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影室

集百家之长, 走自己的路。
个人资料
Alabama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和她的故事—61. 急救送医

(2018-09-14 06:12:31) 下一个

老年中心门口已经很热闹了, 有三部警车, 一部救护车,一部救火车, 和一大堆的人。其中包括多位警察和急救人员。

其中的一位警官问我:“你是她丈夫?”我说“是的。” 他继续说:“我们已经问清, 她打了你, 但你没有回手, 有这回事吗?” 我回答:“是的。” “那么, 我们可以逮捕她, 可以把她暂时送进监狱,如果你同意得话。” 我急忙说:“不! 不! 她有病, 我希望把她送进医院。” 警官却说:“送医院不是我们的责任, 不过我们将保持这里不要再有暴力事件发生。你就在外面等候, 不要进去和她会面。” 他们没有离开, 有6-7位警察一直待在老年中心,我也没有进去。

老年中心里面也很热闹, 中心的负责人, 我邻居的太太,以及警官在给“梅”做工作, 希望她到医院就诊。 “梅”开始坚持说:“不, 我没有病, 不去医院。”

在美国,病人不愿去医院, 不能强迫送急诊室。 后来老年中心通知请我儿子快来中心,他来了,在大家的劝说下,最终她同意去医院急诊室。由于警察要求我不要和她接触, 我就回家休息, “梅”在儿子陪同下和急救人员一起前往医院急诊室。

回家后正好邻居也回到家,我先感谢他们的帮助。 他们告诉我, 当我离家之后, 她感到无助, 她又不能开车, 就到邻居家哭着要求帮助。邻居和我们关系一直很好, 起先没有弄清, 以为我揍了她, 或我心脏病发作希望求救。 我太太一时激动, 加上语言问题(生病之后又语言障碍),说不清楚。 邻居进了我家,看到我不在家,后来才弄清她要求送她到老年中心。 这样, 他们就送她去了老年中心。她要去老年中心是要告发我的“盗窃行为。”

我回到家里, 空空荡荡, 原来吵闹的声音没有了, 一点声响都没有了,变得异乎寻常的安静。我只感到疲惫, 感到需要休息。 没有吃午饭, 就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约有两小时后, 一声电话铃声把我惊醒。 儿子从医院打来的, 他告诉我医院同意收入病房,叫我暂时不要去看她, 有情况他会和我联系的。这样, 我就先在家等候进一步的消息。

在家里心神不定,忐忑不安, 不知“梅”的病情会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 正好我有两位朋友, 一位是神经科医生, 一位是精神科医生, 我就打电话给他们征求他们的意见。 他们都认为这是脑退化症后期出现的精神症状,属于老年精神病。 由于精神分裂,无法和她沟通,她已失去理智。 那位精神病科医生对我说:“在医院的治疗下, 症状会有所好转, 但是, 有随时复发的可能。” 都认为这种病人在家很难照料,最好进入Assisted Living / Nursing Home 有人特殊照料。

次日, 儿子回来要了几套妈妈的替换衣服, 告诉我她住的病区, 电话, 以及医生的姓名等等。 他请了一周的假, 陪伴妈妈, 叫我一周之后再去看她。

这一周,一边在等待之中, 一边我清理了这个家。 这几周由于“梅”的病情, 弄得家里乱七八糟, 我扔掉了所有她保留下来的毫无用处的东西,整理的她的衣柜, 清洗了换下的衣服。

然后, 要求自己冷静下来, 考虑一下, 下一步如何走?

一周后, 小佳告诉我, 妈妈的病情有所稳定, 下周他要上班去,我得去陪伴她。那天由他陪我一同去医院。

我买了一束鲜花, 带了一杯Starbucks咖啡(她喜欢咖啡), 还带了一个她喜欢的洋娃娃,进了医院。 因为这是属于精神病房, 管理十分严格。 除了必须签到之外, 病区大门紧锁, 要在电话中通报姓名以及病人的号码以后才能进入。

病区挺大, 有一个偌大的门厅,宽敞舒适, 门厅处有沙发,桌椅, 可以在会见病人时使用。 我和小佳就坐在门厅等候, “梅”由护士引她出来会见。她走路缓慢, 表情痴呆(用药的缘故), 穿着医院发给的衣服, 宽松肥大, 不太合她瘦小的身材。 看见我, 一下抱住我, 痛哭流涕,我也不禁流下眼泪。她毫无力气对我说:“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看我了。”我说:“会的, 从今天起我就天天来看你。”

她坐下来后, 很少说话,抱着我给她带来的洋娃娃,两眼直直地望着前方,我问她是否感到好一点,她并无反应,过了一会儿,用很低的声调,凄惨地说了一句:“我要回家, 回家。” 我的心紧缩了一下, 感到一阵剧痛。

她慢慢地喝着我带给她的咖啡, 动作不灵, 几次嘴巴对不上吸管,语速十分缓慢地告诉我, 这几天都是儿子陪伴着她, 她感谢儿子在她最困难的时候, 一直在她身旁。 然后, 淡淡地一笑,说:“他告诉了你没有? 他有女朋友了。 我真想见见她。”“是吗? 我不知道啊!”我对儿子说:“等你妈妈出院了, 我们去饭店吃饭, 庆祝一下, 顺便你把女朋友带来见见面。”他对我笑了笑, 没有赞同, 也没用否认。

接下来“梅”十分不理解地问我为何送她到医院来, 一周前所发生的事情,她已经全忘了。 我如实告诉她那天发生的情况,她不安地问:“我打人了? 我打你了? 怎么会呢? 我不知道啊! 你能原谅我吗?” 我说:“ 你有病, 不用顾虑, 我不会责怪你的, 你要安心养病。”

我问了这里的伙食, 医疗护理等情况, 又问了她洗澡了没有。 她一一作了回答, 只是说身上无力,洗不动澡。我给护理部反映了洗澡的情况,以后每天有专人帮她洗澡。

时间过得很快, 我们必须离开了, 明天再来看她。 她紧紧的握着我的手不放说:“别离开我。我怕!”我说:“你放心,这里是安全的。 我明天一定来看望你。” 她脸上毫无表情, 说了声:“那好吧,明天我等你。”

回家的路上我就问起小佳女朋友的事, 他说:“妈妈问起过,我为了不让她伤心,我骗了她,让她高兴, 高兴。”我“噢”了一声, 一路无语, 我默默地在为“梅”伤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iangchao' 的评论 : 谢谢江南兄!
chiangchao 回复 悄悄话 问候老A,非常理解,从心里为你祝福。赵江南。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anezhang008'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关心和理解!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爱栀子花' 的评论 : 伺候此类病人非常困难! 谢谢!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茅山道士' 的评论 : 她从来不恨我,她要打我时,幻觉成另外一个人。 谢谢!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茅山道士' 的评论 : 她从来不恨我,她要打我时,幻觉成另外一个人。 谢谢!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anjing2' 的评论 : 谢谢南京网友关怀!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谢谢你跟读和支持!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谢谢你跟读和支持!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oge' 的评论 :谢谢你的关心!
Janezhang008 回复 悄悄话 虽然痛,但这样去到精神病院,正视病情,避免意外,使您有时间休息,陪她走完一生!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我爱栀子花 回复 悄悄话 当家属的好难呀!
茅山道士 回复 悄悄话 好伤心好无奈的一段故事。您送她去了精神病医院,她清醒的时候不恨你吗?
nanjing2 回复 悄悄话 梅清醒了更可怜, 唉!您的条件还是不错的,有儿子,有医生朋友。您做得很好!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这种病似明白又不明白很难为身边的人,你儿子还算懂事
xiaoge 回复 悄悄话 为梅也为你难过。保重。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u286' 的评论 : 我想你们也会慎重考虑的。
zhu28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labama' 的评论 : 谢谢您的忠告。我们会慎重考虑的。还有几年的时间嘛!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u286' 的评论 : 请您注意, 儿子在没有稳定的工作之前, 你们千万不要早早搬到他那里去, 因为美国工作流动性很大,你们搬过去, 没有几年可能他又换地工作了。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长岛阿美' 的评论 : 这时是最难护理的,她思维混乱,有幻觉, 有时要动手打人。 后来用药之后好一些。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u286' 的评论 : 他工作很忙, 我很少请他帮忙。 谢谢!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网友!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小珂'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回复! 其实, 我写这个故事是为了释放痛苦,把闷在心里的痛苦释放出来, 心里就好受一点。
zhu28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长岛阿美' 的评论 : 我有点感叹,我的儿子离我们太远了。医学院,住院医师,专科医---离我们越来越远。只能退休后,搬到他工作的城市了。 身边没有孩子,老了太孤单了。
长岛阿美 回复 悄悄话 真是好难,如果是一直糊涂和彻底失去理智了,家人还好面对。这种时而清醒,说些理智的话,又想回家。真是让亲人痛苦万分。没有任何办法是最好最合理的。不要纠结您自己的选择。 儿子也很不错了。
zhu286 回复 悄悄话 觉得儿子应当早点介入。住得又近。谢谢分享!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真是太难过了,你们俩都不容易。
多伦多小珂 回复 悄悄话 心痛,为梅,也为你。你回忆这段的时候,应该很痛苦。我记得我婆婆也曾拒绝用药,我曾打电话给她家庭医生, 希望医生给帮助我们,劝她使用对付忧郁症的药, 当时医生也是这样回答我, 没有病人同意前, 不可以强迫他们。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