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令健康养生园

让我们一起缔造青春不老的传说。。。
正文

青蒿素出现抗药性 世卫组织提出禁用单方

(2013-01-06 16:48:46) 下一个

青蒿素出现抗药性 世卫组织提出禁用单方(转载)

每年有一百多万人被疟疾夺去生命,中国某制药公司是一家抗疟药生产商,公司药品销售量很大。但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指出,这个公司生产的抗疟疾药正对世界健康状况带来严重威胁。该组织要求停止这种以青蒿素为主要成分的单方抗疟药的生产。

这是一个利益攸关以及疟疾治疗挽救生命的大问题。世界卫生组织表示,疟疾病原体正在对以青蒿素为主要成分的这种单方抗疟疾药产生抗药性,青蒿素必须与其他抗疟药搭配成复方使用。当前处于领先地位的复方抗疟药是瑞士诺华制药公司(Novartis AG)生产的。复方抗疟药较难被疟疾病原体识别,不容易产生抗药性。

疟疾这种传染病已困扰了人类几千年。疟原虫是一种单细胞的寄生虫,通过蚊子的叮咬进入人体血液。受感染的红细胞在血液循环系统中造成堵塞,导致严重贫血、肾功能衰竭和寒战发抖等并发症并危及生命,儿童和孕妇是疟疾的易感人群。现在,疟原虫对大部分抗疟药至少已产生部分的抗药性

上世纪60年代末,中国科学家进行了中药药物试验,从黄花篙(Artemisia annua L)中提炼出了被称为活性青蒿素的化合物,昆明制药也于80年代末推出了抗疟疾药。青蒿素疗法见效快,一般只需几天就有疗效。90年代初,中国科学家开发出了蒿甲醚(Artemether)-苯芴醇(Lumefantrine)复方药,蒿甲醚基本成分仍是青蒿素,苯芴醇以前也是一种抗疟药。瑞士诺华制药的前身汽巴嘉基(Ciba-Geigy)于1994年购买了蒿甲醚-苯芴醇在中国以外的销售权。中国方面一位参与过谈判的人士表示,汽巴嘉基支付了几百万美元的价钱,并同意将每年销售额的4%付给中方。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青蒿素抗疟药未能治好泰国两名儿童的疟疾,疟疾病原虫对青蒿素抗疟药产生抗药性。抗药性一旦出现,就会迅速蔓延开来。另一方面,中国实验室测试也显示,以青蒿素为主要成分的青蒿琥酯(Artesunate)的药效有所下降。

世界卫生组织开始倡导不容易被病原体识别的复方抗疟药。瑞士诺华制药表示,世界卫生组织禁止单方青蒿素药物的销售是一个科学决策。诺华制药特别指出,90年代初世界上没有几家公司对青蒿素有兴趣,还称公司在同中国中国企业合作生产复方蒿甲醚的过程中向后者转让了大量制药技术。中国的制药公司并不否认复方药的价值。中国制造的复方药──Arco,并正开始面向非洲市场销售。但中国制药公司方面表示,不应立即停止生产对付疟疾的单方药(仅包含一种药物),而且后者仍然非常有效和畅销。

世界卫生组织召集各家制药公司,会议地点选在了该组织总部日内瓦,几家中国公司也受邀出席了会议。几名与会人员告诉记者,柯奇在会上发出了更为严厉的警告:如果有公司依然生产青蒿素单方药,那么不管它们是什么公司,联合国下属机构将不再使用这些公司生产的任何药物。到会议结束时,很多公司都做出了让步。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共有17家制药商同意停止生产青蒿素单方药,其中包括欧洲、印度以及中国的公司。世界卫生组织内部对疟疾的防治问题也十分重视。该组织新任总干事陈冯富珍(Margaret Chan)将打击疟疾列为该组织首当其冲的任务,而在今年5月份,世界卫生大会将就一项禁止使用青蒿素口服单方药的提案进行投票表决。

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使用复方抗疟药物的决策是正确的。象何大一的鸡尾酒疗法就是用复方对付艾滋病毒的耐药性。提纯中药成分,虽然药效较强,但成分、结构单一,容易被细菌、病毒或微生物识别,正如现今多种抗生素不断产生抗药性一样,目前,复方的鸡尾酒抗生素疗法也在试行。

药物组成成分越复杂,越不易被病原体识别。对青蒿素产生抗药性的病人,如果用原药鲜黄花蒿搅汁饮用,或常温阴干研粉服用仍然会有效,又如对黄连素产生抗药性,使用原药黄连仍有效。天然植物的成分本身就复杂,直接用原个中药就较不易有耐药性。补益型的提纯也有弊端,植物所含的成分有互相牵制或助益的协同作用,也就是双向调节作用。例如从大豆提纯的大豆异黄酮,失去了双向调节作用,其副作用接近于化学药物雌激素,所以妇科癌症患者是不宜服用这种提纯的异黄酮的,而直接食用天然大豆仍然有助于抵抗妇科癌症。复方的中药配方(中药方剂)成分更为复杂,更不容易产生耐药性。由此可见,中药提纯并非发展中医药的康庄大道。

-----------------------------------------------------------------

郝万山教授讲的故事 ZT

    好些年前,一位领导同志有高血压,有动脉硬化,尤其表现了颈项部肌肉拘紧不柔和,后头部脖子总是那么难受。他找了一个老中医,这个老中医给他用的就是葛 根汤,葛根用的量很多。领导同志拿了这个方子之后,他的治病要通过他的保健医生,就给他的保健医生看。这个保健医生是个西医学习中医的大夫,这个保健医生 看完之后,说首长葛根这个药,有升阳发表的作用,您还有高血压,不适合用这张方子。首长一看,我找的一个很著名的医生开的这张方子,我的保健医生说不适 合,不适合就不吃吧,放在一边了。

  过了两天,这个首长实在觉得后脖梗子难受,碰上这个老中医,说我给你开的方子吃了没有?首长又不好意 思说保健医生不给吃,说我吃了,脖子就应当软,怎么还是这个梗梗的。后来首长想了想,既然他是很有名气的老中医,吃了试试看,结果吃了一天,两天,三天, 脖子逐渐逐渐变软了,后头部逐渐逐渐不痛了,一量血压不仅没有升高,还和原来的相比,反而降得正常了。好,他就吃了大概七付药,症状缓解了很多。他就找他 的保健医生,二话不说,你再给我量量血压怎么样,一量血压,首长的血压怎么正常了?他说我告诉你,我吃的就是你不让我吃的那张方子。他说,不对呀,这个方 子里面有升阳发表的药物,怎么能够使你的血压降下来。这个西医的思路认为升阳发表就是升高血压,把这两个概念给混淆起来了。后来这个保健医生,非常虚心的 找这个老中医讨教,葛根这个药呢,有很好的疏通经脉的作用,特别是通阳明经的经脉,通太阳经的经脉,都有很好的作用。

  那么这个人就进一步研究葛根的成分,发现它有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呀,再后来有人把葛根的提取物做了片剂,这就是今天,我们今天市场上的愈风宁心片。愈风宁心片做为一个药的话,它广泛应用于动脉硬化,用于心脑血管病,用于血管病引起的耳鸣、耳聋,应用很广泛。

   可是一旦它做成一个单味药,应用于临床的话,许多人就没有明显的疗效。什么人有疗效呢?只有后脖梗子特别拘紧不柔和的人,有高血压、有动脉硬化,有耳 鸣、耳聋,又伴有后项部拘紧不柔和,用上愈风宁心片有效,如果后脖梗子没有症状,你用愈风宁心片,治高血压,治动脉硬化、耳鸣耳聋没有效果,可见还是需要 辨证。

  我们国家两年一次科学院院士的会,我们也有些院士是国外的,像李政道就在美国工作,开院士会的时候,他每次都来。三年前,一次院 士会,美国国籍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黎念之先生,他是世界化学界的一个学科领头人,他这个化学物的提取是非常领先的,他想用这种方法,来中国寻找和中药研究相 结合的这么一个结合点。来到中国以后,在开院士会期间,通过一个人找到了我,和我谈了一天的话,说我用这种最先进的,最现代化的提取方法来研究中药,有没 有发展前途?

  我说中药是一个多种成分的复合体,一味中药就是这样,更何况一个方剂,它的成分就非常非常复杂。1958 年,中国大陆,痢疾流行,非常厉害。中药治疗痢疾,黄连是一味非常有效的药物。可是黄连这个药,它的生产周期需要六年,一时全国黄连脱销,国务院就提出 来,要从其他的植物中提取黄连的有效成分。很快就有人研究出了从三棵针这种植物中提取小檗碱,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黄连素。黄连当时用于临床,58年年 末,59 年一年,60 年这一年疗效极好,对治疗痢疾疗效很好,因此有关部门受到国务院的表彰。可是从61 年以后,再用黄连素治疗痢疾,没有那么有效了。这些痢疾杆菌产生了耐药,但对黄连素耐药的菌株,再用黄连来治疗仍然有效。

  我们国家好些 单位联合攻关用了好多年,从青蒿中提取了青蒿素,进一步研究它的分子结构,然后用人工合成的方法,制成了青蒿素,这是一个单品,也是一个新药。有一项科研 成果是“青蒿素抗疟原虫的研究”获得了国家的科技奖。大概是三年还是四年后,我也记不清楚,又有人有一项科研成果获得了奖,那么后面那个成果的名字是什么 呢?“抗青蒿素原虫的研究”,也就是说,第一项科研成果是青蒿素原虫的研究,几年后,又有一项成果,抗青蒿素疟原虫的研究。我没有把话说颠倒吧,也就是 说,青蒿素到临床上没有几年,疟原虫就产生了耐药,而且耐青蒿素的这些疟原虫对已知的抗疟药都耐药,但是再用青蒿,又有效。

  我讲了这两个例子,我接着又说了一个例子。

   有一年我到一个农药厂去采访,那个农药厂生产杀苍蝇,杀蚊子的药。结果我在厂里的招待所里被一个蚊子叮了之后,肿得那么大,后来留下的痕迹三年、四年, 十几年了还看得到。当时我就给他们的厂长说,我说厂长啊,你们农药厂,是专门生产杀苍蝇、杀蚊子药的,居然在厂区我被蚊子叮了,还这么大,这么痒,这么 痛,我是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他说郝老师,不瞒您说,我们厂刚投产五年之内,方圆二十里路没有苍蝇和蚊子,够厉害的吧,可是五年之后,我们厂区居然有了苍 蝇,有了蚊子,而且这个蚊子个子特别大,苍蝇个子特别大。这个蚊子要叮人一口,这个包啊就别想一年下去。果然,我这包就留了好几年,痕迹现在还有呀。为什 么?蚊子对这种药耐药,耐药以后,那就是毒蚊子。

  不是有人报道吗,有个人被毒蛇叮了一口,他非常紧张,被毒蛇咬了会要命的,结果他自己没事,回头找那条蛇,那条蛇一翻肚死了,怎么回事?这个人本身长期在氢氰酸这种工厂里工作,他慢性的接触,如呼吸啊,他血液里的毒比毒蛇的毒还要厉害。

   我讲完这几件事情之后,黎念之院士明白了,他说中药之所以几千年以来不被淘汰,就是因为他是复合成分,你把它提纯了,当时效果可能很好,但是它很快就会 被淘汰,就像打拳一样。黎念之教授的例子举得非常生动,你总是这一招,对方就防住你了,如果是无招无式,迷宗拳无招无式,对方很难防,单味中药就是一个复 合成分,多味中药组成的复方,那更是复合的成分,这种复杂性,我们现代的科技还研究不了,就连我们世界上化学界的学科领头人黎念之教授,他对一个复方的成 分在研究上,他都感到非常头痛。

  他听完我的这一段解说之后,回去完全放弃了用他的最先进的提纯手段研究中药的计划。今年春天他又来了,又是一次科学院院士的会,他这次来主要是找我看病,不再提用那种提纯方法研究中药的事情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