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说着天就亮了

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正文

小说- 住在硅谷的两个女人 (1)

(2018-12-17 21:24:30) 下一个

多莉在白人女子里面算少有的温柔, 她说话声音不大, 慢得象小溪流, 绵绵软软, 听的人都觉得舒服, 象在做瑜伽。 多莉也做瑜伽。 她的本行是按摩师。  这些现在她都没有做, 因为她马上要生第二个孩子了。

 

多莉的眼睛是淡淡的绿色, 清澈透明, 皮肤白得象奶油, 她五官大气开阔, 头发浓密妖娆。 这是东方人都能欣赏的白种女人的美。 她如果涂点口红, 看上去就上杂志封面上的人。

 

多莉和一个来自中国的妈妈赵蕾聊天时候说, 人生什么都有可能, 只要你去做, 去想, 有一天就会实现梦想。

 

赵蕾觉得她有资格这么说, 就凭她长的这个样子。  

 

多莉并不是一个从小就有理想的孩子。

 

多莉的背景非常复杂, 她父亲是传教士, 一家人在日本,韩国和台湾辗转。 母亲一路没有停歇, 一直生到了第八个孩子。 多莉是中间的一个。 她怀念在东方国家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 她那西方标准小美女的样子为她带来不少注意, 特权和便利。 她现在还能够讲流利的台湾国语。可是这一切在她和家人回到美国以后就消失了。

 

多莉不过是一个贫寒的牧师的女儿, 宗教在新一代人中间已近没落。 父亲在美国连肯收留他担任牧师的教会都没有, 他只能勉强退了休。 如果按照社会经济地位来算, 多莉一家只能在美国被看作中下阶层。 多莉在东方国家从来没有的贫寒的感觉, 回到美国以后突然开始侵袭她。

 

虽然出生在职业的宗教家庭, 多莉并不那么虔诚。 从小每天都在父亲的教会中耳濡目染, 家里每天都必须做祈祷, 但多莉印象中最厌烦的是母亲和父亲动不动就拿上帝说事, 来教育她一切听从他们的指导。

 

多莉看起来白净美丽, 却从来没有被当成过公主。 她从小就要负责照看更小的弟妹, 还要对付哥哥姐姐的欺负。 多莉的好处就是温柔,那种温柔让人完全不会把她和蛮横恶劣的行径联系起来, 也因此多莉永远都是父母判罚中对的那一个。 也因为如此, 多莉的哥哥姐姐和她的感情很淡漠, 成年后往来很少。 只有一个妹妹和她一样在硅谷安了家, 彼此还走动。

 

多莉还年轻, 大约二十五六。 她还有理由和时间追求梦想, 可是这位和多莉在公园认识的中国妈妈赵蕾却没有。 她的大儿子十岁, 小儿子三岁, 老公一个人工作。赵蕾觉得很烦闷,现在一家人住的townhouse不是她认为理想的房子, 可是要换大房子在硅谷谈何容易。 就是这个townhouse每月的贷款就让他们感到了极度的不轻松。她时常羡慕那些来硅谷早的人, 算一算如果自己和丈夫早五年来的话, 房子价值就已经翻了倍了。  

 

不幸来得太晚, 房子买在高价位。

 

赵蕾丈夫的工资虽然稳定, 但并不能让这个小家庭在硅谷过的宽裕。 为了增加收入, 赵蕾想过在网上卖东西, 或者去帮人带孩子, 可是再三尝试下来, 这些事情收入少, 还很消耗时间, 她也三十好几了, 拖着两个儿子, 真的没有精力。 赵蕾不想苦自己。在最近的一次微信朋友圈里面, 赵蕾在镜子前自拍了三张照片, 穿了最近买的羊绒外套配上丝巾和裙子, 留下文字说, 外面打打杀杀的世界还是让男人们去做吧, 女人让自己安好就可以了。 最后是红玫瑰陪伴清茶和绿豆糕的图片。

 

多莉的孩子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 告诉赵蕾要在公园办一个baby shower的派对。 邀请的就是平时公园见面的几位妈妈。 赵蕾特地在网上查了一查, baby shower是个什么样的派对, 得知是大家奉送婴儿用品, 祝贺快要出生的婴儿的父母, 便不大感兴趣了。

 

赵蕾和多莉的交情并不深, 都是在公园里带孩子的妈妈。除了她两, 彼此认识的还有两三个印度妈妈。 大家年纪相差也大, 有的看着快四十了, 有的象多莉,二十多。 相同的是孩子都还小, 大家都没有工作, 都是从天南海北, 世界各地随着老公的工作而来。

 

赵蕾用钱比较省, 并不觉得有花钱给多莉的未出生的老二买礼物的必要。 便用信息回复说自己要出门, 刚好不巧, 不能参加她的baby shower.

 

隔了几天, 多莉自己发信息给大家说baby shower 取消了, 没有说原因。 赵蕾想那几个印度妈妈可能也舍不得花钱, 大家都推脱了吧。

 

虽然如此, 多莉和赵蕾在公园见了面还是很亲热。 远远的带着孩子挥手, 等走到一起还要拥抱贴脸, 嘘寒问暖。 赵蕾本来不习惯这样的方式, 来美国久了, 顺应了这一套。 赵蕾觉得自己在美国适应得还不错, 英文虽然不算太好, 但是和这些外国人聊天说话也没有问题。

 

多莉的中文快要遗忘了, 于是她也愿意和赵蕾多说上几句。 多莉非常积极正面。 她和赵蕾说自己准备在公园里面教瑜伽, 贴一些招贴, 免费给妈妈们上课。 赵蕾接口说, 等以后人多了, 你就可以做成自己的瑜伽馆了。 多莉很是鼓舞, 这正是她的计划和想象。 多莉说, 她正在写书, 讲的是如何健康地选择食物, 帮助产后的妈妈恢复调养。 又说美国的女人不懂如何产后保养, 因为自己在东方生活多年, 知道这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她又给赵蕾看了她设计的博客, 有图片精美的食物和小段的精致生活指南。 赵蕾心里不以为然, 因为这样的东东, 网路上大片大片都是, 她不相信多莉能够凭这个挣到钱。

 

但这话总不能说出来。 赵蕾觉得多莉的正能量总带着一种压抑, 仿佛是什么东西让她踹不过气来, 她奋力要抓住一片能量给自己壮胆。

 

赵蕾觉得多莉还年轻。 是想当然所致。 赵蕾虽然对生活也不满意, 但总拿出活得无比幸福别无所求的样子。 她觉得, 一个女人如果要求太多, 才是不幸所在。 对那些在大公司的科技行业里面工作的女人, 赵蕾虽然也羡慕她们经济独立, 但总能找出理由来平衡自己, 看看她们一个个精疲力竭的样子, 衣着邋遢,一点都不保养, 女人图个什么呢? 赵蕾自己每周一定做三次面膜, 五次瑜伽。 她如果状态好的话, 看起来和多莉差不多年纪, 为此, 赵蕾觉得自己的活法才是正途。

 

赵蕾其实也希望有别的活法, 可是兜来转去, 这其实是唯一的活法。

 

看上去多莉的活法还有很多种可能。 她年轻, 漂亮, 还是白人。 赵蕾有的时候也想自己如果是多莉, 也许会, 会, 会离婚。

 

这个想法有点可怕, 可是现在的赵蕾不是十几年前的小姑娘。 她对想法这种东西越来越大胆, 生活这么沉闷, 自己的头脑里都不可以有一点旖旎风光么?

 

一次周末大家约好在公园聚会, 带孩子一起野餐。

 

赵蕾的老公黄彼得难得和老婆孩子一起出来, 他是典型的工程师, 对社交没有什么心得。 如果要聊天, 他只喜欢吹嘘他的工作和公司, 或者公司的股票。 房子本来也是他喜欢的话题, 可是这要看人, 如果别人住在更高级的区, 他自动就把这个话题绕开。 毕竟他住的这个区本不高级, 而且他们现在住的不过是个townhouse.

 

初见多莉, 黄彼得禁不住眼睛一亮, 操着口音浓重的英文, 竟然主动攀谈起来。 赵蕾见了老公这样子, 心里对他摇头一百下。

 

多莉的老公的出现才让大家感到了真正的惊奇。

 

多莉的老公原来是个印度人。 他个子很高,身材匀称壮硕,年纪三十上下, 皮肤在印度人里面要算得很白。 赵蕾听说白的印度人大多数是印度的有钱人, 或者是社会地位高的种姓。 这样一想, 就觉得多莉也不算下嫁了。

 

赵蕾想也许多莉的老公是那种家里有很多奴仆的印度人, 多莉也和她说过他们在印度的婚礼一直办了三天三夜, 有三四百人参加。 那一定是豪门望族吧, 赵蕾心里对这位印度人有点小小的崇拜。

 

多莉的老公和黄彼得在一边聊天喝啤酒。 看到黄彼得努力说着英文, 不时地加入夸张的手势, 学外国人挤眉弄眼的样子,赵蕾觉得和旁边这位挥洒自如的印度贵族比起来, 自己的老公看起来孱弱而且可笑。

 

赵蕾来到二人身边, 听到他们正在抱怨硅谷的房子贵。 印度贵族说, 我在苹果工作, 多莉在谷歌工作, 可我们还是买不起房子。 黄彼得听到别人买不起房子, 自己的townhouse一下子在心里增值了好几倍。自信心一下子提振不少。 安慰对方自己看准了硅谷的房子很快就会下跌, 不久的将来他们就可以以便宜的价格买到自己喜欢的房子。 心里却祈祷房子永远增值, 一刻不要停歇。

 

印度贵族离开以后, 黄彼得突然觉得心里有一块石头, 马上问旁边的赵蕾, 他说他老婆在谷歌工作? 那么厉害? 赵蕾脸上掠过一丝不屑, 多莉吗? 她在谷歌给员工做按摩, 临时工。 赵蕾说完打住, 看她老公对这位美丽的女人的艳羡和崇拜渐渐暗淡下去, 心里才疏解一些。

 

多莉和赵蕾的友谊本来可以更长久一些, 如果不是那天发生的事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水粉画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邹坚峰' 的评论 : 谢谢你的评价, 你的博客也写得很好。
水粉画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pddll' 的评论 : 其实我是很有感情地在写。 我同情所有对生活无力反抗的人。
水粉画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oycewu12' 的评论 : 谢谢跟读, 对不起写得太短, 让你失望了。 我写长了就容易虎头蛇尾。
邹坚峰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很好。
ppddll 回复 悄悄话 哈哈,不带感情的冷嘲热讽
joycewu12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现实:我也不想参加baby shower
继续跟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