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若

性情人生,传奇质地
正文

大惊小怪

(2018-03-16 08:42:06) 下一个
                                                                                                                                                          (2013-06-23 22:43:49)
 
  这两天,烟雾渐渐散了。昨晚看见了月亮,又大又圆,橙色,很像旧时宫中的纱灯。多看一会儿,便觉出风尘仆仆,仿佛它赶了很远的路来。
 
  或许这也是我此刻的心情。
 
  经历过一些磨难,不管大小,总会有收获。
 
昨天下午,在百胜楼里的餐馆吃饭,见窗外的空地上,黄叶哗哗地落,再被一阵风卷起。忽然意识到那分明是北方秋冬才有的风景,当中有一股只能意会的肃杀之气,于是就想起古人的说法真是精准,风景和气象,又或者是风气和景象,都不仅是所见的外形,更是人心的所感。是异地异时,却可以完全相同的共鸣。
 
热带是最不容易看见肃杀气象的地方。无怪乎有人说佛教起源于印度,是因为热带的人,所见的死生交替都太轻易,而生存果腹的东西又极丰富,因此更容易厌倦此生,而寄望于来世。但不易见,并非不存在。烟雾让我觉到了。

         于是想,热带如此,人生又何尝不是。
人能够尽逐轻薄易得的欢悦,而规避深厚沉重的背景吗? 人能够只取七情中喜爱之一端,而将其余的怒哀恶怨切除吗?我觉得很难!既然这样,还是继续守住信念,踏实生活,诚实应对吧,每一天都如此,古人说求大道,寿夭不贰,生死都不能阻止,那过去的烟雾算什么,那将来的任何新磨难又算什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