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舟赏景

随波逐流看风景,优哉游哉度人生。
个人资料
正文

回不去的家乡

(2018-12-02 16:30:41) 下一个

         妮娜在今年三月以103岁的高龄在家里安详离世,儿女环绕在侧,算得上寿终正寝。她是一位古巴移民,我们搬家成为她的邻居时,她已经96岁了,饮食起居依靠保姆照顾,偶尔门口坐坐。帮她家打理庭院的肯说,虽然因年老体衰困居家中,但她每天都把自己收拾得体面大方,淡扫娥眉,衣履翩翩。我第一次去拜访时,见她略施粉黛,身穿裙装,坐在沙发上,端庄优雅。她白皙的脸庞虽然肌肤松弛,却没有一点色斑,实在令我等世俗女人惊叹,不知是天生丽质还是后天保养得法。

           她和她的儿女都有着欧洲人的相貌和肤色,我猜她的家族应该是早期从西班牙来到古巴的殖民者。如我见过的其它独居老人一样,她很健谈。交谈中,得知她家族是古巴变天以前的甘蔗大种植园主,她是唯一的女儿,琴棋书画,社交礼仪均有专人教授,(其它邻居也说,她刚搬来这里时,常常会坐在窗边弹奏钢琴,美妙的音乐常引路人驻足聆听。)家居城堡庄园,仆人成群,丈夫是律师。总之就是婚前婚后都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卡斯特罗领导的政权没收了她家的资产,一夜之间,华屋仆人不再,从天堂坠入地狱。当她和她的丈夫逃到美国时,只带着三个年龄从三岁到九岁的孩子,一只箱子。丈夫不会英文,也不愿俯身做体力活,几年后抑郁成疾,早赴黄泉。妮娜靠教钢琴,做保姆,做管家,做家庭教师,咬牙苦撑养大三个孩子。真是不容易呀,娇滴滴的富家女,从来十指不沾阳春水。她的辛劳没有白费,三个孩子分别成为医生,律师,工程师。结婚生儿育女,家族又在美国生根,开花。孩子们对她都非常孝顺,除了老二住的比较远,不常看到,大女儿索菲亚,小儿子阿桑托每天都来看她,陪她吃午饭,听她讲重复几十遍甚至上百遍的往事,忍受她反复地询问孙儿,孙女的近况,轻言细语,体贴入微。(她已经开始有老年痴呆的征兆。我几次去看她,她都会反复介绍,赞美她的孙辈)至少在我们搬来这几年,天天看到索菲亚和阿桑托车上午来,下午离开。我对我先生感叹:即便是自诩孝道为传统文化的中国人,好多人也不会有几年如一日的耐心。

        我曾经分别问过妮娜和阿桑托有没有回过古巴,没想到俩人的回答都是,只要卡斯特罗在世一天,他们就一天不回古巴。没有问过索菲亚,估计答案也是如此。仇敌不灭,何以家还,看来是家族的共识。

         她百岁华诞以后,基本上就看不见她偶尔的门口坐坐了,倒时不时有救护车闪烁着停在她家门前,保姆也换成两个,白天黑夜轮值,索菲亚和阿桑托依然每天来陪护,基本是晚上才离去。2016年妮娜101岁,那年十一月,卡斯特罗过世,妮娜却长卧病榻,没有力气踏上回家的路了。现在她去了天堂,那颗漂泊的魂灵能找到远方的家园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打魚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華西車城' 的评论 : 锥心泣血的伤害才会有这样痛苦的决绝。
打魚船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枫大叶' 的评论 : 就是,尤其是一直享受着儿女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
華西車城 回复 悄悄话 回不去的家,我父親1947年大學畢業離家工作,2015去世,六十多年一直拒絕踏上令人傷心的故土一步,與妮娜其似之處,就是共產主義。
340 回复 悄悄话 共產主義的禍害不分國界、種族。
高枫大叶 回复 悄悄话 103岁--妮娜应该幸运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