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的百草园 读后感

(2017-08-23 11:51:01) 下一个

早餐时候,浏览最近发现的一个悦心悦目的杂文集,其中有篇叫做我的百草园。题目和内容让人想起鲁迅先生的那篇文字: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而这篇文字留给我的印象又颇为深刻,于是写了下面这些文字。

擅自拿来这片文字的链接,谢谢作者。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43581/201708/24968.html。

鲁迅(周树人)和周作人的文字,两人早期格调类似:不浓不淡,不轻不重,和写作对象保持着一定距离。之后,周作人的文风没变,周树人发生了大变化,想来后来两人的分裂也是必然之事,在那个还未普遍“社会主义”的社会,人们在选择自己生活方式以及爱好和阻力不太大的时代。

期间,读到“乳黄色,看起来祥和和宁静”,感到喜悦。这个喜悦的缘由是这样的。我生活的环境里大部分是绿色,人工颜色大部分是红色,各种红,周围的人们喜欢红。但我天性不喜红色,尤其大红,本能就像公牛一样,一看到就特别烦躁和不安,可是,我不能表达出来,无论语言还是行为,我小时生活的环境对于“异类”表达相当不接纳(对于异类是要实在的接触身心的痛)。后来,我上高中时,FR(我姐)开始工作(她和我不一样的地方,外相不喜读书,我父亲最先对她是着力培养,无奈有心开花花不开),她擅长服装设计和裁剪,期间,给我做了一件泡泡肩荷叶袖的衣服,乳黄色。至今记得,一看那黄,就掉进去了。后来,就盯着穿,是在重大时节,因为它的颜色较浅/易脏,基本不注重维护衣物的我,难得总是认真的洗好/叠好。后来,体育教练之一W老师那日带领大家去外地参加比赛,路上看我还是穿了这件衣服,高兴的很,同时还小心的像弄个宝贝,W老师说:S,你这么喜欢这件黄衣服,是不是和恋爱有关啊?据说,喜欢黄色的人@¥@¥,我挺害羞,也不自在,之后,就不那么穿它了。

到如今,我爱一切黄色,包括褐色也爱。如果能够呆在黄色里,外界还安静的话,对我,那就是天堂或者佛教说的涅槃境界了。我想,这该是我在国内爱去藏地高原的原因之一,也喜欢海外的普通建筑的缘故。

另外,那篇文章说到坟地,说他们教师宿舍建在坟地上,之后岁月不再静好的事儿。便想起一些事儿,真是难解释,这个世界上是有不少难解之谜了。我想,先不说人死后是否真有灵魂,破坏了墓地是否有“反应”之事,有一个道理是真实而确切,那就是,生物的居住环境是实在和周围环境有大关系的(东方叫做风水,西方叫做环境)。大部分来说,阴冷潮湿以及低洼地带或者特别适合动植物或者微生物或者宇宙生物生长的地方,以及周围都是激动不安的物类或者大环境,是不太适合人类这种生物们作为“家”,如果坚持下去,需要经过一些“修炼”。

在这里写出这个早就存在的道理,是因为这是经过自己长时观察验证的。

发散开来,想起最近的一段经历,过去的夏天里,我曾去陌生地方的住家各呆一周。首先说,我到陌生地方,会要求自己完全放下过往成见。现在看来,前一个环境,里面有各种人类的摆设,非常丰富,一进屋,便感到一些躁动,那期间一直,夜间比较明显,用了有人说“想像力丰富”的话说,是总有看不见能强烈感觉得到的东西在周围,几次想拔腿跑掉,后来,晚上,便开了一盏小灯,让月光进来安眠(那几夜,月光特别好,现在想,没有月光,我可能后来就不去了)。那附近的自然,也是一去就感到不安的地方(之前说了,我是自小到现在习惯独自在大自然里,研究/观察/散步,像在自家,那儿是迄今为止的第二个感到不受欢迎的自然地),看来没有任何原因。后去的住处,里外都还在人工的建筑凌乱中,不同的是,整个过程,感觉了无上的宁静和祥和,室内室外(后者就是之前说的大片野生太阳花的附近)。说到这里,对个人,也有人类会让我感到特别不安,其实他(她)对我没有任何威胁,甚至看来是很友好,可能,就觉得不安,而有的人,完全相反的感觉。这也说不清楚原委。这些年知道了有些是后天的心理因素,有些不是。

对于我,觉得墓地的感觉都是挺好的,无论是早期生长的中国西南地区的山区墓地,还是后来去中国关中平原的墓地,以及后来西方的墓地。我想,可能是我去的这些地方对于墓地的态度有关。在中国的那些地方,墓地都是远离人类住所,基本都是向阳和据说风水好的,活人们也都尊重那些墓地;西方自不必说,墓地就是花园,人们和墓地住在一起,亲亲密密,在墓地里散步/看书,情侣们在墓地里卿卿我我,都正常。这些年在北美,我喜欢去墓地看鸟,有时去看墓志铭,在英国时候,我喜欢去看书,看花,带着孩子们去玩。

今年这边夏天真是凉爽,大部分时间都在下雨,住处外面的大树树干今年的绿色特别明显,秋天就要来了。

夏天里出外时候较多,不太照顾鼠们,前几天发现它们恶作剧一般把阳台上钵子里的两颗肉肉植物,还有地里的玫瑰花儿给拔了出来,之前,这些东西都在,喂食它们,它们就不动。

5:39pm

咖啡时间读了这篇文字,颇有趣,拿来贴在这里:

http://bbs.wenxuecity.com/ghost/170808.html.

话说,我为何不再“读者文摘”了呢?有个起因,上周六糊里糊涂去了值班,结果说是这周六,之后还是按照老规程去了图书馆,一个新发现:图书馆订阅了本馆唯一一本中文杂志,读者文摘,便拿来翻阅。

开心,这本杂志在中国经过了这么多年,它还在,基本格式也没变(期间想起在初中时上课读它,被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发现,他当即翻了翻,看见情爱字眼,立马勒令我端着这本书,站在讲台的前面,陪他站着上课,我没有觉得羞愧,只是觉得好无聊。事后他不甘心,下午下课之后让我去他的寝室兼办公室,跪着保证,以后不要再读这类有色书籍,我当时哭了,因为我不想跪,也不觉得这个事儿是错误的,可是,我还是跪了,因为我知道他是奉我父亲的名义。对的,当时不是这位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有多么的道德标兵,是他得到我父亲的指令采用一切手段阻止我对于课本外书籍的接近和痴迷,得到的报偿是我父亲从外面带回来的各种新奇时髦玩意,比如,当时乡村少见的双卡录音机。我想这位语文老师一点也没觉得这样做是很糟糕的行为 ,他是生意人,之后他笑着对我说:你看,这是你爸爸给我带回的录音机,现在乡镇还没有第二台。我该是站那里毫无表情的看着他,多年之后,他依旧觉得他很有恩于我,借着父亲的名义无数次的靠近乎,尽管我给了他“知识分子”最明显的冷淡)。变化的是:插图变成彩色;内容基本变成了全部的鸡汤文,快速/拼凑/浅薄/名利;不再是文摘,大部分是浓缩整个文章,笑话也不再是笑话了(笑话太具有特定的时间和空间特征了)。我想,这也是它能够在简体中文杂志中生存下来的原因之一,不这样,是没有多少“读者”愿意读的。

之后,俺进行午餐,一颗苹果,配上面包,味道不错,嗯,怎么有酒味?可能是K新买的酒味面包吧,准备吃下一片(下一片面包是K保存的),一看,霉变了,深呼吸一下,扔掉面包,看看窗外的大片乌云,想,终于把读者文摘放下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cxy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木愉' 的评论 : 喜欢这两个新词语:汪洋恣肆。气象万千
哈哈,我我也喜欢。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木愉' 的评论 :
:)谢谢告诉,粗略找了一下网上,没找着。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为写而写' 的评论 :
:)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我还写了一个八千字的短篇呢。标题叫 墓地荷尔蒙
为写而写 回复 悄悄话 乳黄色,不知跟鹅黄色是不是差不多,也是我爱的颜色,暖暖的,又轻柔。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木愉' 的评论 :
谢谢。
喜欢这两个新词语:汪洋恣肆。气象万千,比较直观,类似北美或者高原的天空。
俺刚从墓地散步回来,看了不少黄菊花和小小的红玫瑰,原来,黄菊花是东西方墓地敬献墓地通用,只是东方更多是盆栽,或者大把大把的花,这边的花儿大多在土里。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我对墓地也是好尊敬的。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写得汪洋恣肆、气象万千。读后感能跳出读的对象的束缚,而发散开来,才是所谓的感。黄色好,富贵却也宁和。到灵隐寺,第一眼喜欢的就是那乳黄色的围墙。幼儿园的建筑大都取乳黄色,给人童话世界般的美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