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哈,不郁闷了,和一位女孩子聊了以后(2)

(2017-04-10 19:29:05) 下一个

下午下班后,跟一位情况类似的女孩子聊了聊,她的建议如下:

1. 我儿子还是按计划求婚(原计划下个月一个长周末,他已经悄悄买好了带她看过多次的订婚戒指。他一直不要我们的钱买戒指,想自己攒够了买),虽然这位聊天的女孩本人对订婚戒不以为然。

2. 女孩支持我的想法,绝不搬到女方父母的房子里,因为住在一起很难不被”管“, 特别是做女儿的。还特别强调,以后两人生活尽量离她父母远一点儿,但过年过节等的礼数到做到。

3. 只要两个人好,不要管别人说什么、做什么。因为好了这么多年,还不在一个州,都没有分手,说明彼此心里有对方,而且压力明显大都是来自女方的父母。

4. 聊完之后,这位女孩子说她很幸运,自己有开明的母亲(也是离异重组的家庭),对有些父母海外多年了,还会这样介入女儿的生活,表示想不到,特别是前一次“直击”我们,表示他们的不满,之后还一再嘱咐不要告诉我儿子。

她是从下一代当事人的角度看此事的,聊完之后我心里轻松了一大截。我检讨了我儿子的不是:没有多从女孩子的角度看这个问题,虽然女孩子本人没有多提起订婚的是,但一旦提及,多半是她父母又过问了,事不过三,我儿子就应该行动了,但他没有。女孩还说多理解女孩子的妈妈担心女儿年龄一年年大了,会着急。我说可以理解,我们也这样提醒过儿子。我问这位女孩子如果再过几年不结婚,她自己的母亲(和继父)是否也会这么做?她笑了,说不会。

另外,我儿子的女朋友很优秀,本科和硕士都是美国数一数二的学校毕业的,人也非常好。我儿子和她是读本科时的校友,之后才去外州读医学院。如果有人在这里用“傍”、“扑”、”挖坑“等等低级趣味的字眼儿,只能说这些人低级趣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