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秋祭(7)

(2015-01-12 16:35:19) 下一个

7)起疑

 

       环爱孩子,她的计划是要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两年后二女儿降生了,再一年后儿子出生。孩子接二连三的出生,环的母亲一直帮忙照顾,当然还包括照顾女婿前妻的儿子。环的丈夫是个工作狂,对家务事,孩子的事等等他就是个甩手掌柜。也就是在这个期间,环感到丈夫的不用心,不过问,甚至冷漠。时间再长点儿,她开始起疑心,丈夫移情别恋了。然后就开始怀疑和丈夫有来往的人,虽然都是工作方面的。

       第一个被她怀疑的是教务处办公室的一个中年女职员,四川人,长得瘦小,面目还算清秀。她是在学校搬迁到四川后被雇用,之后跟着学校来到本地的,过后听说她的丈夫是国民党军官,也就是一个就军官的太太。她的丈夫应该是病死的,否则五、六十年代学校不会继续雇用她。经过观察,环认为她就是那个丈夫移情别恋的目标,和丈夫对质 ,丈夫对此事矢口否认。环所以就找上办公室去理论,后来发展到骂那女人,有一次甚至当那女人的面,往地下呸、呸地吐吐沫。后来这女人把环告到校领导,领导要约时间找环谈话,批评她。其实环到时候去听听领导训两句,说个软化,道个歉,也就没事了。那个女人毕竟是旧军官的遗孀,而环是学生,丈夫也是学校的老师。可是开批评会的时候,环连面都没有露!因为她觉得自己没错。这还了得,不论她是谁,学生也好,谁的妻子也好,居然连领导的面子都不给,这还了得!!领导一道命令,开除了环的学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