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说着天就亮了

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
个人资料
正文

民国疑案 - 洋楼与公寓(23)

(2017-12-21 14:21:30) 下一个

是你登的寻人启示?” 古云良非常诧异。

“她走了以后, 我等了两个星期。 我一直以为她会想办法带信给我, 让我知道她在哪里, 可是一直都没有消息。 我非常担心她, 害怕她出什么事。 就去登了这个寻人启示, 至今也没有收到什么消息。” 小玉面露担心。

“ 你是用赵鸣凤登的启示, 为什么不用曾燕来这个名字?”

“ 做舞女的都不会用自己的本名, 曾燕来是她当舞女的名字。如果用这个名字我怕我舅舅舅妈他们看到, 我一直猜赵鸣凤就是她的本名, 希望她看到后能想到是我在找她。”

古云良夹克的内衣袋里就有那对殉情男女的照片, 他想拿出来给小玉看一下, 又害怕刺激到小姑娘, 于是转移话题说:“她既然在碧玉皇宫当舞女, 你舅舅舅妈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吗?”

“这样的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有的舞女觉得钱挣够了, 想回老家找个清白的人家嫁了, 自己走了, 不和这里的人再联系, 免得将来婆家发现自己以前是做舞女的。”

“如果是这样, 那些自己不告而别的舞女, 你舅舅舅妈也不去找她们吗?”

“哪里找得过来, 舞女今天在这里做, 明天哪里做, 各自都有打算, 哪里的客人多, 分钱多, 她们就去哪里。她们是每天结账的, 我舅舅舅妈只要收了当天的钱, 不管她们明天来不来。 除非生意特别好的那几个, 熟客生意都是她们的, 舅舅舅妈两个就只对她们很巴结。”

“这位曾燕来的生意好吗?” 古云良对这个上海滩独有的女性世界感到好奇。

“不算太好, 她长得是数一数二得漂亮, 可是对客人不随和, 客人是来买开心的, 用我舅妈的话来说就是, 人家花钱不是来看你摆脸子的。”

“她为什么这么傲气呢?既然做舞女不想多挣钱么?”

“我一直觉得她和其他的舞女不太一样, 她也没有和我说过她以前是做什么的。她的英文很好, 我们这里和租界很近, 来的一半以上是洋人, 这里的小姐都会说一点英文, 都是做生意学来的, 她们不认识英文字的。 可是她却能说能写, 还说以后要教我。”

“就这点和她们不一样?”

“还有很多, 我说不太清楚, 她很挑客人, 又不太存钱, 我和她说将来怎么办, 她说过一天是一天, 哪里知道什么将来。”

“她离开这里以前有没有什么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

“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就是带我去吃了几次高级西餐, 我从来没有去过这样的地方, 为了带我去这些地方, 她又给我买了两套衣服。”

“她待你真好。”

“她是难得的好人, 做舞女的人, 心都很冷, 只认钱的。她不是。”

“你舅舅舅妈待你好吗?”

“以前小, 不懂事又帮不上忙, 没有少吃他们的打骂。 现在他们看我能派上用场, 也待我好一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水粉画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ge' 的评论 : 圣诞快乐,谢谢鼓励。
zhige 回复 悄悄话 期待下一集。谢谢!
水粉画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上海毛毛'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阅读, 也祝你佳节愉快。
上海毛毛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文笔。圣诞快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