也时常想着你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梅华一口就报出那个女孩子名字,说明她一直在你的记忆深处!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我记得,幼儿园的记得更清楚,特别名字,可能是在脑子里重复想的次数也多吧。。。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你真是有才,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幽桑:)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好感人啊!我小学时最要好的是一个回族女孩,她叫储秀兰,谢谢分享!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哇,多多真行,小学一年级的同桌真没记忆,倒是中学的同桌有记忆,同桌可能就在美国,一个智商非常高的萌男。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哎呀,这个风格是兰心蕙质的路子,我很喜欢——有一股淡淡的——幽——桑——。王安忆在一篇半自传的小说里写过:成长是一件多么让人伤心的事情啊。我觉得与我心有戚戚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