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冰雨又来

(2017-01-17 15:10:34) 下一个

下雨了,沉睡的身体有些醒来,似乎上次去树林滑冰是很久之前的事儿了,想来也就是三天,想起是英国还是某国科学家在研究一种药物,给那些给人类造成危害的应该蹲监狱的家伙强行注射一剂,让他(她)产生真正度日如年的感觉,据说现在人类中的捣蛋分子越来越多,关了这些家伙的费用也就越来越高。

午后吃完饭,有些气力(立竿见影),趁着这点欲望出去雨里走了一阵,带了那把大红伞。路上冰少湿滑路段不多,对于依旧在晕乎的我还是有些挑战(现在大概明白了S瑜伽的起由,也明白了为何近几年体力好的时候几乎可以登月追日,一瞬间就呈现死啦死啦的状态。佛学说,人是可以主观努力改变很多,但是业和身体是人此生必须承担的过去的客观要素,我认为有些道理。另外,佛学也说,人在死亡时候意识以及各种感官感受要比正常时候清醒七倍,我觉得也有些道理,至少,人在体力衰弱时候反而感官意识要敏感许多,所以我们要温柔细致的对待病人,给病人们创造让他们感到安全平和的环境,那么我们也要温柔细致的对待临死之人,让他们更加感到安全平和,而不是自己发泄情绪哭哭闹闹,像我妈,未经教育应是不能去护理病人的,更不用说临终人士了。总之,我挺高兴。弄明白或者说似乎弄明白一件事儿,我总是很高兴)。还好,我歪歪扭扭的飞回来了,到了住处门口的沙发上,有点像强行着陆的飞机,地面的青草露出来了,对面的松鼠飞快过了马路,跑来要食物。

想起在多伦多车站的月台鸟儿了,前面五年,就是几只鸽子在那安家,它们安安静静,偶尔给站在下面的乘客头上播种些肥料,我也中彩一次;乘客们总是安安静静的提前一个小时站在那里候车,除了去纽约和蒙城的人们有些动静(前者是按耐不住的小声激动,后者基本是抱着不肯分离的情侣小声言语),上个月,来了新的鸟儿,海鸥,哎,伤脑筋,它们在里面隔几分钟大叫几声,余音绕梁,让人震耳欲聋,所有人都抬头张望,不知道现在解决了没有,想起,k 说,他们学校老师说的一个谚语,你做的这件事儿相当糟糕,连你的加拿大邻居都生气了,说的实在没错,加拿大人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有忍耐力的人,我现在也在学着,但是,间断性的会河东狮吼以及各种不忍耐,所以,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不是加拿大人。

今天网络媒体加国无忧报道的天气状况:

昨晚和今晨包括多伦多在内的GTA地区降下冰雨,目前冰雨还在下,估计到今天上午晚些时候多伦多会有3-5厘米的冰雨大多伦多机场管理局GTAA(Greater Toronto Airport Authority)表示,由于天气原因,到今晨5:30,有61个起飞航班、76个到达航班取消。

多伦多中央岛机场(Billy Bishop Airport)、加航等航空公司均提醒乘客,请在出门之前在网上查看航班动态。GO 火车公司(GO Transit)表示,由于天气原因,今晨GO巴士出现延误,在5 a.m.之前有约30分钟的延误;但GO  火车基本未受影响。但当局提醒乘客注意站台和停车场均很滑,一定要注意安全。由于天气原因,多伦多公校教育局(Toronto District School Board)和多伦多天主教教育局(Toronto Catholic District School Board)仍然上课,但校巴取消。皮尔区教育局、约克区及约克天主教教育局、荷顿教育局以及杜兰区教育局仍然上课,但校巴取消.

然后,顺便浏览这个华人网站标题新闻,对的,一般就是浏览标题(看内容一般会让我像公牛看见红布),看到了一个博客文字题目说罗玉凤的内心比起外貌更加丑陋,后面忘了。这时,我想到一个心理学现象,一般,人们总是特别注意和自己有类似本质的对象,对于这类对象,如果保存了自然的爱的本能或者以后被良好教育以后的人们,会温柔宽容的呵护这些对象,让其感到愉快舒适;如果失去了爱的本能后天又是畸形环境下成长的类别,会用了极端的言行去对待这些对象,看到这些和他们一样的对象被伤害,他们很有快感,然后,某一天,他们同样或者被更加残忍的对待。

这里要多说说,之前说了,我和罗玉凤曾同在重庆呆过,她出生在那儿,我在那儿念书并工作了若干年,她说当时离开中国是因为她自己的相貌以及性格特征,去往美国。我呢,我此时想起了当时离开重庆或者说中国的直接缘由。

按计划明天我要被起飞,一段时间后再会。

安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tayy' 的评论 :
should be,:)
nitayy 回复 悄悄话 wherever you are and whatever you are doing , have fun!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