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坦桑尼亚全接触之五:说说我的团友和他们的趣事

(2010-03-30 21:51:47) 下一个
在旅行中你若是有一颗open heart,并且喜欢结交新朋友,总能找到不少乐子。下面就表一表我的这些可爱的团友们,这篇算花絮吧,调侃贴。


前面提过我参加的团实际上是个三合一的tour,算我在内,只有五位团友预定了跟我完全相同的行程。大部分游客是中途加入我们的,因为他们只购买了单独的safari trip,那时我们的团增加到12人,需要分乘两部车子。最后一段去桑给巴尔岛时又变回我们五个。


我们五人分别来自美国,加拿大和瑞士。由于我们几个是自始至终在一起的,尤其是又经历了Kili的历练,所以大家显得更亲密些,话也更多,整个行程结束时我们已经开始讨论何时搞个reunion trip。这就是跟我同甘共苦爬Kili的4位战友。
1



Catherine,阿尔卑斯山下来的瑞士姑娘,会说6国话,跟谁都能聊天,自谦英文是她会说的语言里最滥的了。在下山的途中她就一直在跟我讨论,如何用最地道的英文表达“我刚刚登上了乞力马扎罗”?是说“I climbed it, I made it, or Just done it”?因为她打算一回到Moshi就找个能上网的地儿把喜讯发到facebook上。我说呆会经过公园门口的gift shop,进去扫一眼人家的明信片上怎么印的,不就全有了么。可爱的Catherine。
2



Michele,科罗拉多丹佛来的,据她自己说祖上有北欧芬兰血统,我看也有点像。她自嘲没有语言天分,各学了两年French和Spanish,最后全还给老师了,现在还记得的就剩“你好”,“谢谢”,“再见”,“厕所在哪”之类的词汇。米歇尔老抱怨听不懂非洲人说的英语,向导说的话她老是一知半解的,末了总让我们给重复一遍,并惊异于为什么我们能跟当地人交流无障碍。我告诉她,那是因为除了你,我们讲的都是internatonal English呀,一样的在外语课本里学来的。你老跟他们说美国俚语,他们当然听不懂了。
3



Fred和Lorie,一对魁北克来的French Canadian,经常喜欢教我几句法语,不遗余力地向我推广法裔文化,尤其是饮食方面。可惜他俩后来的高山反应比较严重,未能登顶。我们这个team的success rate算是60%吧,three out of five made it。
4



再上一张Lorie爬Kili的。女生最喜欢到这种大石头后上厕所,不过一定要小心。一次Michele从大石头后边出来嘴里骂骂咧咧的“Shit!”,我以为出什么事了,原来是she steped on shit, OMG!
5



树上这三姑娘是挪威来的,全是表姐妹,准备在坦桑尼亚玩上一个月,但只订了一个星期的safari,剩下的三星期准备坐bus闲逛,看到哪好就停下来玩两天,然后接着上路,反正destination是桑给巴尔岛。中间的胖丫头是幼儿园老师,据她说为了筹集旅费把奥斯陆的apartment都卖了,回去要重新找工作,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挪威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北欧的社会福利都不错,所以我估计她一时半会儿饿不死。
6



三姐妹之一的Linn自称刚参加完她们国家的一个电视真人秀,节目在两个月后才播出。她说她不能透露自己是否赢了大奖,因为有合同限制,但一上来就号召我们赶紧加入她的粉丝团,好给她增加点人气和点击率。我老怀疑她是赢了奖金出来玩的,她总是否认,不过她承认已经把facebook上一些比较惹火的照片给删掉了,省得将来授人以柄。我笑她还没当上明星呢已经有明星的范儿了,并强烈要求趁她还没出名前给我留个签名照什么的。
7



另一个表妹Line也很漂亮,是个护士。她们姐俩以前当过健身教练,所以特别活泼好动。safari的第一天她俩曾提议以后每天早上在营地带领大家做健身操,但没什么人响应,于是她们只好自娱自乐了,中午休息时爬树。这可把导游吓坏了,谁知道树上是不是有蛇或马蜂窝之类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8



既然说到这了,顺便介绍一下我们的导游(in the middle)和司机。说他们是千里眼,顺风耳一点不夸张。老远一个小黑点他就知道是什么动物,还能告诉你是公是母。别不好意思,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不一定是跟动物有关的。挪威妹妹就向他们请教马赛女人的经期卫生问题,其实我知道她们是搞怪的。
9



Safari trip的厨师,人特别忠厚老实,我们团里有vegetarian,还有人对奶制品过敏,厨师上菜时都会单独准备一份,从来没搞错过。一路上的饮食以西餐为主,居然每天还有新鲜水果,真没想到。
10



Marilyn,温哥华来的,参加safari之前在桑给巴尔岛当了一周volunteer,教当地小学生英语。她的身材很fit,一看就是练瑜伽的,看来还是west coast的life style比较healthy啊。她后来发了不少温哥华冬奥会的照片给我,都是第一手资料啊。
11



这两位只能看背影了,澳洲来的,还是大学生。医学院念到一半忽然发现不喜欢了,需要take some time off and think about it。既然前路茫茫,不知路在何方,两人干脆直接上路,周游世界去了。我遇到他们时,俩小姑娘已经离开家,在路上漂泊了整整10个月了。Safari之后她俩去了肯尼亚。
12



比利时来的Martin在safari期间一直跟我住一个帐篷。他的正式工作是个sales person,但业余爱好是在比利时跟一个中国华侨合开sushi店,寿司师傅全是西藏人冒充的。就这样生意还挺火,已经开到第三间了。我说他整个就是一蒙事儿,并强烈要求参股,也分一杯羹。据他讲在大学里进修过几堂中文课,还会汉语拼音呢。看到了吗,你的浴巾如果不容易干,白天就铺在帐篷顶上晒,不过还是建议带速干那种,也轻便。
13



Martin垂涎北欧金发美女很久了,我使了个trick让他成功上了我们的车,看他笑得跟花儿似的。其实这张图的本意是想告诉大家safari jeep的内部结构是这个样子滴。我坐前排,为便于拍动物,顺便给他们立照为证。
14



一个英国小男生特羡慕我们这个团,没别的,就因为女生多。12个团友里只有3个男生。他嫌我们的团贵,自己在Arusha让出租车司机带着找了一便宜的package,加他才三个人。后来我们在桑给巴尔岛的一饭馆巧遇,他说他们那团里的意大利姑娘挺漂亮,可就是跟她爸一块来的,让他无机可乘,一路上非常郁闷。看,这是我们团的女生浩浩荡荡去上厕所,顺便说一下,宿营地的厕所比这个好点,但也强不到哪去。
15



Safari回来后的最后一晚,我们跟导游和司机去当地的酒吧和舞厅玩,因为明天就要分别了,大家玩得都比较high,挪威妹妹还夸口说准备趁夜深人静时去旅馆的游泳池裸泳。无奈我不胜酒力,party还没结束就醉倒了,被司机送回酒店。至于后半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不得而知了,只依稀记得马丁凌晨5点才回来,且死活不告诉我他们是否去了泳池,说是给我留一点想象的空间。
16



这张挺逗的,因为车窗没关严,一粒砂子飞进了挪威妹妹的眼睛,我们不得不紧急停车找眼药水给她清洗(好在另一位妹妹是护士),搞了一会儿Linn终于破涕为笑了,还从地上捡了一颗小石子骗我们说是从她眼睛里掉出来的,实在是淘气啊。
17



这是在塞伦盖蒂的一个高地上拍的,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们来时的路。
18



非洲美女,旅行社的代表,左边的是我们登乞力马扎罗的领队兼chief guide。别看他瘦瘦小小的,加上我们这一次,他已经50次登上了非洲最高峰。
19



明天写点正经的,攻略之类的。如果大家喜欢看,我会继续努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苹果和梨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
鹈鹕 回复 悄悄话 非洲美女,北欧美女,都很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