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令健康养生园

让我们一起缔造青春不老的传说。。。
正文

黄芪枳实汤治癌获良效

(2011-12-08 00:52:45) 下一个


黄芪枳实汤治癌获良效(转载)

作者:朱和平  朱品端

祖国医学对癌症的诊治各见特色,各有所长。统而观之,论其因不外乎是气滞血瘀,痰结湿聚,脏腑失调,气血亏虚:治其症,有泻火解毒,燥湿泄热法,有破瘀通陈,消症祛瘕法:有补其阴阳,扶正祛邪法。本祖传黄芪枳实汤治癌即属后一法。经本人近十多年的反复临床,对原方删改,加入五六味抑制癌细胞的草药,更显功效,确是一治癌的好方,现总结报告如下。

基本情况

近十多年来,临床治愈各种癌症共 143例,其中肺癌 22例,肝癌 6例,乳腺癌 28例,胃癌13例,淋巴癌 17例,鼻咽癌 19例,子宫癌 8例,甲状腺癌 11例,前列腺癌 9例,脑癌 3例,膀光癌 5例,直肠癌2例。患者年龄 26岁至 69岁不等,其中经手术切除后复发转移者 29例,未经手术单用放化疗失效者 16例,有87例经他人用中草药治疗 1t3个 月未效来诊治的。所治愈的 143例中属腺癌的 131例,13例属鳞癌。

2 治疗法则

2.1 基础方药

黄芪枳实汤,有黄芪、当归、山药、首乌、山楂、党参、黄精、甘草、沙参、鸡内金、大黄、枳实、白芍、元参等十多味。另选用治五步蛇伤的草药,有山慈菇,七叶莲、穿山滕、七星剑、还魂草、蛇芋、地柏等六七味。

2.2 用药法则 一般分为三个不同阶段用药,第一阶段即第一疗程24天,重点调理气血扶正祛邪,基础方中根据患者发病部位归经不同而用药相应不同,但不论是何种癌都须用足30g份量,扶旺其正气,以正压邪,同时加入相应的草药,份量在 lOt20g间,以祛其邪毒,并以大黄泻之,故初服药的 3t7天中每天有3t5次的大便排邪毒。如癌肿个大者,约在服药后第三天或稍迟可见大便排出黑色的脓血污物,无须惊慌,约排3t7天或稍长其自可停。第二阶段即第二三疗程,基础方药可根据患者临床表症加减药味,但仍保持其足够的份量,重症须用猛剂,量少不足以压邪。有第一疗程的扶正功效,消症祛邪,抑杀癌细胞的草药可稍加大份量,以撼其邪毒之根基。一般属腺癌者,有3个疗程 72天的治疗,病情已基本治愈。第三阶段即第四疗程,腺癌者已是巩固调理阶段,而属鳞癌者,第二阶段还须用药1t2个疗程甚至更长。视其疗效,该长则长。

3 治疗效果本黄芪枳实汤的原立意是调补阴阳扶正祛邪,此法在治疗腺癌(癌公)中多能收效,若患者一餐仍有两碗粥近正常的饭量,其胃气尚足多数可治愈,能饭者亦可纳药。一般属腺癌者,如淋巴癌、咽喉癌、肺癌、乳腺癌者,多有肿胀体征,服药一疗程其肿见轻,同时可见暗黑色脓血物随便排出。有痛者,服药3t5天痛可逐日见轻。近十余年来用本方收治的各种癌症患者,属腺癌治愈率达 95.1%,鳞癌 30.5%。

4 典型病例 (淋巴癌、肺癌)

4.1 黄 X X,男,58岁,农民,乐昌黄埔人,淋巴癌。88年3月初发现两耳下生出几个黄豆大淋巴结核,以为多食燥热之品所致,自找些清凉草药煮水当茶喝,一个月多后,所生结核不见消散,反见增多增大,双胁处亦见生出七个结核,而且长势更速。家属见状即送医院治疗。经CT和切片活检,确诊为淋巴癌晚期,治疗 40多天,化疗三个疗程,病情不见起色 ,反见体质大弱 ,头发脱光,前颈部明显肿大,全身已长十七个淋巴结,大的似小核桃,小的如蚕豆,皮色不变,患者对西医失去信心。后经人介绍来诊治,经查如上所述,且见正气大伤,少语懒言,体困。可喜之处是胃气尚存,一餐仍可食两碗粥。据脉所诊属腺癌。投黄芪枳实汤五剂,加入麦冬、天冬、山慈菇,七叶莲、七星剑,蛇芋各lOt15g。药尽复诊时见其精神转佳,便日 3t4次,见有暗黑物排出,前颈肿胀感见轻,药已对症,守方进药24天,17个淋巴结核大的已缩小,小的已消失,精神大为改观,饭达正常量,日间喜散步闲聊,夜可安睡。效不更方,再服2个疗程,原方减麦冬、天冬加白附片lOg、大黄减至 5g,草药减七叶连,加还魂草。其间基础方中的药味稍有加减,至 3个疗程72天,病已告愈,到县医院作血液检验已不见癌细胞。患者要求再服一疗程药以图巩固。经随访至今,黄某已76岁,仍精神爽悦,体健,常游乐于田园村落间。

4.2 朱某,乐昌坪石人,男69岁,退休干部,肺癌。2005年夏,因感冒致咳久治不愈,后经医院诊治,x 光检查发现肺部明显病变,经 CT拍片诊为肺部癌肿,长出3个指头的癌体。后转院治疗一个多月,针药加化疗 6个疗程,费资9万多元。出院返家后疼痛加剧,日夜无法入睡,脚发热,难于施步。l1月初,经人介绍前来诊治,经查如前述,一餐仍可近两小碗粥。投黄芪枳实汤加天冬、麦冬、山慈菇、蛇芋、七星剑lOt15g一个疗程,药尽复诊,诸症俱减,夜可安睡,足不热,可散步,饭可两小碗。效不更方,再进2个疗程药告愈,后再用药一疗程善后,现已重新长出头发,验血已无癌细胞。

5 体会

祖国古医籍认为“肿者、肿大也。瘤者,瘤居也。留居一处而不消散之物谓之肿瘤”。对于肿瘤的发病机理,《灵枢·水胀》篇早有论之,日:寒气客于肠外,与卫气相博,气不得营,因有所系,癖而肉着,恶气乃起,息肉乃生。其始生也,大如鸡卵。”而西医认为,肿瘤乃细胞变异衍生所致。近代中医认为,肿瘤或因气滞血瘀生化邪毒郁热,或因痰结湿聚,派生症瘕,或因气血亏虚脏腑失调所至。纵观古今医论无不认为,百病皆生于气而源于虚。虚者,于表则不抵冬寒暑湿:于内则气机不畅阴阳失调、脏腑失约而派生郁热邪毒,痰湿聚职,年久不散,邪毒留居而为癌。然郁热邪毒,痰湿积聚,气血亏虚,谁本谁未,则需深究其根,辨而明之,并配以利矢猛击其本,方可动其根基除其顽疾。我们认为,既然百病生于气而源于虚,治疗则应力扶其阴阳,旺其正气,正气旺驱邪方有动力,败其毒方不伤正。这就是黄芪枳实汤治癌累收良效的原由。故,我们在临床中对基础方的药量大多用足30g,短期内扶旺正气,使邪毒恶气无以 可存。对肿瘤的治则大法《内经》早有立论,日:“坚者消之,结者散之,留者攻之,损者益之。”而此“消、散、攻、益”四者问,谁为君、谁为佐,这是医者的用药心法。我们以益为首,佐以消、散、攻之味,多收良效,癌者本身就因虚而致,若以攻伐为上,而脏腑无法自生克伐之力,邪毒去而复生,如驱弱兵去攻顽敌,安可言胜?若大益其阴阳,脏腑气旺自可伐邪,邪无居处,去而不留,病可愈矣。至于鳞癌,其邪毒深于腺癌类,常须倍于腺癌的疗程方可收功,且攻伐之味仍需更加精到,我们仍在深入研究中。按祖训,凡阴虚而致癌者,多属腺癌,属公,易治。前期失治,病到后期,五脏俱损,癌公亦转化为癌母,已无法施治。阳虚鳞癌,属母难治。中药治癌经济实惠,灵活实用,副作用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