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驴十八

破帽遮颜过闹市,管他冬夏与春秋。
个人资料
FarewellDonkey1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魅影祖魂 禹迹何茫茫(下)

(2019-03-15 09:11:51) 下一个

找祖宗这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打蛇随棍,见缝插针。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当然,有时还需要一点运气和技巧。

设想有这么一个苏州人,在太湖之畔熟读圣经,又将《哈姆莱特》背个瓜烂。然后鲜衣怒马,峨冠革履斯蒂克。游历欧洲。在维也纳跳华尔兹将所有公伯子男都比下去。到英格兰又满嘴地道伦敦腔,一开口必引几句袜子滑丝的十四行诗。。。伊丽莎白会不会一把抓住他的手:你真是我失散几百年的好兄弟!怕是没戏。因为女王正想揍你呢,搞成了亲戚不好下手。。。

可两千五百年前,苏州人季札却如此成功了。吴王室将泰伯奔吴(虞)的故事新编一通。然后小王子出柜,去中国巡演。成功地让诸侯们相信了吴国是周初出奔的泰伯之后,该算周室嫡系。其实他运气好。因为当时周系诸侯们正想揍楚国一顿,可自己有点喘,吴国愿意出头帮忙打架。尽管楚国是屡教不改的厥贡包茅不入,毕竟自认高阳为祖多年,已算是半华夏。如果吴国这个蛮夷揍楚国,诸夏们该是抗议呢谴责呢还是严重谴责呢?没办法,紧急通过了当兵就办绿卡给国籍的新法案。吴国成功加入华夏。

 

苏州的泰伯庙(左)和禹王庙,两千多年下来,旗鼓相当。反正后来他们都混成一家了。。。

 

吴也是下了本钱的。首先他们将泰伯到寿梦的谱系补全了。虽说开头三个周式名字后,画风突变,都成阿桂阿毛啥的。毕竟十九世一个没少。再说,培养个文化间谍容易吗。你看他,风度翩翩,高深莫测。演技炉火纯青。连首席评委孔丘都当场被圈成粉丝。可见苏州人之善于读书学习,做事狡黠算计,是自古以来的。这和“淳淳君子”的中原诸夏毕竟尿不到一个壶里。吴人本性一暴露,诸夏倍感头疼。本来给你公民身份是让你投票(给我)的,现在你居然想做总统,也不看看自己是在哪儿出生的?

吴国需要被敲打敲打。勾践像个很励志的打手。诸位,《越绝书》在史书中,有趣程度不在《三国志》之下。其中说到孔子带着古琴,与弟子们一路弦歌到琅琊见勾践。勾践被犀甲,持长矛,列队出迎,大跳哈卡舞。致欢迎辞:我们越人头脑简单性情粗直,您千万别给我们整啥复杂的。噎得孔圣人一句话说不出来。。。剧情上虽然有些穿越,但意思大差不差。与吴人的弯弯绕不同,越人做事勇往直前。勾践:打吴国我喜欢。不过,回首一指老家山上的一个光光的石坑:这就是“禹穴”,对吧!诸夏:尼玛。。。勾践:我是个粗人,有屁快放。若是,大家都好说,我请你们看戏《西施浣纱》。倘若不是,换节目单,请看《越女亮剑》。

 

子從弟子七十人,奉先王雅琴,治禮往奏。句踐乃身被賜夷之甲,帶步光之劍,杖物盧之矛,出死士三百人,為陣關下 (《越绝书 外傳記地傳第十》)。懵了!一言不合,拜拜了您呢。。。

 

诸夏心中苦,没法说。认祖归宗本是件喜事。可辈分能不能不要太夸大?一回来就要做你大爷。好在溥天之下莫非王土,四海以内皆是兄弟(拉一个打一个),已是基本国策。既收了吴,不多个越。只是,你能把首尾做干净点,好歹把那个茅山苗山的,改成“会稽”行不。。。

 

 

 

会稽禹陵-旬阳禹穴-北川禹穴沟。浙江陕西四川,全国禹穴何止九十九。。。

 

越人做事毛糙。勾践自称大禹的孙子,爷爷叫夫镡。爷爷的爷爷呢?“越王夫镡以上至无余,久远,世不可纪也。”再一千年前,铁证如山先祖就是夏朝君主少康庶子无余。无余被封到会稽是为大禹守墓来的。这不就齐了。人家吴国好歹脑筋转转十几个名字都有了!勾践:我真的不记得了。。。关于越人认禹为祖这事,散发着文种范蠡两个阴谋家的味道。目的是要压过吴国认的泰伯一头。越人本无文字,我怀疑勾践本人也不识字。哪怕王室贵族,也只能记住三代的名字。不识字听上去没文化,唯独于择祖是件好事。一张白纸,正好描画。勾践表示毫无压力,要认就认他个最大的。。。

 

1965年在湖北出土的“勾践剑”。据郭沫若钦定,鸟文为“越王勾践,自作用剑”。我是一个字都认不出,没文化!且去问问勾践,他自己认识几个?

 

当然,勾践同意不代表别人就全无意见。《越绝书 外传记地传第十》载:“故禹宗庙,在小城南门外大城內。禹稷在庙西,今南里。”同一篇里又有:“巫里,句踐所徙巫为一里,去县二十五里。其亭祠今为和公群社稷墟。”为了把宗庙改成禹系,他把本地老脑筋的巫咸都赶出城集中居住。禁不住那伙人在外面又搞了自己的一套,国中几十里内出现两套神社,思想混乱是难免的。步子太大了扯着了蛋。勾践虽然成功灭吴,老窝却越呆越不舒服。他执意要迁都到琅琊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连修了一半的陵墓都放弃了,可能也有这个原因。

越的麻烦没有持续多久,亡国了。不过禹葬于会稽山这事儿就“基本”定下来了(说基本因为到二十世纪苏州人顾颉刚和绍兴人周树人还在为此撕逼)。华夏征服者们来了,来得名正言顺。这是先王长眠之地,禹在这里开过全国代表大会,自古以来就是夏土。越人也表示情绪稳定:都是大禹子孙的,别把我们当异形打,一千年前一个灶上吃饭的。。。皆大欢喜。就这样,约距今两千五百年前,大禹卒于于越,葬在会稽。大约距今一千五百年前,大禹生于西羌,长在四川。。。这上下五千年,禹生生死死无穷尽也。。。

我知道,如果将禹的故事如此结束,会死的很难看的。许多人会点我的鼻子:九州呢?治水呢?禹贡呢!最重要的事情你都是有意绕开?我年轻时看历史,读到什么垂拱天下治之类,原是不信的。直到我细思了大禹。刘三姐问“什么有脚不走路哟,什么无脚走天下嘞”?我知道我知道,是大禹(错了,答案是大鱼)!大禹所到之处称禹迹,禹迹所至,便是华夏。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大禹走遍了祖国大地。如何走的,却很让后人动了一番脑筋。《尚书·益稷》中禹说:“予乘四载,随山刊木。” 孔传:“所载者四,水乘舟,陆乘车,泥乘輴,山乘樏。”。。。

 

浙江萧山跨湖桥遗址出土的独木舟,八千到七千年前的。但木板船的最早实物要到汉代了。最早的车出土实物是殷墟车马坑,已是商代晚期。殷人最先服用牛马不奇怪,其近祖就是游牧的部落。至于輴和樏,从来没有见到过出土实物,不知长啥模样的。

 

其实,我上面一直在说大禹是如何走遍天下的。九州应当是禹划定的,只是不靠在树上做记号。生在石纽,于是西被流沙;葬到会稽,自然东渐于海。他用生死以划。但苏州之外的读书人脑子都读坏塌了。说什么不积跬步无以千里,坚持让禹用脚去量。生生把大禹的腿都跑瘸了。这也有好处,后来的广场舞多了种“禹步”。老百姓其实心中有数,凡是挖过沟渠,真用过耒耜的,都知道治水这事儿,实在不是人能干得了的活计,大禹必须是神仙。开河导水要让黄龙来干。让禹自己动手去挖土石方,除了变成头熊,还能咋办?教条主义害死人,直逼得禹妻离子散,差点一尸两命。走天下,必须骑飞菟神马,一跃就跳过黄河。有在三门峡留下的两个澡盆大马蹄印为证。。。

 

亘地黄河出,开天此一门。千秋凭大禹,万里下昆仑。入庙重蒿接,临流想象存。无人书壁间,倚马将黄昏。开凿龙门峡,据说是大禹治水的第一项工程。美哉禹功!

 

黔首们越说越不上路子。读书人看不下去,出来雅训。大禹是个圣人,因他做事为人感天动地,所以神仙都出来帮他。比如,河伯变作条大人鱼,驮着河图进献,治水方得逞。这个河图的复印件我看过,上面几十个核按钮,哪里需要爆破就按一下。。。还有伏羲也送给禹一把一尺二寸的玉简,用来经天纬地。这尺子搞测量是不是小了点?能像如意金箍棒一样用就好了。。。

累啊!要怪就怪前人的坑太深,这可是诸子百家合力挖出来的。始作俑者应是墨家。墨子称道曰:“昔禹之湮洪水。。。禹亲自操橐耜而九杂天下之川;腓无胲,胫无毛,沐甚雨,栉疾风,置万国。禹大圣也,而形劳天下也如此。”出演一帮苦行僧的代言人,舒服肯定不指望了。儒家本不想参和,要绕过去直接说尧舜。但孔子来看了看,直叹气摇头:绕不过去。这坑再深,咱儒捏着鼻子也必须跳。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什么意思呢?就是反复地说:认了认了。禹祖宗,算你狠,我服了你了。

我也很高兴能认识你。其它祖神,大都是些衣帽架子。唯有禹,是撸起袖子玩命干的。透过种种神迹,我看到了一个人形禹:父辈宿命、生存危机、威权严逼,三座大山压得他几乎出了忧郁症。唯有埋头苦干,不去多想。累坏了身体也在所不惜,为了工作全顾不上家庭。虽然有时也忍不住吐槽几句,但事到临头又义无反顾。对家人心存愧疚,因而宠爱子女,又有些怕老婆。劳碌一辈子来不及享受,家产都完整传给子孙。别人都肯定他的成就,但自己回想初心豪情,对究竟算不算成功总有几分迷惘。。。这不活脱脱一个当代典型华夏子孙的素描么!这样的祖宗,我认下毫无压力,可以无缝对接。

 

台湾夏氏宗亲会回绍兴祭禹

 

“禹合诸侯于涂山”。。。我曾经在地图上反复比划安徽怀远和河南登封哪个更像涂山所在。读到《越绝书》中这句:“塗山者,禹所取妻之山也,去县五十里。”涂山就在绍兴城边?霎那秒懂,将大禹当作历史来研究,我这是在数典忘祖啊!大禹是祖宗啊,他的基因在我们身上。他的双脚,也长在我们身上。祖宗欲远行,子孙服其劳。华夏子孙所在,便是禹迹所至。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禹何行哉,足迹四海。何为中国,何以华夏?禹迹所至,便是神州!禹何行哉!

海内外成千的禹庙禹祠,数不尽的羽山涂山。皆是子孙心中的一柱一香。每个子孙,心中都有一个不一样的禹;都把自己的理想信念,投射到禹身上。是故,禹聪明自我民聪明;禹勤奋自我民勤奋;禹为公自我民为公。大禹的怀抱永远开放,容得下天下一切愿归之人。自古以来,禹便是九州之桥、融合之路、华夏之门。时间算啥问题,我们都是在几千年间,才陆陆续续地认识禹的。空间也不是距离,无论你的祖先住得离嵩山有多远,也不管你现在住在哪里。只要心中有禹,身边总能发现禹迹,出门遇见九尾狐。看到那只三叶虫在火光中浮现的瞬间,我便知落基山也可以是涂山。

 

禹庙空山里,秋风落日斜。荒庭垂橘柚,古屋画龙蛇。云气生虚壁,江声走白沙。早知乘四载,疏凿控三巴。

 

还是得“禹之衣钵”的墨家说得最到位:“为天下厚禹,为禹也。为天下厚爱禹,乃为禹之人爱也。厚禹之加于天下,而厚禹不加于天下。”那些迷迷茫茫、扑朔迷离的,与其说是史实,不如说是现实。大禹,不在信不信,而在于认不认。认下大禹,你就和十多亿人是一伙的,十多亿人也认你是一伙。你可以自由地表述你心中的大禹,但记忆的差异毫不妨碍对民族共同象征的认同。大禹是人是神,治水咋地,我都无间然矣。只因心中惦记那片故土,还看得惯那群人,就认了罢。我见大禹多妩媚,料大禹见我亦如是。正如诗经-秦风唱道:

人家都说是咱们大禹好,

你若是有那心思咱就慢慢聊,

若没有那心思就拉倒。。。

 

(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FarewellDonkey1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hamrock100' 的评论 :

谢谢鼓励。有您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
shamrock100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才看到。这下三皇五帝尧舜禹圆满了。 这个系列收藏了。
FarewellDonkey1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gYuan' 的评论 :

周末愉快。谢谢阅览。
LingYuan 回复 悄悄话 问好。学习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