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传人

祖国在唱红歌。祖国山河一片红。 文革在延续,因为有文革的传人。 文革不是毛主席的文革,不是文革一代人的文革。是我们民族的文革。
个人资料
文革传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刘胡兰“死的光荣”,那朱庆芳呢?(图)

(2018-01-09 20:07:41) 下一个

“文革小报”寻根又二十六篇。

这篇有些血腥,敏感的朋友请停止往下读。

刘胡兰大家都该知道,山西文水县云周西村的一位女孩。在“国共内战”中是咱党这边的“基层人员”,1947年被“国军”俘获,后被“国军”用铡刀杀死。死时才14岁。

关于刘被俘前干了什么,关于“国军”在1947年的“执法权”,本文不论。刘一个14岁的女孩,被“国家军队”用及残忍的办法“当众处死”,是一种罪行,残忍的罪行,句号。

太祖听说了,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于是刘胡兰被广而传之。“铡死”一个14岁的女孩?太残忍了!仇恨一下被调动出来。得,“国军”不是“蒋匪帮”才怪。

这是关于刘胡兰与太祖的题词“死的光荣”。

朱庆芳是谁?

Exactly!没人知道。

大部分人知道刘胡兰而没人知道朱庆芳正是本老汉要说的事儿,这事儿由“文革小报”引起。上“小报”:

取自1967年秋,湖北的“武汉钢二司”特号“纪念朱庆芳烈士专刊”。

还有下面这篇:

和刘胡兰一样,朱庆芳被杀时也是个未成年女孩,也是“被俘”后遭残杀,被刺死时手中也没有武器,也是一帮有武器的成年男人施的暴。和刘胡兰不同,朱庆芳死了就死了,太祖没题字,过后就被忘记了。基本上是“生的一般,死的低调”。

是不是朱庆芳不是太祖“队伍”里的?不是。朱庆芳恰恰属太祖鼓捣起来的“造反派”中的一花季少女,如小报文章所说,是“优秀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战士”。而杀她的则是“武汉七二零事件”后“公认”的反动组织“百万雄师”的队伍。

朱庆芳怎么就“死的低调”了?

从查找“朱庆芳”入手,发现高伐林先生的博文“造反派回忆:我们怎样遭到屠杀”。主要转载包括朱庆芳被杀的“六二四”事件的当事人吴焱金的回忆录。这是链接: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201008/68350.html

其中关键的一段如是说:

  7·20”事件后,我们工造总司将千辛万苦查明的23名死者照片和生平在《工造总司》报上刊登,正准备在报上刊登第二批照片时,8199部队副师长赵奋派人到工造总司传话,不准我们再刊登这些死者照片。部队首长说,中央有令,不准刊登有关武斗杀人的照片,因为这些只会给文化大革命抹黑,要防止阶级敌人将这些照片传到国外,污蔑文化大革命。另一个危害是容易挑起两派仇恨,不利于做好“百万雄师”群众的转化工作。因此,除已经印出一期报纸外,第二期刊登死者照片资料的报纸无法印出。后来造反派多次挨整又被多次抄家,照片资料已难以找回。

看见没?

“首长”说“中央”不让追究,怕“杀人”会给“文革抹黑”。

原来文革是文革,杀人是杀人。两回事儿啊!?

另一个要点是“中央”不愿意“挑起两派仇恨”。所以花季少女朱庆芳被残杀的事儿就 Let it go。太多仇恨,太祖也不喜欢。当年大力宣传刘胡兰“死的光荣”的仇恨是“适量的仇恨”。文革开始,挑起朱庆芳们造反与“百万雄师”互斗,甚至将朱庆芳们残杀的仇恨是“适量的仇恨”。再接着说朱庆芳之死就是“过量的仇恨”了。所以,朱庆芳“死的低调”。

朱庆芳没成为“刘胡兰”的故事。

后记:高伐林博文中吴焱金叙述-----“根据‘7·20’事件后审讯记录,杀人者主要是武汉肉类联合加工厂和铁道部江岸车辆厂的复员退伍军人,大多数是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  这次不是“蒋匪帮”的问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霏霏细雨' 的评论 : 具体的年岁不详。这里说16岁,许多地方又说十五、六岁。而且她也没干什么,在错误的事件,错误的地点,冲着麦克风说了些傻话,就被人给杀了。问好。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高斯曼' 的评论 : 而且,出于政治算计,杀人凶手居然逍遥法外。“优秀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战士”,太讽刺了。问好。
霏霏细雨 回复 悄悄话 感觉那时女孩子成熟得早,现在16岁还是个孩子呢,哪能干出那大的事?!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生的窝囊,死的冤枉。某党利用未成年花季少女是千分卑鄙可耻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