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forho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也谈台湾与中国的差距

(2015-03-12 08:00:36) 下一个

   最近在微信群里和网上,看到好几篇文章谈论中国与台湾之间的差距。这几篇文章都对台湾政治上的开明,舆论上的自由,经济和科技上的发达,健保方面的完善,以及环境等方面,比中国大陆的优势感到赞赏。我没有到过台湾,对这几篇文章描述台湾的情况无从评价。我跟台湾的出版商有过一次交往,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


  这次交往,让我看到中国大陆与台湾出版业的不同。两年前我写完《慈祥与残酷:透视中国式父母之爱》一书。当初我的意愿是在中国大陆出版。在写作的三年时间里,我了解到中国大陆在父母之爱的问题上,与西方国家和台湾香港都存在太大的差距,并且中国在这方面的资源非常稀少,至今还没有人系统地从科学和文化的角度上剖析父母之爱。于是我在网上找到一家看起来有规模的出版社,把书稿发给了这家出版社的主编。


  很快,我就得到主编的回复:出版社非常喜欢这本书的内容,并且赞扬这本书“对中国的家庭教育有振聋发聩之效”,所以经出版社领导审查之后,决定列入他们的出版计划。接下来按照出版社的指示,我要做的,就是对书稿做一些修改。在接下来的八个多月里,出版社告诉我他们的进展:排版了、正在做市场调研等等活动。再后来,我收到主编一封信,告诉我,虽然编辑部非常想要出版这本书,然而市场部担心书印了之后,卖不到钱。所以只有暂缓出版。我非常不解:为什么要等八个多月,才担心卖不到钱呢?直到我跟另一家出版社打了交道之后,才渐渐懂得一点“中国式忽悠”。


  经历了这次事件之后,我在网上联系了另外一家大学的出版社。这次,我学到一点教训。从开始接触,我就向出版社声明:有话明讲,别等到八个月之后又说不行。我没想从这本书获得一毛钱经济收益,但我没有钱出版。行就行,不行干脆点,千万也别再忽悠。对方保证只要我修改一些内容,其他没有条件。老实讲,这家出版社的几位编辑,都做了不少的工作。但又过了好多个月之后,他们还是摆出他们的难处:你没钱不行啊!   

    

  今年初,在一位读者的建议下,我把书稿发给了台湾的信实文化出版公司。这家出版商也是我在网上看到的。我看到有“文化”两个字,我就发过去了。


 几个星期之后,我收到信实文化出版公司的杨文玄总编的回信。他在信中说,编辑们认为这是一本有价值的书,他们决定出版。并随信发来合同的式样,里面清清楚楚列好了稿费的结算方式,以及赠给作者的本数。信中说,如果我没意见,他们会邮寄来盖好公章的合同,我签字后留一份,寄回一份给他。在这份合同里,我不需要承担任何出版费用。出版社也没有要求我按照他们的意见修改书稿。他们只告诉我,在规定的时间内,修改我想要修改的文字。


  我按时修改了文字并发到出版社。两周后,杨总编发来已经排版的书稿,征求我对排版的意见。他说,如果我没有意见,书稿就要送印刷厂了。今年七月底,不过五个多月的时间,书已经在台湾出版了!      

     

  那天,我和西雅图西华报的张静宜编辑一起喝茶。我们谈到这本书的出版过程。我告诉她,信实文化公司对出版这本书的态度与做法,让我很感动。她对我说,台湾人对文化的提升很有责任感。如果出版社看到对文化有价值的作品,他们不会计较钱的得失,他们就是会去出版。


  她的话让我对中国和台湾在出版行业之间的差距感慨。我看到台湾出版社看重一本书稿的文化价值,并且不遗余力推动文化传承与提升;而中国的出版社看重钱的利益,不太在意书稿的内容。台湾的出版社说话办事直接了当、清晰、透明;而中国的出版社心里想要钱,但往往转弯抹角,忽悠了半天,又回到起点。台湾的出版社依法律法规办事,给写书的人觉得省心、放心,有信任感;而中国的出版社变幻无常,让写书的人闹心、揪心、无所适从。我想,对于海外的作者,当他们写出好的作品,他们一定会乐意选择与台湾的出版商合作。我不知道,大陆出版商为了钱而忽悠的做法,对于中国大陆出版业会产生怎样的效果?而这个结果又会在大陆的文化产生怎样的影响?   

  

《慈祥与残酷:透视中国式父母之爱》被台湾中央研究院、台北市立图书馆、台北彰化高级中学图书馆收藏。

 

中文简体和繁体字版,美洲专销网站 http://www.rainbow-fans.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8)
评论
歡顏展卷林中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中部' 的评论 :
大陸號稱社會主義,作者卻找不到一家有社會責任感的出版社來合作,而是不管一本書對社會的貢獻如何,一切向錢看。這才是作者感慨的。
你說的供需不平衡,屬於市場問題。
一家有社會責任感的出版社,可以迎合市場出一些賺錢的書,用來支持出版一些對社會有價值、但未必賺錢的書。這樣平衡了金錢與社會責任。大陸有這樣的出版社嘛?
中部 回复 悄悄话 forhong, 你只知道其一不知其二。 国内和台湾在出版书的差别在于国内是出版方市场。而不是作者市场。中国大陆有太多的人要出版书和刊物,而出版商是有限的。不是谁想成为出版商就可以成为出版商的。 为什么国内会有那么多的人要出版书呢?让我细细道来。国内接近3000家大学。每个大学的教师需要提职称,提职称的一个门槛是要出版书籍,发表论文,或者免谈。 职称是每个教师的人生道路,工资前途都和职称息息相关。 还有那么多的文化人,研究所。这些人都要出书,发表文章。所以国内基本上是作者出钱来出版,更不用说稿费了。 你只要知道这个背景后你就理解了为什么你不出钱他们是不给你出版和印刷的。编辑的个人收入都和他们接受的projects 息息相关啊!



截至2014年7月9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正式备案的有2246所普通高等学校(其中444所民办,不包括独立学院),正式备案296所成人高等学校(其中1所民办)。截止2014年6月18日,正式备案有独立学院283所,不包括公有民办二级学院。(均不包含军事院校和武警院校)
forh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iserman' 的评论 : 《慈祥与残酷:透视中国式父母之爱》作者应得的销售利润,全都进入一个研究中国文化的基金。
Wiserm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妞不牛' 的评论 :
“谈谈你读了此文之后对“大陆和台湾出版商给人们的印象”
===
就从文章里的说明,我感觉到楼主遇到两个在大陆不愿承担的出版商,拖拖拉拉很不干脆; 然后遇到一家台湾的出版商,对胃口,态度积极,抓住商机。
我想大陆的问题,这可能都是邓小平以猫论治国一切向钱看的后遗症,
希望在习近平时代能够彻底改正;
也許和两方的公司结构和作风有关,大陆的出版公司内部结构复杂。意见很多,没人敢担当,不能当机立断; 而台湾的出版商总编有决断力,能够做决定.
一个组织需要一个强势的领导,能够和权力下放得到平衡.
周老虎 回复 悄悄话 一点也不奇怪。大陆所有的人和事都有这些特征:心里想要钱,但往往转弯抹角,忽悠了半天,又回到起点。变幻无常,让人闹心、揪心、无所适从。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本来就给人感觉文章写的很坦诚,反正我相信其真实性,骨里挑刺不可取。
阿妞不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iserman' 的评论 :
很好。你就谈谈你读了此文之后对“大陆和台湾出版商给人们的印象”吧。
Wiserman 回复 悄悄话 为了中国的统一,

还是应该用用

“从大陆和台湾出版商给人们的印象”
民族解放 回复 悄悄话 鉴于楼下有些人反对文章标题,因此,我建议把标题改为“也谈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的差距”
我认为这样改,就万无一失了,绝对客观。因为:
1.你不能说一方是另一方的一部分。
2.你也不能说两个中任何一方不是中国。
3.你更不能说,任何一方不存在,因为那不是事实。
Wiserm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rtfolio' 的评论 :
日本侵略中国,杀害了呢么多中国人,还不承认,你说是不是流氓?
西方列强欺负小国,说打就打,又不支持正义,你说是不是流氓?
韩国说中国的东西都是他们先造出来的,孔子也是韩国人,你说是不是流氓?
菲律宾占了中国的岛屿、赖着不走,你说是不是流氓?
墨西哥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国内黑道横行,你说是不是流氓?
。。。
Wiserm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rtfolio' 的评论 :
中国所缺少的就是“流氓文化”,
因为全世界都是用流氓文化啊!
portfolio 回复 悄悄话 流氓共产文化彻底摧毁中国。
helmsley 回复 悄悄话 从下面的norstar那个ID的发言,看到了乡村式的痞性。
Norstar 回复 悄悄话 你就是要推销自己的书,没必要扯那么多。
xiaocao00 回复 悄悄话 本标题有极大的错误!

本标题有极大的错误!

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正确的说法是:

“也谈大陆与台湾的差距”!!!
阿妞不牛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用实在的实例让人们看出,中国大陆与台湾以及其他华人社会的实质差异——注意,不是差距,而是实质性的差异。作者已经注意到并指出了这种社会实质甚至本质差异,俺只是让读者特别注意。
另外,虽然像作者这样可以通过亲身经历感受认知这种现代文明社会与其他类型社会的本质差异,并非人人都一定要通过亲身体验才知道梨子与褐梨的差异,尤其在如今教育与信息普及的时代。
Wiserman 回复 悄悄话 我想更适合的标题是:

“从出版商给人们的印象”

而你说的大陆与台湾的差距是题目太大了一点,你遇到的只是个别情况,不能一概而论。
现在大陆社会中“一切向钱看”是邓小平的猫论治国引发出来的败绩,正在修改之中,会渐渐正常化的。
471
Wiserman 回复 悄悄话 本标题有极大的错误!

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怎么可以把台湾和中国并列???

正确的说法是:

“也谈大陆与台湾的差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