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也说说带孩子吧(19)

(2018-01-20 10:57:18) 下一个

融融说她的小朋友Micheal要星期六来家里玩。跟我嘀咕,妈妈糟了,Micheal说替我准备了圣诞节的礼物呢,我都没准备给她的!

我赶紧安慰,没关系没关系,我们现在出去买吧——于是拉她到一家商店,让她自己挑。挑的什么我都不知道——我的任务是付钱。

小朋友走了,跟我显摆,妈妈你看Micheal给融融的礼物——一个小小的自己做的挂历,里面是空的,贴了她们两个平常一起玩的照片。一小包糖果。还有一个杯子,是小女孩子喜欢的那种柔柔淡淡的 粉色。跟我说,Micheal说看到这个杯子特别喜欢,她自己买了一个,想着我也会喜欢,就也送我一个。我连说漂亮,可爱,跟她抱抱亲亲。

我在意的,当然不是这点东西值多少钱。让我比较欣慰的,是孩子能有自己真正交到的朋友。

我从来没有奢望孩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是,我希望她们除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家人之外,有自己的可以一起长大知心放心的小朋友。那种来自友谊的爱,是家人的爱不能替代的。就像Harry Ron.

当然,这个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个慢慢学习的过程。

记得融融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个小朋友过生日,请了她的好朋友,但是没有请她。我开始并不知道。她在家里偶尔说起来,说JasminLeonie的生日Party了。我说那融融怎么没去呢,她说,Leonie没请融融啊。

虽然她当时还小没显得多失落,我心里是咯噔一下的。

我得承认,对这件事,我要更介意一点。

自此以后,变得在这方面比较注意。跟小朋友多说几句话啦,随便帮点小忙,比如看到哪个的鞋带开了衣服没弄好顺手帮弄一下啦。反正我天天接她们上学放学也有机会。

没多久搬家了,孩子跟着转学。

搬家第一天,我们大箱小箱往房间里拿东西。邻居差不多同龄的小朋友好几个过来帮忙——我猜肯定是人家妈妈看见了说,哎,快看你们有新的小朋友了,还不去帮忙!

当时融融跟人说的第一句话还脸红红呢。我招呼大家进来做好——就餐厅的桌椅有地方坐下来。给简单的弄点吃的弄点水,躲出去到别的房间——也不全是躲,我要收拾嘛。

等要走的时候,大家在门口都已经恋恋不舍,连第二天什么时候再一起完都说好了!——当时正好暑假。

后来经常来按铃——或者我家的过去人家按铃。有个小姑娘,正好是同校同级不同班,说以来很多共同老师呢。

慢慢的,游泳队啦,舞蹈队啦,夏令营啦,认识的人越来越多,交叉认识的也越来越多。比如同班同学的好朋友在夏令营遇到,游泳队的小朋友奶奶是我们邻居。住的地方小就这点好,时间长了发现大家仿佛都有共同熟悉的人。甚至带孩子们逛街吃饭,每每遇到各路朋友——是她们的,可不是我的!

也见识过孩子们之间的不愉快啊。

相比融融的温文谦和人缘一向好,Isabel就属于性格比较突出,凡事快言快语的,加上年纪小不太懂得掩饰,反而在交友方面没那么自然流畅。

她们一起长大的,有个小姑娘我看着可喜欢了。斯文干净,哥哥还跟融融是同班同学。学习也不错——做妈妈的当然喜欢孩子跟学习好的交往。我有时候逗Isabel学校哪个是她的好朋友,她想来想去数来数去才轮到人家——我都替那个小姑娘觉得不公平。我看得见她们每次有什么活动那个小家伙跑前跑后的为大家服务并且我能觉出来她特别照顾我们这个呢——不过也没办法。友谊这件事大概也讲缘分。

育儿的书或者理论已经有很多了,我想还会更多。大部分我也就是看看,笑笑。在这方面我一向保守。我想,其实人类几千年来本性里的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比如对善恶,对生命幸福指数的感知认知。时间坐标往前和往后移,也不过是生存环境的差异。所以无论是看莎士比亚戏剧人物对生命的感悟感叹,还是再早苏格拉底的思考和难题,今天一样是始而又复,复而又始。

基本上,我认为在一个健全的社会里,就才艺这些谋生技能之外的东西来说,一个普通人多会点什么或者少会点什么不太会影响他的生活质量。更重要的 ,我想是家庭生活,友谊这些。因为这些属于个人生存环境里的一部分,无论谁都跳不过去也不能偷懒的。

健康的友谊,因为宝贵,所以我愿意帮孩子们一起付出。

上面提到的Michael,妈妈新生了双胞胎的小妹妹才九周,还有一个比我们老三大一岁的弟弟。那天听到她跟妈妈在一起给融融打电话问能不能周末过来sleepover。我说,当然可以——我想她妈妈大概也巴不得她过来家里清净一下吧!

几个在我家玩一晚上Pyjama Party。第二天10点起来要自己烤Muffin——我只好让出厨房——后来烤完吃完送完人走说留了仨,我俩,爸爸一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