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秋博客

粗线条的水墨画,可能有你有他,也可能一无所有。
个人资料
正文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2017-06-17 00:16:30) 下一个

(摄于挪威雪山 6/8/2017)

似醒似眠
曾经摇摆的鱼尾,扇动的鸽翅
曾经昂首的苇草,跳动的心脏
催眠的力量,以立方的寒流
冰冻了你

墨,霸道扩张,白,刺目倾泻
巨大的电幕,吸噬
阵阵空谷足音,吸噬
沙粒们蠕动的喉结
大地的静默,托举起一种声音——

一种声音
如鸡鸣狗吠,狼群长啸
如子弹呼啸,饿殍呻吟
抢掠一寸寸肌肤,击碎一片片知觉
影子,检举实体,死亡,追逐光影……

风中,奥维尔举着头颅
时光屏幕惊现血字—【一九八四】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地心深处的岩浆,终将敲破
千百年的冻疮?

(旅途读【一九八四】随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A暖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吟儿' 的评论 : 期待
吟儿 回复 悄悄话 地心深处的岩浆,终将敲破
千百年的冻疮?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