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随人意

天也随人意, 常想天会开
正文

帝国夕阳下谁能阻日落

(2017-01-20 19:48:15) 下一个

在一片嘈杂的喧嚣声中,美国第45届总统、踌躇满志的唐纳德·J·川普先生即将走马上任。自命不凡的川普凭借“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Americagreatagain!)的牛皮,哄的众多草根民众春心荡漾,一举被推上总统宝座。那么,川普是否果真像自己吹嘘的那样,是神灵附体的“阿凡达”,可以引领美国重现昔日的辉煌?

让我们透过政治经济学的棱镜,试着解析一下美国这个复杂混合物的“光谱”,来看看它未来可能的走向。

1) 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入手,我们先来扒一扒美国经济的现实。

川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为啥能激起大多数美国民众的共鸣?实则是承认了美国当前已经“不伟大”,而且还在向着“更不伟大”的方向继续快速滑落的现实,尤其美国经济每况愈下、举步维艰,它在经济领域对世界的统治地位风雨飘摇,岌岌可危,美国上上下下对此感到异常恐慌。川普竞选巧妙地迎合了选民要求扭转颓势的呼声。

按汇率计算的各国GDP数值(现有IMF的最新数据为2015年数据),美国以17.95万亿美元仍高举榜首,中国则以10.98万亿美元位居次席,总量上看美国是中国的1.63倍之多,如果按人均计,美国的数据将达到中国的6.9倍以上。从数据上看,美国经济仍遥遥领先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它何忧之有!

但仔细分析后发现,美国经济其实是一个严重畸形的“怪胎”,“驴粪蛋子表面光”。支撑着美国貌似庞大经济总量的主要成份是第三产业,即以金融、医疗、教育、娱乐、房地产等为支柱的服务业,产值占到了GDP的近80%。而在服务业所占的这八成经济总量当中,有多少是优质产出、又有多少是无效产出?

我们这里以医疗服务业为例,来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水分。美国的医疗服务行业创造的GDP大约占到了美国GDP总量的15%,一个令大多数中国人咋舌的高比例。大家都常识性的认为,美国是一个医疗服务十分发达的社会,看病和治病应该十分方便快捷高效。但实际情况却出人意料,美国人在医疗保健方面的高投入,除了养了一帮高收入的医生和保险业、医药医疗器械厂商等资本大亨,收获的却是低效和劣质的保健服务。如果有人不信,可以搜一搜网上的信息,看看美国最赚钱的十大职业排名,页面给出的搜索结果,除了律师、金融经理之类的高薪职业外,半数以上皆是各类医师。

而美国人对看病难、看病贵的吐槽也同样充斥着因特网。在美国通过公共医疗系统看病,假如不挂急诊的话,需要提前半月甚至数月预约。哈哈,这么长时间的等待,病人要么已经自愈要么去见阎王了,还要你医生和医院干啥!类似情况如果发生在中国,病人和家属恐怕早就闹翻天了,而在“民主、自由”的国度,美国老百姓选择的却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沉默,没有抗议,更没有“医闹”。

美国的医疗服务业所创造的庞大的GDP里面,当然有提升医疗研究水平、促进医药科技进步等优质的成分,但实际上更多的却是低质无效的泡沫。

美国其它服务业的情况与医疗行业大同小异。我们再拿一个简单的例子来做一下比较:世界上只要长头发的人都要理发吧,无论他生活在哪里,但在中国理个发20元钱就解决了,但在美国动辄40、50美元。同样的劳动价值如果计入GDP的话,在中国也就是20元人民币,在美国则会是40美元,美国GDP的虚高可见一斑。由这个例子也可以看出,同样的劳动或付出,以美元计价的话,美国人获得的收入则有其他国家人民的几倍甚至十几倍之多。为啥区别这么大?这是人家美国霸权带给子民们的红利。

美国的子民们对收入的要求越来越高了,胃口越来越大了。但是,美国的困境在于:对财富的占有欲望越来越强而自身创造物资财富的能力却越来越低下,对“羊毛”的渴求越来越迫切而剪世界“羊毛”的难度越来越大。这对基本矛盾如何解决?美国人着实苦恼的很。

2) 当年在美国处于鼎盛时期,美国凭借超强的科技创新和工业生产能力,向世界输出技术和产品,输入黄金、原材料,确是引领世界经济前进的火车头;但今天,美国靠手握的金融霸权,向世界输出美元纸币,输入其他国家的产品、原材料,严格意义上讲,这与诈骗和抢劫没有区别,这就是当今美国经济的真相。

美国的蜕变,是从美元与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崩塌后就开始了。美国人发现,通过独揽世界货币的铸币权和国际金融规则的主导权,在家印刷美元,再加上玩一玩金融服务,就可以轻松自在地获取巨量的物资财富,何乐而不为?这也为美帝国的衰落种下了致命的病根,只不过兴起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计算机互联网革命,暂时掩盖了美国的问题,延缓了危机的爆发。

随着美国去工业化的深化和华尔街贪欲的膨胀,2008年突如其来的“住房次级贷款”危机终于戳破了美国的“庞氏骗局”,导致了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灾难。为了挽救濒于崩溃的金融系统,美国政府自食其言,破坏被自己奉为圭臬的“自由市场”原则,大搞“量化宽松”,通过购买政府债和MBS(美各大银行持有的住房抵押垃圾债),向美国金融系统注入了高达4万多亿美元的现金,在救活自己的银行业同时也向全世界转嫁了危机。

但美国人并没有从中汲取教训,美国对金融食利的贪婪,就像吸食鸦片的瘾君子一样不可救药。当世界经济尚处在上一场金融危机的阴影下艰难恢复的时候,美国却又再酝酿下一次金融风暴。我们打开美元指数和美国股指的K线图,就可以看清楚美国金融界有多么无耻!

自2009年以来美国经济受次债危机的打击,一直举步维艰,美国一路QE大印美元注水,可美元指数却势如破竹一路上扬,由当时的70一线已经于2016年底越过100。为了造就强势美元,美联储不时放风加息,强化市场心理暗示,即使在川普意外当选的11月9日当天,美元指数还妥妥的玩了一把假摔,先是大幅下跌,而后直线拉起,让圈内外的人士目瞪口呆。最近美元指数则最高摸到104一线,人为操纵的痕迹尽显无遗。道琼斯指数则更为夸张,7年里竟上涨了两倍,已经冲击到了20000点的历史最高水平,在实体经济一片萧条中,华尔街却在虚拟经济领域造出了一波超级大牛市!

美国的目的显而易见,就是在美元业已泛滥的情况下,有意制造美元短缺的假象,维持住美元世界货币的霸权地位。美元的回流让美国暂时度过了危机,但世界其他国家经济则雪上加霜,愈加艰难,特别是金融体系比较脆弱、外汇短缺的众多发展中国家,如委内瑞拉、巴西、俄罗斯等,资金外流严重,经济陷入停滞或衰退之中。

美国玩的这场新的“庞氏骗局”,令世界各国痛苦不堪,国际上打倒美元霸权的声浪更加高涨。“纸终究包不住火”,美元、美股的虚假繁荣吹起的泡沫总有爆掉的一天,到时美国搬起的石头砸的一定不是别人的脚,必为自己的自私自利付出应有的代价。

3) 现在,我们再来透视一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美国政治制度。

美国人大多很有优越感,认为投票选举了总统,就是做了国家的主人(民主),好像自己比总统还厉害。其实多数美国人哪里知道,这里面有一个骗人的“温柔陷阱”。你的民主权力仅限于投票的一刹那,至于投完了票也就没你啥事了,你的权力就交给了总统幕后大老板——资本,在该总统任职期间的一切决策决定都由不得选民了。而且即使在投票的一刹那,你也别无选择,只能在民主、共和两党分别端上来的“烂苹果”当中挑选一个,但到底哪一个烂的轻点谁也判断不清楚。

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上演的一幕幕“狗血剧”,已经很好地诠释了美国民主的“真谛”。就连曾经对美国政治制度推崇备至、《历史的终结》的作者美籍日裔知名学者福山,在近距离观察了美国大选之后,思想认识也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认为美国是一个“失败的国家”,直接将美国与索马里、朝鲜等国家画上了等号。

不管当初美国设立“三权分立”的所谓民主政体的初衷是什么样,但当前的美国政体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就是“民粹主义+资本垄断权利”的怪物。政客们上台前走的是一切为了选票的“民粹”路线,而一旦当选则唯资本利益马首是瞻。不同的政客背后站着的又是不同的资本利益集团,美国总统、美国国会做出的每一项决策、通过的每一项法案,可以说都是交易的结果。有人评价说:美国是什么?美国就是一场交易!此话不虚。

美国政坛充斥的,除了党争就是利益之争。我们姑且举几个大家熟知的例子,看看美国政坛的黑暗。美国国会被众多的院外游说集团包围着,而这些游说集团代表各大财团,以给政治献金这种合法的贿赂方式,收买议员在国会做出对其有利(或避害)的法案;去过美国的人都知道,美国号称世界最发达的国家,但美国的基础设施之陈旧却令人大跌眼镜,破烂的地铁、落后的机场设施和低效的铁路运输系统比比皆是。

大家都会问为啥美国人不像中国一样建设高铁,是缺钱吗?实际上钱根本不是问题,而问题是航空制造业等既得利益集团左右了决策结果,封杀了建设高铁的议案;美国政府债台高筑,政府部门多次因缺钱关门,即使面临如此窘境,美国也不敢向富人多征一分钱的税。

美国人并非没有看到问题的症结。奥巴马以承诺“改变”上台,8年后美国的问题依然如故。奥巴马在任期间的政绩之一就是推行医疗体系改革,搞了个医保法案,强制扩大医疗保障覆盖面,核心内容是降低保费和解决美国3000多万贫民的医疗保险问题。就是这样一个从政府到民众都认为必须“改变”、稍稍惠及弱势群体的法案,却因代表资本方的保险公司不高兴,而久拖不决,决而难行,在川普上台后即面临被废除的下场。

美国不仅决策系统运转不灵、效率低下,它的执行机构之腐败也触目惊心。奥巴马在任期间任命的“捐款”大使多达29名,也就是说美国许多驻外大使是用钱买来的官。川普团队最近要求所有驻外大使在他宣誓就职前辞职,川普上台立马又有大批给其送上政治献金的人物走马上任外交官;更加奇葩的是美国的监狱,它们都是私人办的盈利性机构,而且美国政府还与之签订保证“客流量”的合同。美国的监狱为了多赚钱,设法买通法官通过轻案重判、有罪推定,把“犯人”投入监狱,制造了难以计数的冤假错案。

可见,“美国病”的根源在于资本完全控制了这个国家,资本无孔不入、无往不利。至于民众通过投票实现了政党轮替的理想,自以为很嗨,其实他不过是又做了一次免费的投票机器,对资本来说仅仅是更换了一个代言人,实质上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川普从民主党那里接手的貌似一个强大的帝国,实则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恐怕他从就职那天开始就不会有好日子过,仅国内事务就会让他焦头烂额。重修医改法案,移民政策改革,弥合日益对立的种族、阶层裂痕,压减政府赤字,振兴实体经济,推进基础设施建设等等,都是他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解决任何一件事情都要遭遇到极大的阻力。

作为一个年届70的政治菜鸟,川普真的有耐心和能力解决这些问题吗?从他上台前的一系列言行和他搭建的鹰派班底来看,他首先盯上的不是美国的内政问题,而是别人兜里的钱包。

4) 要挽救病入膏肓的美国,唯有“自我革命”一途,彻底革除资本控制权力的毒瘤。作为前台木偶的川普,要革幕后操控者的命,实在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况且川普本人就属于资本精英集团的一员,屁股本来就坐在操控者一边。

目前看,再次转嫁与输出危机,解救美国的燃眉之急,成为川普团队的施政首要任务。川普尚未上台就以胁迫手段,阻止了福特汽车公司和开利空调厂转移到墨西哥生产的计划,并以课以重稅相威胁,逼迫丰田、宝马等大公司必须到美国设厂;日本软银集团孙正义答应川普向美国投资500亿美元,马云承诺给美国带去100万个就业岗位......。

这些看似不菲的收获对填补美国的窟窿来说杯水车薪,根本没法满足川普的胃口。于是,祭出西方老祖宗最拿手的武力抢劫的衣钵,也就成了川普的选项。遍视世界各大洲也就东亚地区富甲天下,东亚特别是中国将是川普猎取的首要目标。最近川普在台湾、南海问题上动作频频,即是风暴来临前的预兆。

其实,从军事实力上分析,美国根本不具备在东亚与中国打一场大规模战争的能力。的确,从全球的角度看美国军力目前仍保持着对中国遥遥领先的优势,但在中国的周边,美国武器的存量优势荡然无存。在中国的奋力追赶下,中美双方军事装备的代差完全消失,而且在某些高科技武器领域中国已超越美国,如东风21D、东风26打航母的弹道导弹以及高超音速“水漂弹”等等,中国独步全球,力压美国,中美在西太这一区域的力量已经发生了逆转。

当年中国处于极度贫弱的时候,在朝鲜、越战当中,以绝对劣势的装备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美军,在双方实力总体接近的今天,美国有什么资本可以与中国一战?况且,战端一开,中国是为了维护国家的核心利益、在为民族生存而战,美国则明显师出无名,在战争的决心和意志方面,美国哪里是中国的对手?!某种意义上说,如果中美之间真的难免一战的话,实际上中国更期待这场中美对决,以便一劳永逸地彻底搬开阻碍中华民族复兴的绊脚石。

对美国来说战败则意味着立即交出世界霸权,退一万步讲假使出现兰德公司预测的结果,美国最终惨胜,但战争对其国力的巨大消耗,也会让本已摇摇欲坠的帝国崩溃。

因此,川普最想要的结果,无非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在武力的胁迫下让中国签城下之盟,乖乖地让美国剪一遍羊毛,并建立起随时剪中国羊毛的长效机制。但在今天中国强势崛起的局面下,我看不出美国有丝毫成功的希望。

5) 二战后特别是取得冷战的胜利后,美国主导建立的国际秩序非常类似于人类的封建社会,它利用霸权,按照自己的意志给国际社会强加了一个等级森严的体制。美国自己处于这个体制当中最高统治者的主宰地位,而美国的盟国则属于维护这一体系的贵族兼打手,美国人吃肉它们喝汤,也可以从中分一杯羹。至于其它国家则属于奴隶阶层,有的是资源输出国,像俄罗斯、巴西、中东产油国等,有的是产品输出国,像中国、东南亚国家等,这些国家创造的财富除了维持自身的基本生存外,都要“纳贡”给美国。

对这样一个极不公平的国际专制体制,谁若胆敢冲撞,美国一定是拿经济制裁甚至是军事大棒侍候。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的卡扎菲等都是因此冤死的鬼。多数处于底层的国家虽强烈不满,但慑于美国的淫威,多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进入21世纪,美国由于过度贪婪,自己先出了问题,次债危机让美国失血过多,力量衰退。此时,世界群雄并起,中国等第三世界国家乘势迅速崛起。从美国的角度看,世界进入了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而从国际大多数成员的角度看,则是一个重构世界治理新秩序的大变革时代的到来。

在这个大变革的时代,日薄西山的美国有两条路可以走。

一条是继续抱残守缺地固守统治者地位,与国际社会的期待背道而驰,等待它的必是旧体制大厦倒塌时将它一起埋葬的命运。

而另一条则是顺应世界发展的潮流,放弃霸权,洗心革面,致力于国际社会从专制体制走向共和,与中国一道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如此才是它实现自我救赎的唯一阳关大道,照耀美国的太阳才能再次升起!

川普是那个能让美国重获新生的“阿凡达”吗?历史会给我们做出回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