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说说夫妻之道(8)

(2017-05-04 01:29:05) 下一个

我很讨厌的一个词是,男闺蜜。是的,我认为这几个字代表,暧昧。已婚男女异性间的暧昧,是我很反感的。其实未婚男女间这种不清不楚的感情,我也并不欣赏,不过男未婚女未嫁的话,也许会迈进另一个天空,姑且不论。

这么说吧,如果突然有一个女的说,我家B是她的男闺蜜,我会很生气。我可以接受一个女的是我们共同的朋友,但是我不接受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同性,当我家孩子爸爸是她的“男闺蜜”。是,就算在今天,我依旧承认男女有别,做人做事最好光明磊落一点,特别已婚的话,如果除了配偶还有配偶不知道的很亲近的异性朋友,在我看来是不正常的。

我们很多的朋友尤其男的,其实是我招回家的。刚出国的时候,一个北大的一个科大的都算是我一个大学工作的同事(B不在我们学校),加上我们俩,一到周末就一起喝啤酒烤羊肉串,煮酒论英雄,现在那俩虽然也是天涯海角了,说起来最怀念的,一致表示是当时那段有忧有虑前途未卜的日子。

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

我玩中文微信的时间,不算太长,第一个微信群,就是被B拉进去的一个读书群,群里当然国内的人多。那时候傻嘛,看到有完全有悖于常识的说法会忍不住跳出来批评人家。可能弄得自己太显眼了,就有人发消息要求加我contact。我一般也不理。后来有个小事故,我自认为很正义地支持了一个人的观点,那人估计很激动要求加我一而再再而三,我最后不好意思就同意了。不过没过两天就赶紧删了——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本能的反应吧,比如我会很自然隔着群跟不论男女心平气和或者慷慨激昂地讨论,但是加陌生异性到手机的contact想想还是有点抗拒的——我跟你不熟,大家坐远一点好了。

过几天突然B问我,哎,那个阿辉是你的好友吗?

啊。。。不算是。

你知道吗,他今天要求加我,我加了他以后,他第一句就问,你认识Erlena吗?(我微信的ID是Erlena)我说,你为什么不去问问Erlena?他说,我看到你拉她进群,也看到她拉你进群,你们俩一定是好友吧。我没理,反问,你知道我媳妇是谁吗?他说,不知道。我copy,paste他刚才那句话——你认识Erlena吗?——他发过来一串重锤痛击自己的照片!

后来这俩成了臭味相投的网上知己,基本没我什么事了,据说会交流带点颜色的小毛片。有时候和我在群里遇到,大家也会开轻松地玩笑。

我一直说,我比较恨人不磊落。不是说已婚男女不可以有异性朋友,我反感的是,有配偶不知道存在的异性朋友。更不能接受的是,有比跟配偶关系更亲密的异性朋友,哪怕仅仅是精神上的。在我看来,所有的刻意隐瞒都是一种不磊落。如果真的问心无愧的话,我不相信人需要跟配偶刻意隐瞒什么。经常我们看到指导人生的书语重心长地说,一个家千万不要把孩子放在第一位啊——配偶才是最重要的!其实抛开家庭生活,在社会中又何尝不是?我承认人天性恶多过善,每个人都有小小自私,渴望得到其他人特别异性的仰慕并且会享受其中,但是,但是,但是,如果在婚姻中的人,我想还是需要一点点自制的。

刚出国的时候,和一对北大出来的作邻居,当时那个女生刚怀孕,我也比较闲,加上年纪差不多大,我们会常常一起互相串门聊天。我记得她跟我说过一句话,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男的比xx(xx是她丈夫的名字)各方面都强多了,可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对啊,就是这句话。有个比较粗俗的比喻说人会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属于因为想太多而贪婪。我想无论男女,如果已婚还玩暧昧,多半就属于这种吧。

电影Last Vegas有个情节,Kevin Kline扮演的老人家去寻找激情,遇到年轻的豪放女,俩人准备就绪要玩真的的时候,Kevin Kline突然说,我结婚35年了,没有一件事是不可以跟老婆说的,今天我跟你做了,我回家是说不出口的。那女生愣住很久,裹着毯子说,我希望我能遇到象你一样的男人。当然这个是电影,我不知道真的有多少人能在那个情景把持——我相信会有。是的,我认为人既然选择了婚姻有了人夫人妇的身份,还是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的——尽管很多不幸福的婚姻大多有个冠冕堂皇的帽子单方或双方说当时选择是错的——那该纠错纠错,不是再犯错的借口。

说回到交友。其实我也不认为人需要很多朋友,至少在我是这样。看过维也纳大学关于友谊的一个研究,提到的两个观点我很认同,一是接受男女间很少有真正的友谊这件事,二是真正的朋友不超过三个,好朋友不超过十五个,普通朋友五十个,FB朋友150个,是正常。反之,就需要自己检查一下了。我知道特例什么时候都有,不过我相信生活中99。99%的还是普通人,既然是普通人,如果想活得简单快乐一点,就按照简单快乐的方子好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六翼天使 回复 悄悄话 人性是建立在动物性的基础之上,所谓情爱无非大多都是幌子。试想原始社会,男人看见喜欢的女人,明火执仗抢了就走,过一年还不是生个大胖儿子。现代社会男人看见中意的女子,就得送花送礼,调调情,还得约为婚姻作为保障,只是游戏规则不同。所谓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很可能也是行不通的,大有可能柏拉图一边幻想某位女士,一边打飞机。只是现在妇女经济实力提高了,根本不需要男人的经济能力为保障,这就是为什么北上广出轨率高的主要原因。您大作中提到Kevin Kline扮演的老人家的场景也不太现实,男人要么就在家呆着不出去混,哪有出去混了临门一脚又不踢的道理。
mu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ck86' 的评论 : 多谢。碰巧看到有人提到这个禁不住感慨一下。
mu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六翼天使' 的评论 : 婚姻关系我想不是反人性,是反动物性。至于睡人人睡也是很难说谁亏谁赚吧。
六翼天使 回复 悄悄话 但作为一个男人不多睡几个岂不是亏了,婚姻作为社会关系本来就是反人性的
luck86 回复 悄悄话 说得好,很实诚,不虚伪。人性都是贪婪和自恋的,但能做到自我控制就很不错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