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说着天就亮了

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正文

民国疑案 - 洋楼与公寓(38)

(2018-12-31 23:27:30) 下一个

古云良听了小任大胆的设想, 有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他不能想象也似乎不愿意接受, 贺太太那样的女人会和一个伙计苟且? 

古云良说:"刚才检查姜伙计房间,我留意看了一下有没有女人的东西。结果是一件都没有发现,不过倒是有件别的事情被我发现了。”

“什么事情?”

“这姜伙计房间里没有一双鞋。”古云良扬起眉毛, 不可思议地看着小任。

“我就奇怪你刚才怎么突然问我姜伙计有没有穿鞋, 原来是因为这个。”小任解释了刚才的疑惑, 马上又陷入了新的谜题。

”听掌柜的说, 他的房间还没有动过。 怎么可能一双鞋都没有呢?而且他的样子很体面, 如果不是醉酒把鞋丢了, 又是因为什么脚上没有鞋呢?“

古云良摆摆手:”先不去追究这个, 我看那姜伙计的房间整洁得很, 不象个单身男人住的地方, 难道有人帮忙整理打扫?“

”这个我也注意到了, 要不就是那姜伙计特别爱整洁, 掌柜的不是说他很体面, 所以才派到客户那里的吗?“

古云良似乎没有被这个理由说服:"你可以这么推断, 但是一个每天上班的伙计,对自己的一间小阁楼这么上心? 平日里都收拾得那么齐整? 让人费解。“

古云良有些很奇怪的念头,一方面他坚信贺先生和姜伙计这两起案子都和贺太太有关系。 可是他却执拗地不相信贺太太就是凶嫌。 小任看出他的矛盾, 有意无意地说:”女人不可貌相啊, 尤其那些上过学堂的女人, 比其他女人更有算计。我们查来查去, 发现贺太太的本事可不小啊。“

古云良不能否认小任的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