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说说美国人的不自信

(2016-12-10 08:44:13) 下一个

1. 多年前在美国东部一家公司工作。办公室是那种用隔板分成的格子,其他格子里都是美国人,而在我后面的格子里,是一位比我后到公司的北京女孩小王。公司上下午都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这时我就起来走走,活动活动。小王来后,我们就一起活动,低声用中文聊天。开始我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后来就意识到,一到这个时候,我右边格子里的小秘书美国女孩神情不正常,且坐立不安。再后来办公室有人告诉我,我和小王一聊天,这个小女孩因为听不懂中文,就认为我们在说她的坏话。我听了觉得好笑,其实我们办公室的人都挺喜欢这女孩的,一个高中毕业生来工作,其实真就是一个孩子。但考虑到她的感受,从此我和小王就改用英语聊天了。

2. 几年前我在当地看一位新的医生。第一次去感觉还不错,她挺风趣幽默的(后来看到她的工作手记,她对我的第一面印象是“有幽默感的亚洲妇女”,这个“评价”应该是很高了哈)。然后她就开始不停地给我换药,而每一次换一种药,都必须到她的办公室,而我之前的医生开的药我已经吃了数年,稳定和适应了。对此我很不爽。有一次预约的时间恰逢我儿子在家,我就让他陪我去,他是学医的。到那以后,儿子问了几个“内行”的问题,这医生表情不对了,话语先是辩解后来就成了攻击。那之后不久,我接到她办公室的信,告诉我,把我“开”了。那时我已经不想再看她,但还是把她告了,结果不了了之。

3. 这件事可以说是 #1. 的翻版,或者说是“升级”版,也正是因为此事,我才起意写此篇。

现在我工作的外语系和英语系合用一间大的办公室,中间用隔板隔开,但不是封闭的。外语系有多个语种,大家都多多少少学点/会点别的语言。系办公室女秘书小的时候曾在法国生活,会法语,而系主任是法语教授,很自然,她们两人谈工作时多用法语。最近突然听说院里要求我们系办公室搬家,还是搬到另外一栋楼。我觉得奇怪,因为暑假我们都是刚搬过来,这才安顿下来不久。因为我属于系里的“等外公民”,所以消息不灵通。那天去系办公室办事,秘书才告诉我起因:因为她和主任用法语交谈,那边英语系的人当然听不懂,异想天开地认为她们在说英语系人的坏话,甚至恶人状告院长,还说外语系的人在公开场合下谈“机密”,当然应该是用英语之外的语言谈了。

作为反应,院长在没有和系主任交流、甚至通知系办公室的情况下,让家具店拆卸、整理桌椅等、送来搬家用的纸盒子,通知外语系搬家。外语系的老师们当然不同意,一是不认为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天天都在说外语;学校有政策,这是违反教师的利益,影响教师工作的举动;老师的办公室都已经在这个楼了,系办公室却被要求搬到另一个楼,明显是刁难。接下来就有来自外语系的反对声,当然反对最强烈的系秘书。一些细节我知道得不是很多,但她肯定说/做了什么激怒了院长。昨天晚上将近7点,系主任发给外语系的邮件说,系秘书被解雇了。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拭目以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