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说着天就亮了

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正文

民国疑案 - 洋楼与公寓(39)

(2019-01-03 18:17:05) 下一个

古云量有的时候觉得面前这个细皮嫩肉的小任实在有点可怕。 他看得懂他, 也看得透他。 

小任见古云良无话, 提议道:“那个郑妈妈还在贺家, 要不要去和再她谈一谈。看一看这姜伙计的事情的出来, 这贺太太有没有什么反应。”

“案子已经了结了, 要问那个郑妈妈, 得要找个机会, 不能再直截了当上门了。”

“这个容易。”小任笑笑, 他和古云良早有默契。

 

经过几天打探, 小任已经知道了贺家这位郑妈妈平日出门买菜的规律。一天, 他在贺家不远的早市吃着早点, 一边用眼睛溜着来往的行人。 油条吃了四根, 豆浆也添了第三碗。远远的看到郑妈妈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小任站起来付钱, 拿手绢子搽嘴, 故意猛一回头, 正面看到了郑妈妈。 

“哎呀, 这不是贺太太家的郑妈妈?好巧。“

郑妈妈楞住了, 多日不见, 她有点记不起小任是谁。 

小任故意道:"郑妈妈你还好吗? 上次为了贺先生的事情去你府上两次, 多谢你配合我们调查。 ”

郑妈妈这才想起来, 赶紧说:"是了, 我说看你这么熟呢, 原来是警官先生, 你们那一位呢?”

小任听说笑笑:“如今我不和他做了, 我派了别的事情。”

郑妈妈听说,见小任这么客气热情, 便对这位相貌单纯的年轻人放下了戒备。 看了看周围说道:”警官先生有没有听说, 我们家古玩店的伙计也死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