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回顾与展望】2018年回顾

(2019-02-02 17:47:51) 下一个

从某种意义上讲,2018年的旅行,特别是年初的那一段,其实是2017年的延续。2017年12月下旬,动身前往南美,开始了将近两个月的南美南极之行,行程包括南极半岛,南乔治亚岛,福克兰群岛,南美的阿根廷,智利,乌拉圭和玻利维亚,在农历新年之前结束,所以把这一段旅行归在2017(丁酉)年的总结贴里(链接如下)。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015/201802/44405.html

南美归来,身心俱疲,本来打算今年就此收心,踏踏实实打上一段工,给下次旅行攒点银子。可2018年,岁在戊戌,注定是个不寻常的年头。原本有个十拿九稳的项目,最后阴错阳差,煮熟的鸭子竟然飞了。于是效古人变法之精神,索性来个旅行大跃进,给自己再放三个月假,将“间隔年(Gap Year)”进行到底。

之后要做的是选择目的地,最先考虑的是距离美国本土最遥远的大洋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各自至少需要两到三个星期,这次有机会一网打尽,是最理想的首选。其次春季正值樱花季节,日本自然不可错过。这样的三大块硬骨头,如果马不停蹄,一口气啃下来,很可能身体吃不消。所以决定以北京为中转,分段切割,既可以和家人团聚,又能在长途奔波之间略作修整,一举两得。余下的时间,打算在国内走走。以往每次回国,时间有限,都是陪伴家人,现在有机会,准备去向往已久的西安和敦煌看看。LD的弟弟前一年刚刚走过西北大环线,就拜托他为我们安排行程,订旅馆,联系包车。接下来的两个半星期,是疯狂的准备,没日没夜的排行程,找旅馆,订机票车票,出发前总算基本搞定。

三月下旬,到达北京,两天之后,前往东京。第一次来日本,全程安排了21天,时间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国家,三周的日本铁路通票(JR Pass)用到极致,即便如此也仅仅去了关东关西和北海道,九州的边还没沾呢。很多所到之处也只能是蜻蜓点水一带而过,就算是重中之重如京都地区,也未能遍访,希望以后还能有重游的机会。此次日本行程包括:关东地区(东京,日光,镰仓,箱根,伊豆);关西地区(大阪,京都,奈良周边地区);北海道地区(函馆和札幌);其它地方(姬路,广岛,宫岛,纪伊)。

东京浅草寺(Sensō-ji)。

东京目黑川(Meguro River)梦幻般的夜樱。在日本的第一个星期,正是樱花绚烂的峰期,游人如织。

距离东京两小时车程的日光(Nikko)东照宫(Toshogu),是供奉日本最后一代幕府——德川幕府开府将军德川家康的神社。

到访日光的这一天,恰好赶上当地的节日“弥生祭”。这是日光地区传统的报春节日,有着1200年的悠久历史。节日的高潮,由12辆精心装点的当地人称之为“花屋台”的花车,从各镇赶来,沿街游行,最后齐聚二荒山神社。穿着传统服装的如花少女,坐在花车上,演奏着宗教音乐。

箱根(Hakone)芦之湖的海盗船,背景的富士山清晰可见。

伊豆河津町(Kawazu,Izu)汤野的福田家(Fukudaya),一家拥有140多年历史的传统日式家庭旅社,电影《伊豆舞女》的拍摄地。

关于福田家,再多说两句。按照川端小说中文译者叶渭渠的介绍,作家当年常来伊豆,住过的旅舍除了汤野的福田家,还有一家汤本馆。川端在汤本馆住的更久,小说《伊豆舞女》就是在那里完成的。原本打算去住汤本馆,但因为不是自驾,用公共交通带着行李非常不方便,最后选了福田家。记得老唐和苏苏也在他们的日本行程里提到过福田家,当时都订好了,只是最后临时计划变更未能入住,非常替他们遗憾。当年吉永小百合版和山口百惠版的《伊豆舞女》都是在这里拍摄,川端作为艺术顾问,拍摄期间,多次莅临指导。这里有川端住过的房间,其他日本知名作家太宰治,井伏鳟二也曾在此下榻。

我们入住的7号房,据说是吉永和山口当年住过的。房间面朝小溪,窗外有一棵枫树,四月里却是一片火红。坐在窗边的那种感觉,无法言状。从房间里的介绍材料中读到,这里有上好的温泉,属于日本秘汤协会的成员。饭后我们去泡了私汤,通体舒畅。

这家百年老店,主人已是第四代,虽然英语不怎么灵光,却是非常热心地帮助我们。离开的那天,外面下着毛毛雨,看我们拖着行李出门,店主人追出来,递给我们一块毛巾,让我们擦拭雨水。这仿佛就是川端在《伊豆舞女》里描写茶亭避雨的那一段,令人十分感动。对这位热心肠的店主人,我们无以回报,于是打破以往旅行结束前不写网评的惯例,在火车上给福田家写了详细的网评,赞美有加,不过人家确实当得起。

京都金阁寺(Kinkakuji)。作为京都的名片,金阁寺的“金”略显俗气。日本的精华在关西,关西的精华则在京都。我们给了京都三个整天,还是意犹未尽。

京都最喜欢的是青莲院门迹,在满大街游人的京都,那里的宁静仿佛是红尘之外。青莲院门迹的朱印。每到一地,盖一枚朱印,一路上盖满了一册朱印帐,算是此行的一个记录。

宇治平等院(ByodoIn)的凤凰堂。

奈良(Nara)法隆寺(Horyuji),又称为斑鸠寺,据传是圣德太子于飞鸟时代(公元607年),由百济工匠把来自中国的佛塔和木结构传到日本而修建的,是日本最古老的寺庙。

古都奈良。清风起兮,落英胜雪。

日本桃花源:贝聿铭设计的滋贺美秀美术馆(Miho Museum)。穿过这个长长的隧道,便是“豁然开朗”,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大阪城天守阁(Osaka Castle)。

严岛(Miyashima)大圣院。

纪伊半岛那智山熊野那智青岸渡寺三重塔。准备日本功课时,从DK《日本》的封2见到这样一幅图片,让LD一见钟情。从大阪转车,前后耗时5个小时,终于得见芳容。

日本三大名城之一:姬路城(Himeji Castle)。

北海道函馆(Hakodate)市夜景。从箱根到北海道,中转两次列车,差不多整整一天时间,到达函馆已是下午5点。打车去了五棱郭,天黑以后到函馆山看夜景。晚饭和第二天的早饭都在函馆朝市解决,那里的海鲜非常新鲜。

北海道札幌白色恋人公园博物馆。从函馆乘北海道新干线,3小时到札幌。在蟹本家吃了全蟹宴(非常不错),就在札幌市内逛逛,参观了白色恋人巧克力工厂的博物馆。北海道地广人稀,理想的旅行方式可能还是租车自驾。

日本美食——寿司。图中是在筑地市场的一家寿司店,相当满意。性价比最高,值得推荐的一家是在大阪的春驹寿司,排队45分钟才吃上,绝对值得。在日本,不知吃了多少顿寿司,店面无论大小,食物都精致可口,质量是美国这边没法比的,价格也亲民的多。以前总听说日本吃饭很贵,这次并没有太多感觉,也许是经历过北欧的洗礼,对日本的物价已经很有免疫力了。

日本美食——神户牛排。为了体验一下神户牛排,特意从大阪坐新干线列车到神户。这家店名是“和黑”,专营但马牛,店里挂着专门的许可证。神户牛排虽然口感很好,不过脂肪含量太高,尝过即可。

这次买的21天JR Pass,用到最后一刻去成田机场。除去关东,关西,北海道之间的长途,短途也基本都可以使用,出了箱根和伊豆的几段要另外买票。特别是在关西的一个多星期,住在新大阪车站附近,每天乘坐新干线,跑京都,奈良,广岛,姬路,拿高铁当BUS用,非常便捷。在东京和京都,分别使用了地铁一日劵和旅游BUS通票。日本的环境非常干净,国民素质高,守秩序,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一丝不苟。出租车司机都彬彬有礼,服务周到,车上为客人准备了纸巾等小物品,下车自动打开车门,虽然普遍不通英语,但是都非常热心助人。我有一次把手机忘在车上,司机发现后追进旅店还给我。

初次体验日本,感受非常之好,无论是从历史文化的传承,还是对名胜古迹的维护,以及优美的环境,便利的交通,精致的美食,凡和旅游关联的方方面面都非常出色,纵观全球,也鲜有匹敌。对我们来说,日本是少有的几个,还没有离开,就惦记着再来的地方。

从日本回京途中,在台北停留了三天,观光游览。

第一天,留给了仰慕已久的台北故宫博物院。青铜器和瓷器的收藏确实壮观,可是展出的书画,却寥寥无几,那些大名鼎鼎的隋唐宋元真迹,都秘不示人,尽拿些“苏州片”(仿品)糊弄事,有点小气。

倒是鲜为人知的中研院史语所历史文物陈列馆,很值得一看。其中商周青铜器和明清档案,都是一流的收藏。台北的中研院,环境素雅,有点像当年还没变成“骗子一条街”之前的中关村。

台北中正纪念堂。金字塔和天坛造型的结合,有点生硬不协调。

台北鼎泰丰。在手机里查询台北的餐厅,评分最高的前十名,一半是鼎泰丰。包子还是蛮好吃的,不过LD的最爱是那里的红豆松糕。

台北的饶河观光夜市。来台北的游客都要去逛逛夜市,尝了几种小吃,味道平平,乏善可陈。

四月下旬,从北京前往澳大利亚。十五天的澳大利亚行程包括:悉尼(Sydney),布里斯班(Brisbane),凯恩斯(Cairns 大堡礁),乌鲁鲁(Uluru),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墨尔本(Melbourne)。澳大利亚幅员辽阔,国土面积和美国本土四十八州相当,从南到北,从海岸到内陆,城际交通依靠飞机,市内则基本上依靠公共交通和打车,在布里斯班、乌鲁鲁和大洋路分别租车自驾。

悉尼歌剧院(Opera)夜景。

蓝山(Blue Mountain)公园的三姐妹峰。

布里斯班龙柏考拉园(Lone Pine Koala Sanctuary)。

黄金海岸(Gold Coast)。

凯恩斯大堡礁。参加了一日的团,包括浮潜和直升机项目。

库兰达蝴蝶园:凯恩斯凤蝶(Kairns Birdwing),澳大利亚最大的蝴蝶。

乌鲁鲁巨石是世界上第二大的单体巨石。秋天的天气比较适宜,连讨厌扰人的沙蝇也不多。

大洋路坎贝尔港国家公园的十二使徒岩(The Twelve Apostles)。

墨尔本维多利亚州立图书馆。

同样作为大城市,我们喜欢墨尔本多过悉尼。悉尼可能更加国际大都市化,但墨尔本更适于居家过日子。最宜居的城市,应该是布里斯班,城市干净漂亮,也没有大都市的那种喧嚣。从旅游的角度讲,澳大利亚有点平庸,总体来说乏善可陈,特点不足,比它的邻居新西兰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由墨尔本飞新西兰南岛的基督城,在机场租车,开始从南岛至北岛的自驾,在新西兰前后一共十九天,行程包括:基督城(Christchurch),库克山国家公园(Mount Cook National Park),摩拉基(Moeraki),达尼丁(Dunedin),奥塔哥半岛(Otago Peninsula),米尔福德峡湾(Milford Sound),皇后镇(Queenstown),瓦纳卡湖(Lake Wanaka),马蒂森湖(Lake Matheson),千层饼岩(Pancake Rocks),阿贝尔·塔斯曼国家公园(Abel Tasman National Park),皮克顿(Picton),经轮渡过海至北岛的惠灵顿(Wellington),新普利茅斯(New Plymouth),罗托鲁阿(Rotorua),霍比屯(Hobbiton),汉密尔顿(Hamilton),怀托摩萤火虫洞(Waitomo Cave),奥克兰(Auckland),怀唐伊(Waitangi)。

毁于2011年大地震的基督城主教堂,至今仍未修复。

库克山国家公园的库克山胡克尔山谷步道(Hooker Valley Track)。五月是新西兰的深秋季节,行前最担心碰上阴雨天气。到达新西兰那天赶上个雨夜,更是让人忧心忡忡。第二天雨总算停了,但是天仍然不见晴。开往库克山的一路都是阴天,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谁知第二天竟然云开日出,雨过天晴,空气格外通透。

库克山国家公园里的景色固然无敌,出了公园,在80号公路的两旁,这样绝美的秋色也是随处可见。

路上更是遇到拦路羊群,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享有当仁不让的路权。

眼前这绝世的田园风光,不就是我们想象的新西兰吗。

摩拉基海滩上的大圆石(Moeraki Boulders)。

苏格兰风格的达尼丁火车站。

奥塔哥半岛的蓝企鹅归巢。蓝企鹅是世界上最小的企鹅,个头比鸭子还小,仅存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为了躲避天敌,蓝企鹅只有在天黑以后,才会上岸归巢,一路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样子,好像鬼子进村。

一路向南,接近南岛的最南端,在陶图库湾(Tautuku Bay)看到了这道美丽的彩虹,让我们在路边停下车来。几分钟后,雨霁虹消。

到了米尔福德峡湾,运气终于用光了,在狂风骤雨中乘船出海,没几分钟就被颠得七荤八素,隐在雨雾之中的山峦,满眼的黑白世界。倾盆的雨中,一挂挂洪水顺着山势飞流直下,让人不由得想起那句词:“唯有泪千行”。

观景台上俯瞰皇后镇。经历了米尔福德峡湾的狂风暴雨,终于换来了第二天的阳光灿烂。之后在南岛的日子,基本上是一天晴一天阴。

天堂小镇格林诺奇,距皇后镇45公里。小镇景色秀丽,因电影《魔戒》(《指环王》)和《霍比特人》在此取景而出名。

晨曦中,瓦纳卡湖中的那棵树。

千层饼岩,像不像Lady M的蛋糕。这天雨下了几乎一整天,就在到达千层饼岩的那会儿,雨停了一会儿,太阳露了二十分钟的脸。

圣阿尔诺(Saint Arnaud)的Wairau Pass B&B。

圣阿尔诺是新西兰南岛北部的一个小村镇,小到附近连一家旅馆都找不到,我于是选择了这家Wairau Pass B&B。主人Helen年近70 ,独自经营着这家B&B。这座房子建造的非常结实,使用的都是上好的木料。我们到达的时候已近黄昏,开始下起了雨夹雪,这是我们在新西兰赶上的唯一一场雪。从湿冷冷的外面进到热腾腾的房子里,有种家的感觉,让人心里暖暖的。今晚只有我们一家客人,晚上借用Helen的厨房烧水泡面,一面和她闲谈。原来她以前是在附近的国家公园从事环保有关的工作,因为她的丈夫喜爱户外打猎等活动,于是两个人决定投资买下一块地,修建一座农舍式的家庭旅馆,接待游客。原本等到房子建好以后,两人就去辞掉原来的工作,白天男人带着客人爬山打猎,女人在家打理农舍。怎奈天不遂人愿,就在房子快要建好的时候,Helen的丈夫却因病离世,留下她一个人。为了实现丈夫的遗愿,Helen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十几年来,独自一人管理着B&B,里里外外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亲历亲为。不过毕竟年岁已高,身体状况也不比以往,她打算再过一两年,就卖掉房子,搬去女儿居住的大城市,颐养天年。

第二天早上离开时,在院子里见到Helen养的两只山羊,其中的一只特别喜欢和人亲近,见到我们就凑过来让人抚摸。跟它说声Bye Bye告别,它好像是能听得懂,冲着我们大声的咩咩,让人依依不舍,不忍离去。

圣阿尔诺的罗托伊蒂湖(Lake Rotoiti)。

在皮克顿(Picton)等候去北岛的轮渡,午餐尝了那里的青口,味道的确不同一般。那一带号称是新西兰的青口之都,果然名不虚传。

三个小时的轮渡,穿过库克海峡,来到北岛的惠灵顿。惠灵顿是新西兰的首都,这里有知名的蒂帕帕国立博物馆(Te Papa Museum),以及大片《指环王》《霍比特人》的导演Peter Jackson成立的制作电影特效的维塔工作室(Weta Studio)。

惠灵顿机场候机大厅里悬挂的甘道夫雕像,惟妙惟肖,毫发毕现,也是维塔工作室的杰作。

新普利茅斯蒂雷瓦雷瓦桥(Te Rewa Rewa Bridge)。

汤加普鲁图(Tongaporutu)三姐妹海滩。

怀欧塔普地热公园(Wai-O-Tapu Thermal Wonderland)。

霍比特人居住的世外桃源:中土世界夏尔(Shire)霍比屯(Hobbiton),《指环王》和《霍比特人》的拍摄地。

怀托摩鲁阿库里溶洞(Ruakuri Cave)中的萤火虫吐的丝。

奥克兰附近的穆里怀沙滩(Muriwai Beach)上的塘鹅栖息地,可惜塘鹅的季节已过,只远远的看到一只。

怀唐伊条约签署地(Waitangi Treaty Ground),奥克兰以北三小时车程,新西兰国家的诞生地。1840年2月6日,英国政府和五百多位毛利族酋长,签署了《怀唐依条约》,条约承认和保护毛利人拥有的土地财产所有权,但是国家统治权移交给英国政府,英国对新西兰土著提供保护,并给予其英国臣民的特权及待遇。

怀唐伊条约签署地毛利人雕刻装饰的木屋。在新西兰的时候才了解到,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毛利人木屋竟然是在芝加哥的菲尔德博物馆(The Field Museum)。

在新西兰北岛期间,又抽空飞到斐济,原本计划出海参加与鲨鱼戏水的节目,因为LD在大堡礁和新西兰南岛连续几次晕车晕船,最后一刻临时取消。

斐济度假村。

六月上旬回到北京之后,按照LD弟弟早已为我们安排好的西北行程,先在西安停留几日,之后再飞到西宁,包车沿西部经典大环线的一段,经青海湖,刚察,卓尔山,翻越祁连山,经张掖,嘉峪关,最后到达敦煌。

西安碑林博物馆。十三朝古都西安,最吸引我们的是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

西安永宁门。

西安陕西历史博物馆的淳化大鼎”。陕博的馆藏十分丰富,青铜器不输国博。只是内部有些拥挤,因为每天上午发放免费票,中午之前里面人山人海,加上天气暴热,让人有点吃不消。

秦始皇陵博物馆兵马俑。

宝鸡扶风法门寺地宫。

袁家村民俗村。

西安永兴坊小吃街上买的肉夹馍。小吃街上的摊位不收现金,只能微信支付。像我这样没有微信的落伍之人,只能靠LD赏饭了。

青海西宁塔尔寺的藏经楼。

青海湖泉吉乡湟鱼洄游(视频)。

青海卓尔山。

青海祁连阿柔大寺。

寺里的小僧人。

甘肃张掖的油菜花田。

甘肃张掖大佛寺。

甘肃张掖马蹄寺的五彩经幡。

甘肃张掖七彩丹霞地质公园。

甘肃敦煌莫高窟第420窟(隋代)。在莫高窟里待了一整天,看了三十几个窟,意犹未尽,最后在书店买了7大本中国石窟画册带回家。

甘肃瓜州榆林窟。从画册上看到榆林窟的介绍,当即改变计划,在离开敦煌的前一天去了榆林窟。真是巧,榆林窟前一段时间关闭维修,我们去的那一天才刚刚恢复开放。其中的两座特窟第3和第25窟的经变画犹为精美。

这次前后三个月,从北京三进三出,真正在京的日子,为数不多,所以有时间尽量多陪伴家人,只是抽空去了一次颐和园和国家博物馆。

北京国家博物馆后母戊鼎。以前的历史课教的都是司母戊,啥时候成后妈了?

六月底返美,不久便开始了新的项目,每日忙忙碌碌,直到年终。其间,曾利用周末去威斯康星的Racine参观赖特设计的Johnson Wax公司总部和公司总裁的私邸Wingspread。

Johnson Wax公司总部Administration Building and Research Tower。

Windspread:1938-39年赖特为Johnson Wax公司总裁Herbert Fisk Johnson Jr设计的私人住宅。

圣诞期间,利用年终的假期到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Phoenix)一游,参观了赖特大师的故居西塔里埃森(Taliesen West),本来计划去北部的石化森林国家公园(Petrified Forest National Park),因为联邦政府关闭,吃了闭门羹,改去红岩小镇赛多那(Sedona),景色竟然不输国家公园。

西塔里埃森。

西塔里埃森。

赖特设计的First Christian Church。

凤凰城沙漠植物园。

沙漠植物园中拍到的科氏蜂鸟(Costa's Hummingbird)。亚利桑那是美国蜂鸟种类最多的州。

红艳小镇赛多纳.

建在山岩上的圣十字教堂(Chapel of Holy Cross)。

展望新的一年,因为工作的原因,起码大半年都出不了远门。只有等到目前的项目告一段落,才能有大的行动,目前计划中的目的地包括巴尔干和伊比利亚半岛。

最后,上一张沙丘鹤的全家福,祝各位阖家新春快乐,吉祥如意!

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aranjue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若梅若兰' 的评论 : 谢谢您留言!也就去了南半球几个国家,离环游世界差远啦.

大堡礁去了,从凯恩斯参加浮潜,挺好玩的!
若梅若兰 回复 悄悄话 您一年就环游了世界啦,太让人羡慕了,照片好漂亮。您来咱澳洲,没去大堡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