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秋祭(8)

(2015-01-12 16:48:02) 下一个

8)工作

 

       可能是学校知道情况没有那么严重,也可能是太需要真正有文化的人了,反正被开除学籍不久,环开始在院长办公室工作。 过后环回忆说,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她快下班的时候,她的三个孩子,臭鬼作为大姐姐,领着小两岁的妹妹和小三岁的弟弟,就来妈妈的办公室,看妈妈上班,或等妈妈下班。环对三个孩子很满意,虽然不是她原来的计划,虽然她不上学了,可还要工作啊,所以三个孩子也很好了。

       过了不久,机关学校提倡精简机构,精简的对象之一就是所有学校教授的家属,当然首当其冲,环被精简了,彻底回家了。母亲先是看到环学上不成了,这下也不工作了,能自己管孩子做家务了,就回到乡下的老家。有重男轻女思想的老母亲劝环再生一个男孩儿(不知怎么老太太就预计再生就是儿子),好和儿子作伴。环想了想,也好,本来她就是计划要四个孩子的吗。儿子三岁的时候,环又生了一个孩子,但使老母亲大失所望,这次是个女儿! 

       由于丢了学籍,又丢了工作,加上六年生了四个孩子,更多的是丈夫由于第一次婚姻而背着包袱,因而对妻子的冷漠,不关心、不理解,使环的疑心加重。试想,一个性格外向,前三十年几乎没有经历过人生挫折,视学校、文化、工作重于一切的知识妇女,如何承受这一切? 

        环爱她的孩子们,不论女儿还是儿子。二女儿和儿子只差一岁,断奶早,被送到乡下姥姥家,再大点,还因为其他事亏待过这个女儿。所以在以后的年代里,环加倍地在这个女儿身上补偿她的爱和关心。当问到这个女儿是否记恨母亲时,二女儿说,她记得但不恨。也是这个在外地工作的女儿,更是加倍地惦记母亲。

       孩子小的时候,环给她的四个孩子每人都做了一个绣花枕头套,大女儿的花,典雅美丽:二女儿的是个洋娃娃头,圆脸,长长的睫毛,金黄色的头发;儿子的是只蚂蚱,长长的绿翅膀下,露出粉红的羽翼;小女儿的小枕套上的是一朵淡淡的花。就是这个小女儿,三十岁以后才晓得,为什么婆婆(当地方言念BO BO, 波音,意思是姥姥)不和她多说话,不像两个姐姐能跟着婆婆串门,也理解每次去婆婆家,总能听她问到,三三没有来?一次小女儿问父母,是否曾经想把她给人,回答毫无疑问是否定的。即使不问, 她也知道,母亲不会把她的任何一个孩子给任何人,而小女儿知道,自己比任何孩子都得到了更多的父爱、母爱和哥哥姐姐们的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