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水流年

儿子这两天总是睡得不太安稳, 抑或是察觉到了妈妈不静的心情?经常在问自己,是否挥霍了太多光阴,一事无成,到现在才开始意识到迷失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年少轻狂的自己?
正文

2。 对姥姥的认识,集中于七八岁左右。那时候父母顾不上,姥姥中年还在

(2018-08-04 23:04:25) 下一个

孕育儿女。她最小的两个女儿成了我的最佳sitter.很多假期都是在姥姥家渡过的。不过只要姥爷在家,我都会小心翼翼。不知道怎么取悦于那个脾气不好的人。和姥姥小姨也不是特放松。记得很多时候她们要一遍遍问我饿不饿。要不要来块薄饼。我经常说不要,虽然有时很想吃。

姥姥的一生生了九个孩子。两个幼年发烧夭折。留下来三个儿子四个女儿。我妈是长女。

姥姥的儿子中有一个本来健康但是一场病后腿瘸了一条的儿子。我妈妈一直自责,有可能是自己背弟弟时把他摔下来崴了胯骨造成的。但是当年的医疗有限,各种猜测。好在那个舅舅自强不息,学了一个手艺,年轻时靠自己的手艺赚了钱盖了房娶了老婆(但是不是那种100%那种。从来是拿丈夫和夫家人当敌人,然后极力用小恩小惠讨好外人那种)。

姥姥的大儿子找了同村的老婆。但是那个舅妈的父亲是当年被好心人收养的安徽流浪来的年轻人。妈妈是个独女。结果那个舅妈也是从来都是注重外交,对婆家人不感冒。尤其是婆家的女人。小时候经常听两个小姨和我妈一起控诉大舅妈对我姥姥的如何敌视。可是姥爷因为对儿子的爱屋及乌,对儿子媳妇和孙女都是倾斜那种。财力上,体力上。记得小时候有点不平衡为啥他对人不平等。当然这些可能和大人的gossip 也有关。

我妈后来被她在太原铁路没有子女的舅舅舅妈喜爱。被收养到了太原。但是后来舅妈又收养了一个儿子,我妈就觉得舅妈不爱自己了。而且也思念自己的妈妈,又回到了家乡。帮自己的妈妈干活,带小些的弟弟妹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