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今天下午

(2019-04-27 20:44:26) 下一个

今日降温明显,风大,下午出去散步,在大树林里看了大河,本想多呆,被近旁一成鸟给驱走了,想那附近有它的巢穴,我本鸟畜无害之物,它静默等候中看我完成坐树抱树闻树系列动作之后又坐了下来,急了,于是,寂静的树林里逐渐响起越来越尖锐的警告声,走前试图看看谁催,未果,倒是那声越来越急,好吧,我咕哝着我走还不行?

回到人间正道,向那座庄园行,林外依旧风大,近日旅途劳顿,到那株千年垂柳下,走不动了,这次是看天抱树闻树,因这树在人院里,虽靠近马路,俺也将动作微缩许多(每次我闻树味时K都调侃:妈,你去吻树呀?),感受了这棵千年大垂柳散发出的青春气味(我对千年以上大树的认识知识来自拉萨,当时深恨那些汉文牌子被乱七八糟钉在树上,上写着五百年以上/一千年以上)。估计若气候不大变,再活千年对它也是小CASE。自然我是不攀摘柳枝,我看着柳枝想,回转前还是全意四下看看,地下有一柳枝,就一只,沉默片刻,拾起,卷成圆环在手,再看树看天看院子,走。乐,想要不是在严肃的露村,是要把它带在头上做花冠,一路握它在手,感受旺盛的生命活力。带回住处,琢磨一番,挂在了之前Housefinch曾经筑巢安家的门灯上,并完成了一些院务作业。进门告诉居家少女K,她说:我早知道了,我的同学在药店里看见你拿回一些树枝。嗯,我被监控了?我表演惊讶和不满:你的同学跟踪我!?她在哪?!K并不配合我的表演,淡然微笑:她工作的药店就在马路对面,看见你就发了消息给我。请K看了柳枝放的位置,K说在那里好。喜欢,之后她拍照留存,又说:我喜欢柳树,中国柳树多,这边很少。看她不配合我表演,我恢复平常开始“传教”:两者是不同的,你看见的是中国内地的柳树,它们一般都依依。这边的柳枝呢?不依依,因着北美气候。K悄无声息了,她最近在家时候,有时让我想起牡丹亭的那位思春的小姐。

K沉默我也就不传教了,继续看一新发现的游记,忽然想起FR,信息撒娇:老姐,你想我了吗?@¥&*%*。很快收到回信:我一直想你。。。现正去图书馆的路上,路上一直想着你,后面一大串跳舞的企鹅图像。FR之前不喜念书,无论家里怎样威胁利诱,去了高原,忽然主动做了书生!且,她到了高原后,越来越不含蓄了,有时还会说出我爱你之类的话,让人心惊肉跳,之前用什么威胁她,她都不会说出这类话来的。

此时室内暖气充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