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随人意

天也随人意, 常想天会开
正文

美国全球货币战略会在年中发生反转

(2017-02-08 19:06:51) 下一个

据美国《华盛顿时报》二月二日报道,美国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国防部官员罗萨·布鲁克斯近日提出了通过军事政变来解除特朗普权力的惊人想法。布鲁克斯公开表示,将特朗普驱逐下台的唯一选择,就是发动军事政变。

特朗普接任美国总统前后,代表美国本土势力包括前总统奥巴马在内的民主党开始疯狂攻击特朗普。除了在以色列犹太定居点和能源问题上掣肘特朗普外,民主党驻外大使在离职前更是警告所在国防范特朗普。这些反常的现象是以前总统接任时从未有过的现象。那么引得本土势力如此大动干戈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特朗普作为犹太资本集团在美国的代言人,他的上台代表着犹太在美国完成了集权。特朗普接任为美国打开了鬼门关,在他的带领下犹太资本集团将完成对美国最后的敲骨吸髓。

代表美国本土势力的民主党这次之所以如此歇斯底里的攻击特朗普,原因在于本土势力认为自己输的很冤也很惨,本次大选的结果是被人为诱导出来的。从历史上看这是本土势力第三次被犹太资本集团坑,如果犹太集团是在现有政治规则下赢了本土势力还好说,关键在于三次坑杀民主党,犹太使用的都是卑劣的手段。那么这三次民主党是如何被坑的呢?让我们一一列举。

第一次是一九六三年,民主党总统肯尼迪被枪杀,这场暗杀毁灭了一代美国年轻人的梦。接任肯尼迪的美国总统约翰逊放弃肯尼迪的越南政策,全面扩大越南战争规模。越南战争导致美国贸易赤字大幅上升,一九七五年美国贸易赤字达到其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七。赤字飙升也直接导致美国在一九七一年放弃金本位制。请记住,战争和赤字在民主党总统肯尼迪死后扩大和飙升。

第二次其实是两件事,一九九八年民主党总统克林顿性丑闻事件扩大。事件女主角的莱温斯基,父亲是德裔犹太人,母亲是俄裔犹太人。很明显,克林顿被犹太的燕子给算计了。需要指出的是克林顿执政时期美国财政赤字不断缩减,到一九九八年也就是克林顿性丑闻爆发的时候,美国实现了财政盈余。到一九九九年财政盈余达到创半个世纪的纪录,盈余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二多,盈余绝对数是美国的最高纪录达两千多亿美元。两千亿美元与当时美国军费总额相当。这次犹太扳倒克林顿使用的是美人计,但这已经是克林顿第二个任期了,所以犹太共和党根本上是要利用这场丑闻打击本土势力代表民主党的声望,但是效果却并不大。不仅克林顿本人没有被弹劾,在一九九八年丑闻发生后的国会选举中,原本应有所崭获的共和党遭受小败。也就是说,克林顿性丑闻事件没有损害动摇民主党的执政的根本。

当时美国处于立国以来国力最顶峰时期,美国人生活水平到达最高水平。这是共和党无法撼动民主党地位的根本原因。性丑闻事件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开始角逐总统宝座,最后发生了佛罗里达州计票丑闻爆发,戈尔在总票数占优势的情况下落败,小布什被共和党控制的最高法院保送进了白宫。民主党执政八年收获冷战胜利果实,本应该顺利赢得总统大选,但最终却被犹太共和党暗算。需要指出的是,小布什上台之后美国接连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美国财政赤字重新出现,在小布什下台的时候美国负债七万亿美元。不仅如此,在临下台前的二〇〇八年十一月二十五号,小布什开启美国第一轮量化宽松。接任的奥巴马延续量化宽松政策,导致美国债务问题不断恶化,到奥巴马卸任为止,美国国债规模已经接近二十万亿美元。很多人在美债突破二十万亿的时候将之作为奥巴马政策失败的依据,但实际上者一切都是由小布什发动两场战争造成的后遗症,奥巴马不过是在为小布什的政策失误买单罢了。请记住,战争和赤字在共和党总统小布什上台以后扩大和飙升。

第三次就是希拉里和特朗普竞选总统,在选举正式开始前美国联邦调查开始对希拉里的邮件门丑闻展开刑事调查,这一事件直接导致希拉里竞选失败。在选举失败以后希拉里嚎啕大哭,并且斥骂奥巴马,怨奥巴马没有及时的阻止犹太系的联邦调查局局长特米。内部希拉里面临联邦调查局的狙击,外面还有犹太控制的阿桑奇不断爆料邮件门丑闻内幕。内外夹击下希拉里纵使得票数占优,依旧落败,和当年的戈尔是多么的相似。本来邮件门已经被希拉里化解,但是在竞选开始前十几天突然被人密集爆料而且启动司法调查,这明显就是被人设局给坑了。

总结前两次的规律,作者可以得出结论,战争和赤字在犹太代言人特朗普上台以后会扩大和飙升。同时根据美元周期律,特朗普任期内美元整体走弱,美国大概率会废弃加息政策并开启第四轮量化宽松。而这无疑会让美国再次卷入中东战争并且导致债务继续滚雪球般激增。目前特朗普已经表示要重新对伊朗进行制裁,并且不排除武力解决伊朗问题的可能。巴以问题上特朗普公然支持以色列扩建犹太定居点吞并巴勒斯坦。金融方面特朗普表示美元强势不合时宜,并且签署行政命令研究废除次贷危机后设立的多德弗兰克法案。

总结这三次总统竞选被坑经历,美国都被犹太资本集团带入或即将带入战争和赤字双漩涡。那么犹太集团打击民主党,刻意扩大美国财政赤字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吸干美国这个宿主。战争和赤字在美国历史上一直都是孪生兄弟。每当美国对外发动战争,那么财政赤字必然飙升。赤字债务飙升导致国家财政陷入困境,进而导致美国经济政策转向。转向最严重的两个后果是国企私有化和金融监管被废除。国家财政出问题,为了解决财政困难只能向犹太资本集团借钱,代价就是国企私有化和放松对华尔街的金融监管。上世纪三十年代罗斯福新政后,美国经济命脉掌握在美国政府控制的国企手中,与之配套的就是严苛的金融监管法案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

犹太资本集团要想攫取财富,终极目标就是美国国企,路径是放松废除金融监管。通过收买政治人物,犹太势力向美国政治中枢渗透。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遭遇严重经济危机导致美国股市崩盘。与苏联冷战骑虎难下的美国最终接受了犹太的国企私有化主张,当时的总统就是犹太共和党人里根。打通战争和金融吸血之间闸门的是政府对华尔街的严格金融监管,只有放松金融监管,华尔街才能利用战争发大财。一九八八年还是在这个里根任期内,犹太第一次尝试废除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但是没有成功。一九九一年,共和党老布什总统推出监管改革绿皮书,妄图再次废除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还是以失败告终。虽然这个法案最终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废除,但却是以共和党放弃在参议院弹劾克林顿为交换条件,当时的美国参议院共和党是多数党。

该法案被废除标志着从法律上消除了银行、证券、保险机构在业务范围上的边界。随着监管的绊脚石被移走,越来越多的商业银行加入到衍生品的盛宴当中,从而使隐患一步步扩大,最终导致次贷危机的爆发。犹太华尔街通过金融衍生产品透支了美国经济的未来,促成了犹太资本集团财富的迅速积累。下面是图表,大家可以明显看到在一九三〇年代到一九八零年之间美国财富明显从少数人手里向大多数人转移,这段时间是罗斯福新政后美国国企占主导地位的时期,同时也是美国登顶世界第一强国的过程,可以说是国企成就了美国登顶第一强权宝座。同样重要时间点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美国经济出现了滞涨,一九八一年上台的里根总统,针对国有企业的弊端,开始了对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整顿。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小布什政府将竞争招标私有化新理念扩展到国企和政府改革,美国国企进入了私有化改革新阶段。美国财富开始加速向私人寡头手里集中,放松金融监管加快了社会财富向华尔街集中的速度。这个时间段正好是美国国企私有化,金融监管不断被废弃的过程。

在前面说过代表美国本土势力的白人精英集团一直是着眼于美国长远利益,这与代表犹太势力的共和党和华尔街的立场是不同的。按照之前共和党总统小布什上任后的套路,特朗普必然带领美国重新介入中东保卫以色列并且开始美元放水。如果任由特朗普胡作非为下去,那么目前已经负债累累的美国就真的回天乏力了。这也理解了为什么民主党包括前总统奥巴马会对特朗普上台表现出如此大的愤慨和不满。特朗普当选以后,美国多州爆发骚乱事件,加州更是表态要进行全民公投脱离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民主党议员和硅谷科技公司反对特朗普的禁穆令。特朗普当选总统以后民主党彻底失去了国会、政府、最高法院席位,彻底沦为在野党,民主党要改变在野党局面最少也要等到两年以后的国会改选。如果不在这段时间内通过朝野对特朗普进行大规模牵制,那么民主党就只能在四年以后的总统竞选上狙击特朗普了。中间这段时间对民主党来说每一天都是度日如年。

特朗普当选以后政策很多,各方都在出牌,形势比较混沌。很多人在后台询问特朗普当选以后的政策走向,在这里作者就重点阐述下其中最重要的几个。第一个,与民主党时期拒绝将中国纳入汇率操纵国不同,特朗普一直威胁这么做,同时威胁发动贸易战。那么真的会爆发贸易战吗?作者的回答是,摩擦会有,贸易战就是两败俱伤,美国未必比中国伤的轻。贸易战还会导致中国加速人民币国际化,提前与美元脱钩。同样对美元的伤害也是巨大的。美元能够成为霸权货币,这是建立在美国是贸易霸权国家基础之上,美元之所以能够完成全球掠夺就在于美元是国际贸易结算中占比最大的货币。如果美国奉行保护主义自绝于世界贸易体系,那么美元在国际计算中的占比就会降低,这样损害的是美元本身。更别说中国会用货币互换替代国际贸易中的美元结算,抢夺美元结算份额。

其次,贸易战发动以后,美国会失去中国这个美债的购买者。而且中国目前可以在六个月的时间内全部抛售美债,完成从美国国债的完全退出。零八年开始量化宽松以后,美国采取出售短期国债买入长期国债的方法来压低长端收益率,防止次贷危机再次爆发。同期,中国也开始在长期国债到期以后买入短期国债,美国短期国债期限一般在三十天到六个月左右,中国顺势改变了持有美债的时间组合,将美债组合从长期变为短期。但是这不会减少对美国国债的投资总量。这些期限更短的债券,更不容易波动,意味着中国将较少受到市场的冲击。这样的投资组合具有更好的流动性,大大有利于中国从美国国债的完全退出。中国不会像很多砖家担心的那样,短时间内集中抛售美债导致无人接盘导致持有的其他国债跟着贬值。只需要静静的等待六个月时间,让新的票据到期即可完全退出。这样的投资组合对美国来说,效果就像是缩短了导火索的引爆时间。当然这是在极端情况下,如果是为了施压和干扰美联储政策,中国只需要在短期债券到期以后停止购买即可。这样,美债买入和抛售的主动权就倒了中国手里。

当然还有人担心美国会赖账,这种担心是典型的杞人忧天。首先,美债最大的持有者是美国自己,包括美联储、及其监管的各大银行。海外投资者持有的美债之占美债总数的四分之一。美国赖账的话,首先倒霉的就是他本国的金融机构,美国人的养老金第一时间就发不出来。其次,中国购买的美债数字是难以确定的,中国对其持有是不透明的。虽然中国持有的大部分债券都是美国财政部发行的。同时并不是每只以美元计价的债券都是由美国政府发行的,而且也不是每个州政府的债券都是由美国财政部发行的。许多美国政府债券是由房利美、房地美和其他机构发行,此外中国还持有一些银行和其他不属于美国政府的机构发行的以美元计价的债券。虽然美国政府认为中国持有的财政部债券在一万亿美元左右,但是如果把房地美和房利美的政府机构债券纳入,那么实际中国持有的政府债券总额要高很多。第三点,中国如果决定抛售美债,还可以通过欧洲的美元债券市场抛售,因为是在英国和比利时等国家开户,而且欧洲债券市场交易数量庞大完全能够消化中国的量,中国没有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

当然还有人会认为即使中国抛售美债,美国是能够接得下来的。实际上中国如果抛售美债对美国的冲击会非常巨大。中国抛售所持有美债会导致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百分之零点五,相当于美联储加息两次。目前美债收益率是百分之二点四,中国完全抛售美债那么美债收益率会突破百分之二点九。二点九意味着什么呢?高盛说过美债收益率突破二点七,那么债市危机将会传导进美国股市,导致美股暴跌。自从零八年以来美国所有金融动作的核心就在于维持美债和美股的稳定运行,显然中国完全抛售美债将会导致美国资本市场的巨震,一旦爆发类似一九二九和一九八七年那样的股灾,对美国来说将会是灭顶之灾。

第二个问题是一月底特朗普宣布即将停止向海外负责颜色革命的团伙输送资金。并明确表示美国继续推行错误的民主之春和颜色革命,没有实际意义。因为给中国公知发放的狗粮就要断顿了,很多人在欢欣鼓舞。特朗普类似表态在上任之前就已经有了。实际上,特朗普的这项绝对针对的是一直支持民主党的中情局,美国大选中联邦调查局支持特朗普,而中情局则是希拉里的铁杆支持者。特朗普宣布的这项决定,明着是要停止对颜色革命的支持,实际上是要打击的是美国中情局,因为中情局一直是颜色革命的具体策划者和执行者。特朗普这次以削减经费名义敲打中情局,实际上是想将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同时收服,并且重新整合资源组建更加完善的情报网。摆平中情局以后,特朗普会继续给各国公知发放狗粮。中情局在政府划拨预算之外是能够通过毒品、军火贸易能够获得部分经费。

面对特朗普的攻势,中情局怎会坐以待毙?爆料犹太系红人的猛料就成为中情局反击的手段。一月二十三号,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说,英国海军六月从佛罗里达海岸线以外的潜艇发射三叉戟导弹,但是导弹飞行方向发生偏差,本应飞往非洲,却飞向了美国。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发射失误的导弹在美国领空飞行了四千五百公里。这次爆料的时间,正好是在特朗普接任美国总统后三天,误射导弹的时间又是在特蕾莎接任首相前后。中情局在六月份就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之所以当初不爆料是因为希拉里正在参选,爆料只会抹黑民主党不利选情。现在特朗普当选了就没有顾忌了,这次爆料同时打击犹太集团的两个红人,可谓一箭双雕。爆料英国导弹在美国领空飞行那么远距离还能恶心下大选时候支持特朗普的军方。未来随着特朗普步步紧逼,中情局还会有更多爆料放出。当然,大选期间为特朗普提供神助攻的阿桑奇自然也会向中情局开炮,特朗普能不能驯服中情局这匹烈马,让我们拭目以待。

第三个问题是特朗普上台以后积极拉拢俄罗斯,那么俄美会共同对付中国吗?美国确实有拉拢俄罗斯共同制衡中国的战略意图,这点已经被基辛格求证,在特朗普与基辛格的会谈中,基辛格明确提出了拉拢和稳住俄罗斯,共同对付中国的想法。这个想法和当年基辛格促成中美和解共同对付苏联套路是一样的。但是这个方法在执行的过程中却面临一个悖论。美国联合俄罗斯,最终的目标就是压倒中国。那么目前美国拉拢俄罗斯,最实惠的就是许诺拉高油价缓解俄罗斯的经济困境。只有这个才能成为最实际的好处,否则像日本那样许诺经济援助,俄罗斯是不会上当的。但是悖论就恰恰出在这里,俄罗斯自己测算要想平衡财政收支,国际油价就必须上涨到六十八美元。也就是说油价只有上涨到六十八美元才有可能让俄罗斯产生动摇。

但是这个价格比目前国际油价高了百分之二十,而且油价上涨到六十八美元,那么美国对中国经济输入性通缩就将完全停止,中国经济增速将会随着大宗产品价格回暖上涨到百分之七点二左右。油价在六十八美元左右对中国经济最适宜,中国会加速新能源发展加紧去美元化,这会导致美元结算占比下降干扰美联储货币政策。也就是说美国拉拢摇俄罗斯的诱饵,会导致中国经济提前复苏。中国经济站起来,那么美国打压中国的图谋就将彻底破灭。所以这个诱饵是美国给不起的,只要油价低于六十八美元中俄依旧是肩并肩。如果等到中俄在叙利亚东部战役中再次取得决定性胜利,那么油价未必不会突破六十八,到时候美国再释放诱饵,俄罗斯的要价就将同步提高,美国更加难以满足。而一旦俄罗斯精英认为美国将会在中美货币战争中失败,那么俄罗斯会更加坚定的站在中国一边。中俄在东西同时发力,美国更加难以招架。

在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全球货币战略会在今年年中发生反转,美元强势彻底终结,美元流向将从目前的流向美国转换成从美国流出,大宗产品将会迎来牛市。中国在经济复苏以后开启加息大门,资本流出将会变为资本流入,到时候中美货币战争将会进入新阶段。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对华舆论也将会从唱衰变为捧杀,对此中国应该清醒的认识到自身经济存在的问题,坚定不移的继续产业升级和做大做强国企。二〇一七年,将会成为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年份,中国经济将会走出长达五年的低谷,中国经济连续六个月处于荣枯线以上,这就是我们期盼很久是曙光。二〇一七年上半年,将会是很多资产买入的最后时机。二零一八年到二〇二二年中国经济会有一个波浪式上涨,就和过去的两年一样,只要坚定持有人民币资产就一定会有丰厚的回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