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两个闺蜜的故事 - (五)

(2017-11-04 09:26:02) 下一个

闺蜜 - 五

 

闺蜜 1-5

 

“依菲,过几天我就要回国了,看来这次与你们家老任是难得见上一面了。麻烦你从中介绍一下,我回去后好直接去找他。怎么样?”

杨强的本意是想让林依菲与任之辉打个电话,自己也正好先在电话里聊聊,建立上联系,回国后便于直接去找他详谈,那样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怎奈伤心、嫉妒、失望、愤怒几重情绪困扰中的林依菲,满脑子生着任之辉的气,不提任之辉还好,此时听见杨强提及丈夫,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根本听不进去杨强的客套和要求,烦躁地说:“这件事,等任之辉来了,你同他说吧。我现在懒得同他说话。”

然后,草草地与梦一笛一家告别,带着女儿开车离开。回到家后,林依菲仍然愤愤不平,郁闷难忍。

想当初在国内时,自己也是人上人,众星捧月般地高高在上,被人羡慕嫉妒的。如今一个人带着女儿孤苦零丁地在冰天雪地的异国它乡,每每看着别人家夫妻饭后散步,举家旅游观光,心里就会掠过乌云般沉重的一声叹息,一丝酸酸的感慨就会在心里泛滥成河。

再看看梦一迪、杨强一家,虽说平时梦一迪与自己一样,独自撑起一个家。可是人家杨强毕竟在春节前就返美团聚,而且还带着老婆儿子去游玩了迪斯尼。

再看看自己,诺大的房子,空空荡荡地,没有一丝人气。青春期的女儿整天独自一人躲在楼上,不到吃饭时间、不喊上八遍十遍是见不到人影儿的。大部分的时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闷坐在沙发上,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林依菲越想越气,伤心、失望、委屈、愤怒的情绪在心里堆积如激烈动荡的活火山,岩浆滚滚而来,急需要一个喷发怒火的出口。

于是她一把抓起手机,拨通了任之辉的电话。

响了十几下,才听到任之辉透着不耐烦的声音:“又有什么事啊?我正在开会呢!”

    “开什么会呢?大过年的,你骗鬼呢!”林依菲生气地喊。

“又发什么神经呢?烦都要烦死了。” 电话里传来任之辉非常不耐烦的声音。

林依菲刚要开口,可话还没有出口,就听到一句“神经病” 与此同时“啪”地一声,原来任之辉强行挂断了电话。

林依菲气的脸色发白,手都开始哆唆了,再次拨过去,任之辉已经关闭了手机。极度愤怒中的林依菲把手中的手机用力向地面砸去,可怜的IPhone7在与坚硬的大理石地面相撞后,瞬间碎得七零八落。

  

8,

 

再说几个月前当杨强听到老婆梦一笛介绍了林依菲与任之辉的情况后,暗自庆幸终于找到了一个可靠的硬关系。还一再鼓动老婆与林依菲搞好关系。正自梦想着要好好的大大利用此一人脉呢!

本来的计划是把任之辉与林依菲一家请来吃饭,还特意准备了茅台酒,准备和任之辉一醉方休。只待酒足饭饱称兄道弟后,向任之辉提出帮忙介绍项目的要求。如果一切顺利,这将是一条源远流长的财路。

而且作为商人的他也是决不会亏待任之辉的,已经准备拿出相当一部分的钱酬谢任之辉。可是当他婉转地提出来后,却看见林依菲心不在焉,爱理不理的搪塞而过,最后还逃跑似地匆匆离开。

当送走林依菲母女后,杨强便对梦一笛埋怨道:“你看你,人家根本不搭茬,架子还挺大。你还说肯定没有问题。”

   “当初我和她说的好好的,她答应一定会让任之辉帮忙的。可惜了,我帮了她那么多忙。而且当初中文学校里都没有人搭理她,因为她一出口不是炫耀自己的LV包,就是拖鞋也要买UGG的,是我好心,看她可怜,一个人英文又差,寸步难行的……。”

梦一笛也看出了林依菲的冷淡和推脱,痛心自己付出那么多,陪她出去买东西,半夜看医生,结果是好心做了驴干粪,竹蓝打水一场空。

    “你也不用太难受了。毕竟是官场中人,势利是必然的。没有他们,我们的生意也照样做,只是难一些罢了。这种人,以后也少搭理她就是了。”杨强看着梦一笛难受的样子,又有些心疼老婆,埋怨过后又安慰一番。

自从在梦一笛家吃过那顿饭后,梦一笛就再也没有打过电话来。林依菲想着人家一家人团团圆圆的,自己何必当个电灯泡去现眼,于是也没有再与梦一笛联系。

任之辉本来说的好好的,正月十五期间会来美国团聚。结果又是有公务在身,最终也没有成行。

 

 

9,

 

日子在风雪中过了一天又一天。过了几天,中文学校终于正式开课了。但是一连几个星期,林依菲在舞蹈班里都没有看见梦一笛,她与其他的妈妈们又不太熟悉,在等待孩子们下课的时间里,看见其他的女人们三三两两聚集一处,热火朝天地聊天。林依菲就感到非常的寂寞与孤独,便越发的怀念起梦一笛来。

但是林依菲并没有主动给梦一迪打电话,因为她想着杨强在家,一来梦一笛要陪老公,肯定比较忙没有时间,二来人家夫妻难得团聚,也不便总去打搅。心里想,等到杨强离开美国回国后,梦一迪肯定会打电话过来的。

    可是自始至终,梦一笛都没有再打电话过来,而且在中文学校也不见其踪影。林依菲终于撑不住了,一个周日从中文学校回到家后,就拨通了梦一笛的电话。

    林依菲一听到梦一笛拿起电话,还未等她开口,就急不可耐地说:“一笛姐呀!怎么在中文学校几个星期都没有看见你呀?你怎么样?”

“我很好呀!周日帆帆要去参加球队训练,所以我们把中文课挪到了周六。”电话里传来梦一笛平平板板的声音。

“是这样啊!我还想呢,怎么总也看不到你。你们家杨强回去了吧?什么时候我们约着出去逛街吃饭呀?要不我把依依的中文课也挪到周六吧!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参加跳舞班了……。”林依菲一口气说了一大通,梦一笛却始终沉默着。

怎么回事,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梦一笛会和林依菲抢着说话,往往是林依菲还未讲完,梦一笛就抢过话头好一顿说。今天的梦一笛非常的奇怪,态度不冷不热,口气也不咸不淡的。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默,也有些尴尬,好象有一层似有似无、若即若离的说不清道明的情绪在电话的两断,淡淡地流淌。

林依菲握着手机,不知如何是好。

几十秒后,梦一笛终于开口了,只听她闲闲地说了一句:“再说吧!”就挂断了电话。

    梦一笛的冷漠和疏离搞的林依菲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情绪更加的低落,闷闷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依旧飘舞的雪花,本来想约着梦一笛出去散散心的,结果却被梦一笛莫名其妙的态度搞得更加的郁闷。

 

  

10

 

再说梦一笛一看电话显示就知道是林依菲打来的,心里 "咯磴" 一下,一定是又来要求帮忙的。

半年多来,自从她们相识后,林依菲的每次来电一定是需要帮忙,带女儿依依看病啦,去开家长会啦,诸如此类的事情,数都数不过来。

杨强只是想让任之辉帮忙介绍一些项目而已,对于他们手中的权利来说,还不就是举手之劳的小事一桩,小菜一碟,却推三阻四打官腔。

 

未完待续

《世界日报》连载

载 闺蜜-13   闺蜜-14   闺蜜-15   闺蜜-1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4)
评论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莲子好。看来这个还真是有人喜欢林,有人喜欢孟。谢谢你认真的读与评。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杜鹃好!一连读了五篇,对两女人的印象改变了。
从林的面象描述,先入为主的印象不喜欢她。但现在开始同情她了,虽然她自私,至少她说真话。
梦只是面象甜美的假朋友。人不可貌象。

让读者invest真的感情在虚构的人物上,写小说的作家好本事!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梅子姐, 不要叹呀。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雨中的春树' 的评论 :

是,原型还不少。欢迎新朋友。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雨中的春树' 的评论 :

可能国内时被捧的缘故吧。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plepiepie' 的评论 :

谢谢跟读。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谢谢波波。
雨中的春树 回复 悄悄话 现实中还真碰到过这种人。
雨中的春树 回复 悄悄话 打扰了别人那么多次,你不去招待别人感谢一下,还是人家主动热情招待你,应该想想为什么了。 这人是真不懂事啊。遭受另一半的冷遇也是理所当然的。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哎。
applepiepie 回复 悄悄话 比较以自我为中心, 而且不会付出, 比较难相处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留个爪印,待续...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ngrongrong' 的评论 :

有点,但应该也是有情谊的, 人之间的感情成分比较复杂。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裙绿意' 的评论 :

需要契机吧。红裙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吃出健康' 的评论 :

健康好,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tone_石林08' 的评论 :

问好石林,周末快乐。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互相利用
红裙绿意 回复 悄悄话 这个过结会怎样解开呢?
吃出健康 回复 悄悄话 跟读!
stone_石林08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林依非太过分了。就是老公没有来和她一起过年,但是可以好好和梦一滴一家一起过年。。。。她这样的态度让人觉得很讨厌。。。。也不想想得到人家多少次的帮助。。。。这种人没有意思交往,我假如有朋友这样,也会远离她。。。。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似乎感受到了小树的悠悠然。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慢慢欣赏中。。。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 请喝茶,慢慢读。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坐个沙发慢慢欣赏,正等这篇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