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影室

集百家之长, 走自己的路。
个人资料
Alabama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的故事—15. 长征串联

(2018-05-07 06:03:57) 下一个

随着运动的深入, 中央文革小组提出要把革命的星星之火,燎向全国之原, 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革命大串联。 我们一个小分队, 有13 个人组成, 通过院方批准, 到西安串联。 小分队的队长是我的好友, 知道我的出身不好,避免在串联期间发生意外, 给我弄了一只红卫兵袖章。 红袖章一戴, 就是革命造反派, 没有人会仔细盘问。 串联小组中, 也包括了我的那位“梅”。

红卫兵到哪里都是免费的, 我们登上火车,直奔西安。车厢是简易的,没有座位, 实际上是货运车厢。 闹革命那有怎么讲究, 大家都席地而坐。 “咣当, 咣当” 把我们这个小分队从南京送到了西安。究竟走了多少小时, 无人问津。 一到西安, 我们找到红卫兵接待站, 要求寻找住宿地点。 接待站的人非常热心, 立即打电话联系。 不到十分钟告诉我们可以住在西安师范学院。 当天, 我们就住进师范学院的学生宿舍,和他们的造反组织串联在一起, 参加了西安造反派的誓师大会,参加了批斗陕西省省委书记汪峰的大会,等等。 我们来西安, 不是来点革命之火的, 无火可点, 西安早在运动中“动”起来了, 比南京还高潮呢! 倒是可以说来取经的, 看看陕西的造反派如何参与这次革命运动的, 把经验带回南京。现在回忆, 那时纯属胡闹!

在西安待了一周后, 我们又上了火车, 直奔北京。 正好赶上老毛第三次(1966年9月15日下午5点到8点)接见全国红卫兵。 天安门广场早就人山人海, 红卫兵穿着清一色的军装,都戴着红袖章, 手中挥舞着一面小三角红旗,领队的手中必然高举一面大红旗, 上面写着某某造反队。 诺大的天安门广场变成一片红色的海洋,挤得水泄不通,红卫兵雀跃欢呼,一片沸腾。<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 的歌声, 一浪高过一浪, 此起彼伏。 我们站立的位置离城楼很远,远远看去,可以看到老毛登上天安门城楼,他身穿军装, 挥动着军帽, 从城楼的中央走到东边, 又走到西边。 74岁的他,看上去还真精神。 那时,喜欢用“神采奕奕” 来描述。 天安门广场一片欢呼声,“毛主席万岁! 万岁! 万万岁!” 响彻云天, 此起彼伏!

据说那次接见, 有全国涌到北京的红卫兵有100万之多。 好多红卫兵激动得声音嘶哑, 泪流满面, 还有些竟然晕倒(实际上是由于站立时间过长, 引起位置性低血压,脑供血不足所致)。

这次革命串联我和“梅”是一起去的, 闹革命,当然不能搞恋爱。 但在一路上,趁同学不注意时, 少不了眉来眼去, 眉目传情。 在这个红色的革命热浪中, 有了几分丝丝甜蜜的凉意, 就像酷暑下享受一杯冰激凌。

回到南京,没有多久,中央文革小组又提倡步行串联, 以节约开支, 锻炼意志。 我们又响应号召, 组织步行串联小分队。这次有11人组成,7个男生, 4个女生, 当然又包括我和“梅”。

那时,我们的恋爱关系实际上已是半公开了,因为我们已经毕业, 学院对毕业班同学,取消不能谈恋爱规定。 同学之间已经有不少成双作对,有少数已经结婚。

步行串联的计划是从南京出发, 直奔井冈山, 再到韶山。从南京到韶山,沿途都有红卫兵接待站。 接待站供应热水,饭菜, 住宿, 不取分文。 当然, 一切都很简陋。

我们打起队旗, 背起背包, 雄赳赳,气昂昂, 真像一支长征小分队。 开始十分艰难,每天走100里, 到晚上歇息时, 满脚都是水胞。 要用针吧水胞挑破, 用热盐水泡脚, 用纱布包好, 第二天再走。 好在我们年轻,一路唱歌,一路欢笑。

长征路上, 笑话不断。 有一次一位女同学嚷嚷着: “ 口干! 谁有水?” 一位男生说:“我有, 37度的。” 这位女生竟然不加思索: ”拿来, 我喝!“ 全体队员捧腹大笑, 笑得前俯后仰。

那时,我和“梅” 也不用再躲躲闪闪,自然接触, 互相帮助, 在长征路上进一步增进了我们之间的友谊,爱恋。

走了一个月, 到达井冈山。期间, 我们沿途登上安徽黄山,第一次感受到“江山如此多娇”。站在黄山天都峰上,一览众山小, 平生第一次看到云海, 随风吹动, 海浪翻滚, 冒出云海中的山峰, 就像海中孤岛。尤其在清晨, 一轮红日从东方地平线上喷薄而出,霞光万道, 把云海染成通红, 红偏了半个天际。 啊!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丽的景色,在它面前,任何语言文字都显得苍白无力,只感到自身的渺小。

路经瓷都景德镇, 有幸参观了生产瓷器的车间,和制作瓷器的工人作了简短交谈。 去了祁门, 走访了红茶制作的作坊。真的感到”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一路上学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到达井冈山时,山顶上已聚集有几万人, 上下山道阻塞不通。 粮食, 饮用水运不进去,只能靠空投。空投下来的馒头,长白毛, 发霉的。 然而, 剥去馒头皮是万万不可行的, 那是资产阶级思想作怪。我们用井冈山的竹子, 点起篝火, 烤掉发霉的白毛, 塞进嘴巴, 填饱肚子。 我的那个“梅”,大主任家的千金, 也同样经受“革命”的考验。

我知道井冈山不会再来, 希望能留点纪念。 井冈山有茂密的竹林, 竹子硕大无比,直径有10-12 公分左右, 我拾了一只竹筒带回南京。 我把竹筒仔细打磨,印上毛体字“红军不怕远征难”的字样, 用一把刻字刀,花了一个月时间小心的刻上了上述字体(少年时期我学过刻字)。 以后我准备把它涂上桐油用作笔筒, 留作永久的纪念。 一次我回苏州, 把竹筒留在“梅”家请她保管, 结果她不小心把竹筒打破了。 我伤心了好久,不过正在热恋之中,一切都不会在意。

实话, 通过这次长征并没有增加自己革命的意识。 然而,增加了自己的毅力, 锻炼了自己的意志,领略了大自然的雄伟, 壮丽, 加深了对各地人文知识的了解。自然,通过长征,我和“梅”之间的爱恋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应该说在我一身中是值得纪念的。

长征路上,体力透支,营养缺乏,睡眠不足, 住处人群拥挤。 回南京后感到体重减轻, 夜间盗汗。 去医院检查, 发现在左肺的肺尖部分发现浸润病灶, 诊断为肺结核。我不太放心这个诊断, 又去胸科医院去做了胸透, 结果完全一致, 肺结核。 当时我的心情有点沉闷, 有点忧郁, 因为我哥哥肺结核治疗许多年才得以好转,自己担心是否能够迅速好转。 好在“梅”对我的鼓励,让我思想上得以放松。 要我自己注意营养,注意休息,又经常从她家里带营养食品给我。 很快, 体重恢复原来的状态。 其实不必担心, 那时雷米封已经问世, 对于肺结核特效,我治疗半年之后, 再去复查, 阴影已经消失。以后,再也没有发现过病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期待续!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anjing2' 的评论 : 那时的条件确实很艰苦的, 连一双像样的走路鞋子都没有。 谢谢!
nanjing2 回复 悄悄话 您才是徒步大拿啊!把这篇加地图贴到世界风情坛,震撼那些从头武装到脚的现代背包客!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北东南' 的评论 : 谢谢你的指正! 我找到了几个, 不知是否还有漏检的。 年纪大了, 老眼昏花加上失智前缘! 呵呵!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跟读!
西北东南 回复 悄悄话 阿先生,发现错字几枚,请您再查一遍,尽量更正吧。我本来就有点洁癖,这几天更加敏感些,你懂的,哈哈。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跟读!
Alabam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当然没有! 哈哈!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后来那女同学喝37度的天然矿泉水了吗?哈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