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癌来怎淡定 读后感

(2017-09-10 15:14:34) 下一个

这个,写来挺难,一是涉及人类,人类的事情不像飓风女士那样爽快,说来就来,想走就走;二它涉及到人类的很不喜欢面对的死亡。再说,写这类东东也不是我的特长,话说,写字方面,中国现代作家,我一直挺欣赏余华先生那样的作家(最近比较欣赏木先生的文字),他对于自己的写作对象保持着温暖又适度的距离。距离挺重要,靠的太近,无法相对清楚和客观的展现现场(前几天拿着放大镜去看采花的棒棒Bee,吓了一跳,它们简直就是西游记里的牛魔王造型),离的太远,就成了叶公好龙(昨天值班时候,翻阅台湾王立行女士的书,期间,读她采访联合报创始人的过程,那位心直口快还一直保持着军人作风的王先生说:中国人现在最大的缺点就是:说过等于做过,也就是言行完全不一致,另外,投机取巧/急功近利,我赞同)。

所以,写这篇文字之前,俺各种消遣,然后,深呼吸了若干次,开始。

本次缘起下面这个同名博客,癌来怎淡定,擅自借用,这位笔者她在人生旅程的艰难时刻写下这些,让人面对一些人世真相,让我敬佩,祝愿她继续坦然面对。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091/all.html

癌,我最开始对它的定义,是相对于自然死亡的人类快速和痛苦死亡的意思。相当于飞机硬着陆,于是,就会有不同于正常降落的反应伴随。

第一位,一位中国的中年女性癌者,现在已亡。几年前,我回去中国川西那个岷江之流形成的城市小住。期间,F问我记得不记得一位女生NN(F比我大两岁,她的朋友们也就比我大两岁左右),我说记得,她很美,很有个性,很爱KK。F接着说:NN现在癌症晚期,你要不要去看看她?我愣了一阵,说:我没问题,你问问她要不要我去看她。那边联系,之后得到回音,没有问题,于是,按照约定的时间去了。那几天,她正处于艰难期,需要在医院全天看护。

去时天气不错,不冷不热。病房在顶楼,没有楼下病房那种热火朝天的场面,安静清洁,几乎没有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我甚至在洗手间里看着天空冥想了一阵。之后过去。尽管事先有了思想准备,我还是小小惊了一下,因为她的消瘦和憔悴。她看见我们去了,积攒了全部力量笑了笑,陷入另一个世界,她的先生坐在旁边。NN曾经那么貌美如花,先生现在依然保持俊秀清朗。

我问,我们需要出去还是呆在这里,她的先生小声说,没有关系,就呆在这里,接下来,我亲历了她的另一次疑似剧痛来袭,药物那师看来已不再起作用,那具小小的身躯在白被子下面无力的扭动着,她的身心似乎在遭受一种酷刑。

那期间,我阅读了本地医院放在病房里让守护者知道怎样适当护理病者的手册,很好,简单易操作。期间,为她祈祷。

她的先生坐在旁边,看来是一位合格的护理者。之后,我们出去在外面简单说了几句,他说,确定癌症之后,家人问询NN的想法,她说,她不希望进行化疗,希望有尊严的在满足和愉快中离开,她想在走前出去看看这个世界,于是,接下来这些日子里,她的先生辞掉工作拿着之前的一些积蓄陪着她一起四处看看,在不堪承受身体痛楚的时候回到医院。嗯,她的先生没有一般病人家属那种情绪厚重,显得宁静祥和,这使我感到宽慰。这对病人来说是在是重要的。

期间,家人送来一些菜汤,等她那阵折磨过去之后,问NN是否需要,她摇摇头,示意把枕头太高一些,家人不许,说医生不许,她还是要,我说,就给她抬高吧,然后抬高了,躺在那里。刚次过去的反应几乎消耗光了她的体力,我看见她在非常努力的向我们表示最基本的礼貌和形象。过去,告别,离开。出来,我想,天上不久会再多一位天使了。

下楼,无语,到了停车场,那个现代化的停车场引起了我的兴趣,观察了一阵没有发现怎样操作,我看,那位守卫先生正在埋头读一本书。俺果断上去,先在他的附近兜了一圈,表示附近有生物出现,然后,他从书里把自己脑袋挖出来,用了些余光打量我,我继续锲而不舍的兜圈,表示这个生物有问题要问,再看他极不情愿的再挖自己精神。等他挖了一半的时候,看我到底要干啥子,我就开始笑(对的,俺太明白俺的笑的魔力了),他很快就把自己精神挖出来了。

然后,他走过来,然后,我仔细询问了这种自动停车场的操作以及在本地的普及情况,这位先生专业而明确并且详细的操作示范和介绍了这种停车场的使用和其他相关情况,我感到高兴和满意,频频点头,离开时候,再给了一个笑容,说谢谢,我很高兴知道这些,再见。看这位先生还在懵懂之中,车开出一阵,他还在望着这个方向,当然,F早就习惯了我的这些外相异类行为。

说到开车,现在我还会想起F的一些开车趣事。早年她习惯了自行车载我兜圈,当时我是随着惯性上车,也就是她要慢慢的骑着,之后俺跳将上去。某年她开了汽车,在停车场,她先上去,发动车,车门开着,我正要上去,她的车慢慢启动了,不知她要干嘛。结果,她在车里说:上车啊,怎么不上车啊?我说,你的车开着,我怎么上车啊。然后,她恍然大悟,停车,我笑的,原来,她还以为她在骑自行车载我呢。

我离开中国后不久,F来信说,NN结束了这趟人世之旅。之后,她又说,那几天里,她怕一个人睡觉,因为每晚都做噩梦,还看见一些东西,并且总是睡不着。我说,睡不着就不要强迫自己睡,你知道我们家的那个表妹几十年里每天睡两个小时,人还是精神倍棒(我们有个表妹,就是这样,她自己几十年很少睡觉,人瘦的像竹竿,满中国的跑,精神也很好,总是打电话“骚扰”F),对吧?不要担心,至于,那些很多恐怖的东西。我说,那就起来念那个送你的好玩的经书(我送了一本很cute的经书给她,从南京鸡鸣寺得到,她拿到一看,就快乐的不可自抑,笑的前俯后仰),内容不懂没关系,一个字一个字读,读的时候全神贯注,而后,发了一些简单的解释给她。而后,不久,她的先生从外地回来了,之后似乎她的睡眠问题得到了解决。F喜欢模仿,我说,你不要模仿我,做你自己就成。

好吧,本来准备写四个,写完一个,俺就累了,所以,就不写了,俺要去买甜点。

愿宇宙万物安  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
评论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嗯,可能是我见过的样本不够多吧。或者是当违背自己善恶标准的生死发生时格外扎眼引起注意。第二个回答是最常听到的。谢谢分享你个人的回答。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你的问题,我有两个属于自己的回答;
第一,首先好人和恶人的标准是挺难界定,其次,迄今为止,我没有见到一个百分百的好人,也没见到一个百分百的恶人,好恶都有交叉;另外,个人没有觉得世上好人受苦的多,恶人享福的多,看到的是倒是好有好报,恶有恶治。
第二,上帝的安排必定有他的用意。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想借此话题一问:为什么这个世界上那么好人命运悲惨,但是恶人却有着享不尽的福?我知道这个问题很孩子气,也从未得到满意的答案,可是一直不能释然…今天再问一次。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钝' 的评论 :
为她祈祷。
前年有过一位四十出头的人,脑瘤,从发现到离开经历了两年。他是教会里的音乐向导,天才+天使的心,以及顽强的意志,事先除了很亲近的人,许多人并不知道。那是一场悲欣交集的仪式,也是人生第二次被感动的告别仪式(第一次是高一时候,中学学校校长早逝,学校组织全校师生默哀,当时是第一次听见哀乐,以及被校长的家属们的悲痛所感染),这些给了我挺大的和启示。
鲁钝 回复 悄悄话 读了你的读后感,立刻想到我们教会牧师的师母,她也患了癌症,据说,医生已经放弃治疗,让她自生自灭了。想起来,从发病到当前的程度不过一月有余。她经历了不少痛苦,开刀,化疗都做过。她也用过靶向药,一种还没有正式上市的药物,要两百美金一颗,可惜对她的疾病没有作用。服用了一个月,脑子里的瘤从一粒花生米大小长到一个高尔夫球那么大了,只能动手术把瘤取出。我们都在为她祈祷。一个极其善良的好人。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零不是数' 的评论 :
用止痛药的。
谢谢提醒,可能是我观察的结论不够准确,那种现象类似剧痛引起的外相。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留连' 的评论 :
:)谢谢,同祝,留连先生。
零不是数 回复 悄悄话 晚期癌症,吗啡止痛还是有效的.不明白在中国为什么不给病人用.
留连 回复 悄悄话 乱七八糟,见首不见尾。但有股仙气吧,是散仙。祝你天天愉快。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不很明了' 的评论 :
是的,俺写字就是七拐八绕,就像李娜唱的歌曲: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九连环。
所以,怕累就读标题吧。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回避沉重,这是生物的自然倾向,也是自我保护,所以你看我,就是写它,也做了很多思想建设工作,:)。
但有些东西它就会来,躲也躲不掉的。
你问的问题,我也在想。据我观察(我是说我近距离接触和跟踪的案例),这几位癌者外相没有必然的规律,他们有的生活环境压抑,有的生活环境也宽松,有的平时健康好,有的差。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是的,沉重,所以,写完后,我休息了很久,还要休息,:)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木愉' 的评论 :
谢谢你的文字,不敢说是表扬,是欣赏。
骑自行车骑太久了,于是,:)
不很明了 回复 悄悄话 读着好累,七拐八绕的。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一个我潜意识里倾向回避的问题。生癌这件事可有后面的因果?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唉,这个话题很沉重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文章开头就表扬我的文字。乐!对癌症的定义正确,在癌症中告别世界真不是好死。不过,人类现在攻克癌症的进程中已经有些微进步。FF开车让你上那个情节好有喜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