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Toni, 我眼中的美国大男孩(上)

(2017-09-12 21:05:05) 下一个

1998夏日的一天,我老板把Toni领进了我的办公室。他看上去,30岁左右,平头,粗脖,熊背,鼻梁高挺,健壮得象柔道运动员。老板对我说:David, 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学生,Toni。

然后吿诉Toni:这是David, 数学博士,SAS杀手(killer of SAS), 他就是你老师,教你SAS,并且给你分配工作。

SAS是广泛应用的统计分析软件,政府部门和大药厂都需要大量的SAS程序员。SAS的强项之一是它处理原始数据的能力,把各种形式的数据变换为统一的有效的SAS数据结构,储存下来,便于分析。老板要我在一个月内教会Toni用SAS处理数据。

老板离开之前告诉我:Toni带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象大孩子一样,不过他性格非常好,有颗宽容的心 (big heart). 老板走后,我让Toni坐下来,问他干过些什么?

他说:他大学学的是数学。毕业后在建筑工地当过搬砖工,进保险公司做过记帐员。

我问:以前用过SAS没有?

他说:没有,不过他喜欢数学,正在旁听数学系的研究生课程。

喜欢数学,听到这点,我心中一喜,一门程序语言对有数学基础的人来说就是小菜一碟。老板交给我的任务可以轻松完成了。我没有想到,正是对数学的热爱,阻碍了他学习SAS。我给了他一本SAS处理数据的书,让他按照上面的例子在机上练习。

开始几天,他学得很认真,进展神速,可是慢慢地,他的速度慢了下来,经常望着天花板出神。是不是他烦了?我是过来人,与有趣的数学相比,数据处理可以非常乏味枯燥。

好在老板的办公室就在隔壁,有时,他会突然出现在我们办公室里,检查Toni的SAS进度。老板对Toni很关心,希望他能有门技能谋生。可是,Toni对他的角色有和老板不同的理解,他把大量的聪明才智用在了怎么才能少花时间在SAS上( He interpreted his role rather differently from my boss and devoted considerable amount of his acute intelligence  to the cause of doing less on SAS) 。

和我熟悉后,他很快带来了一本数学书,是关于分形理论(fractal theory). 那段时期,分形理论很时髦,因为它与非线性现象和混沌理论有关。很多自然现象,比如海岸线形状,呈现出自我相似性(self similarity),可以用分形理论解释。

于是Toni的办公桌上就有了这二本书,我给他的SAS和他带来的分形理论。不用时,它们总是重迭在一起。只是上下位置不时变化。大部分时间他斜躺在旋转椅上,坚实的胸肌托起那本分形理论,似乎在白日做梦。有人推门了,是老板来关心他了?他会赶快起身,把数学书塞在SAS书下面,然后打开计算机里的SAS程序窗口,上面有早己写好的程序。

他的这套方法似乎奏效,只是有一个问题,推门的不只是老板。因为我不少时候也不在办公室。于是,好多次,我推门回办公室,看见他正慌慌忙忙地塞书,见是我,转而露出洁白的牙齿孩子似地笑了。

Toni从不谈报酬。虽然老板按钟点付费给他,大概每小时十几美元。除了这个工作,他还帮老板管理他的合气道场(aikido)。合气道是一种格斗术,主要用于防身。老板拥有自己的道场,Toni从小练习合气道,己系黑带,据说段位比老板还高。所以老板聘他为道场的教官,并兼管道场。

一个月过去了,Toni还是基本学会了存储和管理数据。老板让我继续教他SAS report 和SAS macro.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痴一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iserman' 的评论 : 对不起。你的评论是关于这故事要说明什么。下篇也许能回答你的问题。如果硬要找出意义,那就是对老友的回忆。
Wiserman 回复 悄悄话 痴一生 把我的问话擦掉了。 为什麽?
西雅图登山 回复 悄悄话 Toni 是女孩名。。。
anniemei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生动,这样的男孩不少。
我爱栀子花 回复 悄悄话 美国也有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者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