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山陇西郡

宁静纯我心 感得事物人 写朴实清新. 闲书闲话养闲心,闲笔闲写记闲人;人生无虞懂珍惜,以沫相濡字字真。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智能手机: 专注吃草

(2016-03-08 11:36:28) 下一个

中国的科研圈里有两类人,一类人只想专注于科研,别无他求,可比作吃草的羊

万万没想到的是,生活在挪威的张生家,居然会用智能手机,居然会保存微信聊天记录。

反面教材:再谈鲁白,谢灿,张生家一案

已有 127 次阅读 2016-3-8 10:01 |个人分类:张生家案|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反面教材,张生家案    推荐到群组

题记:

You can cheat all at a time, can cheat some persons forever, but can't cheat all forever.

                    ——Abraham Lincoln

 

你能一时欺骗所有人,能永远欺骗一些人,却不能永远欺骗所有人。

                      ——阿伯拉罕 林肯

 

声明:如果这篇文章和上一篇一样被科学网和百度屏蔽,请不要怪罪他们,毕竟这年头没有哪个媒体能站着挣钱,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罢了。

 

背景阅读:

 

磁遗传学工作第一完成人龙晓阳的公开信,请点击这里:《龙晓阳的信

张生家向清华大学提供的所有物证书证,请点击这里下载:材料.pdf

本人2016年2月3日发表的评论,请点击这里:《反面教材关于鲁白、谢灿、张生家一案的调查报告

鲁白2016年2月22日委托财新网发布的回应,请点击这里:《鲁白首回应论文抢发:张生家夺占课题

张生家2016年3月3日在财新网发布的对鲁白回应的回应,请点击这里:《张生家否认夺占课题,反称鲁白抢成果

 

请大家先看完上面的背景阅读,再接着看下面的评论:

 

兄弟我年前写了《反面教材关于鲁白、谢灿、张生家一案的调查报告》,之后过年跑到海南岛和虾兵蟹将做殊死搏斗,期间不太方便用电脑写文章,所以一直没有对这个案子继续跟踪。

然而在这段日子里我收到了很多人的评论,在这里统一进行回复,表达我的观点:

 

一、为什么我不削谢灿?

 

有一位据说是中国生物学圈重量级的大佬托人给我带话,他认为这个案子里最该削的人不是鲁白或张生家,而是谢灿,因为据他判断,谢灿这个号称北京大学2015年十大科技进展的工作,压根就是错的。丢人丢大发了!他问我为什么不削谢灿?

 

兄弟我答复如下:

 

1、谢灿的工作是对还是错,这是一个科学问题,应该由生物学界的同行进行评价。我不是学生物的,就不发表外行的观点了。同行想削他,请自己动手。

2、同理,对张生家的磁遗传学这个工作“到底有多重要”“有没有可能得诺贝尔奖”之类的话题,我也不感兴趣。留给生物圈的朋友自己八卦吧。

3、但是,鲁白与张生家之间的争端,并不是科学问题,而是知识产权纠纷,属于涉及到一定专业背景的法律问题。这类问题,并非只有生物学家才有能力和资格做出判断。我认为任何一个受过一定科学训练的,思维理性的人都能整理出一些头绪。——也正因为这一点,清华由做物理出身的薛其坤老师来领导调查组,也不属于荒谬之举。

 

二、对鲁白和张生家在财新网上发布的文章的看法

 

鲁白2016年2月22日委托财新网发布文章《鲁白首回应论文抢发:张生家夺占课题》,此后张生家也委托财新网发布文章《张生家否认夺占课题,反称鲁白抢成果》。

这两篇文章每一篇都好几千字,有朋友看完就蒙圈了,问我如何判断?

兄弟我看法如下:

1、鲁白的文章《鲁白首回应论文抢发:张生家夺占课题》中对清华调查组的调查结论只字不提,明显是避重就轻。

在这里要强调一点:网民的言论,再怎么犀利,都不是决定性的。真正能对事件起到决定作用的,是清华调查组的调查结论。如果鲁白不能够更改清华调查组的结论(特别是调查组结论的第一条:鲁白对张生家的指控不成立),那么无论他在互联网上对什么人讲什么故事,都没意义。

 

2、可能有人会怀疑清华调查组是不是真的有结论?兄弟我已通过各种渠道确认,清华调查组是有结论的。不过清华的大佬们认为这是清华的家务事,他们没有义务向外界公开。

在这个情况下,我发现有人想利用这种信息的不对称继续玩猫腻,混淆视听,让网民以为调查结论并不存在。所以在这里,我公开表态,如果鲁白敢说清华调查组没有结论,那么我就和鲁白本人打个赌

 

如果清华调查组没有结论,一切都是流言,那么兄弟我在科学网上这个七百万点击量的博客就此删除,本人今生今世不会再写一篇博客。

反之,如果清华调查组已有结论,那么鲁白就在他此前发表过言论的“澎湃新闻”“财新网”“科学网”以及NATURE上公开向全体华人知识分子道歉。

 

如果鲁白觉得这么赌不公平,那么也可以改成:如果清华调查组确实已有结论,那么鲁白就此退出《知识分子》新媒体,并且今生不得再自称是知识分子。何如?

我知道我的文章鲁白本人一定能看到,所以我就和鲁白单挑。

这个赌我敢打,你敢接吗?

 

3、鲁白的文章中仍没能拿出任何证据证明他在2015年1月至2015年8月中旬之间和谢灿有来往,邮件、通话记录、微信截图,统统都没有。所以鲁白并没有对谢灿的谎话提供合理的解释。

依我判断,谢灿和鲁白,在张生家做出这个成果之前,压根就不认识。认识都不认识,合什么作?

 

4、谢灿的证言和张生家的聊天记录,该相信哪个?

请各位朋友打开百度,搜索关键词“人证与物证冲突”,你会得到一个结论:在法律上,书证物证是大于人证的。

 

在本案中,谢灿的证言明显有逻辑矛盾,且与张生家提供的书证物证冲突,所以谢灿的证词不可取,张生家的物证书证可信。

这是我的结论,不信的话可以找一位律师朋友来咨询一下。

 

三、鲁白、谢灿、张生家一案,令人毛骨悚然

 

最近几天,我重新梳理了一遍这个案子,同时也满是好奇的,和一位从事法律工作的朋友做了个小游戏。

这个朋友此前对这个案子一无所知,我先给他看了鲁白的供述,问他怎么看?他说:初步判断这个案子比较清楚,证人证言都指向张生家剽窃,抢夺课题。

之后,我给他看了张生家的供述,以及张生家提供的所有材料,再问他怎么看?他皱起眉头:如果张生家拿不出这些材料作为物证,那么我会相信鲁白,但看了张生家的材料,我改变了看法。确实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反转。

我想,清华大学的校领导,遇到的也是同样的情况。

在2015年的8月,张生家的小孩生病,他赶回挪威。鲁白利用这个时机向清华大学提交了他的控诉,其中包括谢灿的证言。

 

这一步棋,从概率上讲,胜算极大谢灿作为当事人,他的证言在法律意义上具有很高的可信度,如果张生家拿不出比谢灿的人证更可靠的证据,那么张生家必败无疑。

 

张生家不在北京,短时间内拿不出靠谱的证据,而鲁白又有谢灿的人证,所以清华的校领导相信了鲁白的版本,做出了停止引进张生家的决定。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生活在挪威的张生家,居然会用智能手机,居然会保存微信聊天记录。

如果没有这些作为证据,谢灿的证言就会变成真相,张生家便又是一个冤死鬼。

想到这里,我在为张生家感到庆幸的同时,忽然觉得毛骨悚然,这事情居然是发生在世界知名的科学家身上,实在令人唏嘘。

 

四、到底是谁在“影响清华和学术界的声誉”??

 

鲁白在《鲁白首回应论文抢发:张生家夺占课题》中提到一句:尽管张生家已经被清华大学解聘,该事件已经告一段落,但仍有人还是通过各种方式继续发布相关言论来混淆视听、歪曲事实、破坏学术界求真务实的风气,颠倒黑白,影响清华和学术界的声誉。

 

我看到这段话之后想了半天,觉得鲁白这段话好像在说我吧?问了一下身边的人,他们也觉得鲁白是在说我。那我就自作多情,对号入座一次。

 

在此,我郑重的问一句:

 

请问清华大学的法人证书上,写的是鲁白的名字吗?

请问清华大学,是鲁白他们家开的吗?

清华姓鲁,叫鲁清华?

如果上述问题答案都是否,那为什么质疑鲁白这个人,给鲁白挑个刺,就会影响清华和学术界的声誉呢?

愚以为,清华大学的百年声誉,绝不会为兄弟我发表在自己博客上的一篇同时被科学网和百度屏蔽的文章所玷污。以历史的角度看,百年清华的声誉,趟若有所贬损,必定不是出于外人的批评,而一定是出于内部小人的作祟。

何谓小人?

小人者,争名夺利冲锋在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一旦事迹有所败露,马上回身找挡箭牌。

 

清华大学这四个字,便是极好的挡箭牌。把这四个字抛出来,众人皆投鼠忌器,自顾回避了。

 

五、中国科研圈,有羊也有狼。

 

中国的科研圈里有两类人,一类人只想专注于科研,别无他求,可比作吃草的羊。但有另一类人,心思不在科研,却如狼似虎般盯着别人,在他们眼里,吃草太苦,不如吃肉。

 

所以这些年在北京,兄弟我亲眼见过,亲耳听过许多故事。

有的人,费尽心思发表一篇文章,上面写的却不是自己的名字。

有的人,辛辛苦苦做出一样东西,却被别人拿去评了奖,当了院士。

还有的人,花了毕生精力搭建起平台,却被踢出了实验室。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上,强者才是王道。

你不够强,找谁讲理?谁跟你讲理?

我很想对这个丛林法则说不,但很遗憾,我不是那个猎人。

 

只盼中国的下一代人,心中能有道义二字。

 

六、不提饶毅

 

在之前的《反面教材关于鲁白、谢灿、张生家一案的调查报告》中最后一段,我劝饶毅和鲁白分手。

然而最近有人告诉我,饶毅和鲁白是研究生时的舍友,我不知此消息是否属实。

刚巧读到一篇文章《饶毅海归之后:最大的痛苦,是中国的人际关系》,看了内容,发现文不对题,不知何故。

我忽然自觉无趣:谁也不是圣人,兄弟情谊人皆有之,奈何如此无情,劝人分手?

也罢,今后再不提饶毅。

 

七、最后把题记这句林肯的话送给大家,希望大家引以为鉴:You can cheat all at a time, can cheat some persons forever, but can't cheat all forever.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147-961444.html  此文来自科学网吴宝俊博客,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聊聊大学(17)——理论物理专业是个啥?

2 谢力 ruby1990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谢力  2016-3-8 11:01
 
楼下的例子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646671.html 万恶的 Tenure 考评制度:性别歧视案例
[1]谢力  2016-3-8 10:46
 
大宝媳妇是学法律的   这个状况似乎应该法庭上见了,比如国外大学数学女教授没有被常聘,于是以性别歧视将东家伯克利告了,后来她胜了。当事双方,窦娥只有一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