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勇攀乱石岗

(2010-11-29 10:24:33) 下一个
“勇攀”二字是送给老同志的,毕竟对他们来说,今天的hike有一定难度。Gros Morne Mountain是纽芬兰第二高峰,Gros Morne是法语,翻译成英语就是Big Lone Mountain。
1



Jack和David这老哥俩昨天刚吃了龙虾喝了小酒,今天饱暖思淫欲,以“不给大家添麻烦”为借口,准备“自觉”在营地休息了。美其名曰在家准备酒菜,给大伙接风洗尘。
2



今天要走的trail往返有约16公里,大致需要七八个钟头来完成。
3



Gros Morne是一座mysterious mountain,一年中大部分时间不是被云遮着,就是被雪或雾罩着,总之很难一睹“芳容”。
4



前面的几公里植被高大茂盛,水势湍流不息。
5



慢慢的,植被开始变矮,水流也断断续续,被隔成互不相连的小池塘。
6



爬山要有permit,且每年七月以后才允许攀登。主要是山上的积雪要到夏天才化,且怕影响山里的动物产仔。
7



可以看出Gros Morne是个flat-topped mountain。
8



这条路通往山脚下。
9



看到几条“恐吓”告示。
10



不理它,正式开始爬。
11



没有marked trail了,从这里到山顶全是这样的steep boulder ,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管这座山叫“乱石岗”了吧。
12



上回刀爷爷问为什么这地方有那么多的乱石头。我特意查了一下,网上说这山是“a slice of Arctic tundra far south of its usual range”,也就是说是一块南移的北极圈冻土,不知我的解释对不对。
13



爬到这里大概完成了攀登的三分之一,蓦然回首,只见云雾笼罩着池塘湖泊,大地一片青光。
14



继续向山顶进发,大家各显神通,有人喜欢用登山杖,有人则干脆手脚并用(个人觉得还是这个方法比较好)。
15



一路上大雾弥漫,好在不时有这种反光箭头给我们指引方向。
16



先期登顶的团友望着来时的方向,其余的人正向这里进发。
17



大队人马陆续赶到,坚持的过程本身已经是一种胜利,向老同志致敬!
18



许多事情都是这样,放弃比坚持容易。回头看走过的路,很高兴所有人没在登顶前的一刻放弃,意志是我们的。
19



休息片刻,大家纷纷奔向悬崖边。放眼往下看去,忽然明白飞鸟看到的都是什么景色:千花万树都在脚下。
20



有人在悬崖边玩自拍。
21



可惜山上常年云雾缭绕,很多画册中的美景我们无缘欣赏到。
22



下山了。
23



这条路看似通往天边。
24



下山的路也不轻松。
25



好在还有别的hiker与我们一路相伴。
26



发现一头moose。据介绍在纽芬兰的偏远地区,每平方公里大约有四头moose,但只有一个人。按这个比例我们应该看到更多moose才对,但那天山上雾气弥漫,不见虚实,即使有千百动物,也都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27



这个湖好像沾了仙气一般。
28



回到营地,Jack和David果然准备了酒菜。
29



大家开怀畅饮,疲劳一扫而光。
30



正在这时传来敲门声,不知从哪来了一个小丑。
31



原来这小丑是来送信的,一封来自Jack妈妈的信。不会吧,Jack都七十多了。
32



终于现了原形,敢情这小丑是Ann扮的,就是挺神的那个心理学家。她说这信千真万确是Jack的妈妈寄来的,是前台的人交给她的。
33



Jack有点激动,大家起哄让Ann把信给念念。大意是“儿啊,你在外一定要吃好喝好玩好,注意身体,妈这一切都好”。看来“儿行千里母担忧”这话适用于任何年纪的人,在妈妈眼里你永远是孩子。
34



大家让Ann把道具再穿戴好,纷纷给她和Jack合影留念。
35



你别说,Ann的哑剧表演还真有一手。后来她又瞄上了我,对我动手动脚teasing调戏了一番。为让老同志尽兴,我也只好牺牲了一把“色相”,这回轮到Jack当观众了。
3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