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说说夫妻之道(15)

(2017-06-27 01:53:41) 下一个

我们老二过生日,用人一个游乐中心的场地。我们俩跟着蹭了玩。

有一种小车带个小挂斗的,脚蹬装在前面两个轮的轱辘中间,象小小孩的三轮车一样。可以后面挂斗里坐一个人,前边坐着的人蹬,差不多就是电影里黄包车的样子吧。

我们俩轮番换着互相带,因为轱辘小,挺费劲的。B甚至发了他在后边翘脚半躺我在前边蹬的照片放到他常玩的小群里。结果可能是太过得意忘形,中间玩蹦床的时候B戳到脚趾,我更甚,居然丢了车钥匙。找几圈没找到,幸亏B钥匙上有一把我的备用钥匙,只是简陋点不带遥控功能——也算啦,好歹能开回家。

我并不是多沮丧——多亏有你——俩人在一起就是这点好,出什么事不怕,起码在我是这样。

常态了,一个搞得鸡飞狗跳,一个救火。我最爱说的是,天塌不下来,就算真塌了,有的是比咱高的,轮不到你我来抗。这种话说给对方也是说给自己听——关键是说出来,而且有人听见,有点互相壮胆的意思吧。

曾经看到微信上传一个Trump女儿Ivanka的访谈,她大意是说对女性来说不必过分强求生活和工作的平衡。我倒是同意她这个观点。平衡与否是一个很主观的判断——好像还不好自己说自己,因为无论说是说否貌似都不合适。普通人过日子,哪有那么多讲究,难不成每天拿天平称一下?我认识因为孩子小辞职在家的妈妈,也认识工作孩子两边都要顾到的妈妈。说起来大家的确各有各的苦水吐,不过我感觉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决定还满意——比如我,家里需要我这份收入,而且我也挺享受自己能挣钱的——孩子们保险都跟我,我很自豪这件事啊。特别我们俩都是第一代移民,如果完全在家里,对我是挺痛苦的。现在这样有同事每天还可以八卦一下放松,又是钱换不来的。

我很感激B在这件事上支持我。

原来我在大学上班,遇到micromanage的小老板,他为了出文章经常周末加班,而且话里话外逼我也加班——他享受坐在办公室耗一天,可是我不啊!又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还得装着满脸笑出现。那时侯孩子小,只能趁孩子中午睡着出门,孩子醒了找不到妈妈家里鸡飞狗跳的情景我虽然不是亲见,想也想的到了。尽管时间不长,现在想起来唯一能说的是,还好都过来了。

我一直说,我不赞成主动选择长期分居的异地夫妻,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其实还能有什么原因,不过是一个钱字。我承认夫妻关系是很脆弱的,其实经不起什么考验,并且我认为,如果真的想考验,那还是趁早散伙大家各奔前程算了——谁都甭耽误谁。曾经遇到有认识的中国人得意地跟我说,我们一家三口三个国家——孩子送回国了。我真反映不过来拿什么表情对待这件事——这有什么可骄傲的吗?

能够忍受长期分离的痛苦,容我再小人之心一下——我想是感情没到那份上的结果。还好我们俩都不是需要经常出差的工作。有一次B出差跟我们视频,我们三儿刚叫一句“爸爸”转身趴我肩膀上哭了。我假装低头安抚她才能忍着眼泪不下来,急得B在那一头大叫,挂了挂了!

前几天跟朋友聊起来关于是不是推孩子的事,她说,我认为我小的时候我爸爸妈妈并没有推过我,我觉得自己也在什么年纪做了应该做的事,这样在我看来挺好的。当然我希望我的孩子将来比我过得好,这也没什么不对啊。我说,是,你说出了我的感受。我们只是发生在同一个世界上同一个时间段不同地点的故事的两个版本,他们夫妻俩也是国内同学结婚然后出国头两年上学不得已周末夫妻然后努力找到一个城市的工作。这一路走过来,很多细节都不必交代。我明白。

我想,一个人对生命留恋,不过是对明天有期待,期待有更好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个前提是,知道什么对自己是好的是自己想要的。我知道很多东西不可以强求,所以对那些可以由自己控制的,更要特别珍惜,比如选择如何对待工作和家庭的关系。不错,这个世界上是有人运气特别好,想什么来什么指哪儿打哪儿,但是大部分人应该还是要拿一些东西换另一些东西的。既然是交换,就是business,business就有风险。统计学上有个最大最小风险原则,就是在所有风险最大的方案里,选风险最小的那个,这样能保证就算不是最优方案,但是一定不会是最差的——当然是在收益也可比的情况下。如果风险大收益小,恐怕也没人去选的。

而世人的收益,不过是人生最后的笑脸——也许是哭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