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地挥一挥手

居美国华盛顿, 就职政府部门, 花甲年岁, 天天等下班, 月月等薪水, 年年等退休.
个人资料
华府采菊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20世纪30年代上海的压路机

(2015-10-14 15:40:36) 下一个

photoPreview.jpg

 

家父于1945年抗战胜利后, 经朋友介绍到上海卢家湾的柏油轧石厂任负责人,听老爸说抗战前的上海的道路修造管理是由三家机构管理, 公共租界即习惯上说的英租界, 法租界以及中国国民政府的道路机构, 日汪时代把这三家合并在一起了, 抗战胜利后的上海市政府, 因租界已经不存在了, 就沿用了只有一家来管理, 即上海市政府工务局道路处,而修路所需柏油石子等, 均由原法租界设在卢家湾的柏油轧石厂负责, 压路机而由该厂管理, 老爸就顺势成了上海市政府的压路机队队长。

到差后, 就得全上海到处跑, 找散落在山海各个地方的修筑路机具材料, 运回卢家湾工厂,老爸是四川土包子,既不会说上海话(到了也不会说),又对上海的道路一点不晓得, 工务局便特批美式吉普一辆给这家工厂, 可老爸那时还不会开车, 但厂里的老的无论法租界或英租界的压路机司机, 差不多个个都会开车, 可局里还是不太放心,怕老爸过多的公车私用, 就决定局里派个司机,每日早上从局里车库开来, 接老爸全上海东奔西跑, 好不容易, 一二十辆(到底多少老爸说过我忘了)压路机找齐了, 残缺破烂的, 这时老爸就发挥了一个能动手的工程师的作用了, 很快, 一切就绪。

 之后, 老爸干了很重要的一项工作, 即拆除南市原华法交界处的铁门。1945年10月21日,上海市工务局属员张子孚在致局长赵祖康的呈文中,宣称“租界当局装设铁栅,不但有碍交通,且更有失国体。现在租界业经废除,为肃清旧有思想,统一市区管理,并畅达交通,整饬观瞻起见,自宜及早予以拆除,以新耳目”。4天以后,上海市警察局局长宣铁吾在致市工务局的公函中,也提出了相同的建议。市工务局遂将此意见呈送上海市政府和淞沪警备司令部,尽管后者的回复出人意料——“值此冬防期间,此项铁栅于警备上尚属必需,拟请一律暂行缓拆,藉维治安”,但市工务局还是在12月初获得了上海市长钱大钧拆除铁门的手令。

于是老爸带人 从12月16日开始,最初由该段道工自拆,由于人手不够,自1946年1月2日以后又陆续雇佣了80名临时工相助,每日动工5班,至1月13日终告全部拆除。老爸自认为这是一件为中国人长脸的事。

拆下来的铁条啥的, 老爸觉得丢掉太浪费,就废物利用地制作了一些小型修筑路的推车等小机具,还受到时任工务局长赵祖康的嘉奖, 加了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