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苏扬

在北美漂泊,有时心理很累,梦里不知身是客,总把他乡当故乡.。想找个地方说说话,在烦闷的工作之余,诗情画意,陶冶情操。也许人到中年,有了经历和阅历.万事看的很淡了,也许自己活的很精彩,也许自己活的很平庸,但大体上我都无法有了很大的改变了,活的自由些没有野心做
个人资料
朱东东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转载)必须旗帜鲜明地批判极左思潮 作者:逆行斋主

(2018-02-19 20:58:15) 下一个

                           一、火药味逐渐浓了起来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这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最高层已经明确表态,要进行隆重的纪念活动。
      随着这个重要的时间节点的到来,思想意识形态领域的争论乃至斗争又逐渐激烈起来。不同派别的人物,都在极力发出自己的声音,企图影响未来一段时间的中国的走向。
      最近几件事应该引起足够的警惕。
      一是新版历史教科书对“文化大革命”的提法和表述有了变化,不再是单独一章,而是放在《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引发舆论关注。后来,人民教育出版社对此进行了回应。
      二是人民大学教授周新城发表了《共产党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的文章,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舆论风暴。由于文章火药味颇浓的语言风格和毫不掩饰的大胆直白态度,加之发表的媒体在体制内的权威地位,不由不使人不去猜测文章的所谓“来头”。
      类似的事情2017年还有几起。美国马里兰大学中国留学生杨舒平典礼上演讲的事。只因对国内的空气质量有所批评,对民主自由有所赞叹,就被某些思想僵化、保守人士痛批,上升到“辱华”、“卖国”的高度,最终逼得杨姓学生不得不赔礼道歉。
 再一个就是作家方方的新作,可能是刺到了某些人的软肋。好几个著名毛左跳将出来,对方方进行大肆攻击,北大一个什么博士,甚至主张要动用国家专政力量。
       确实,动用国家专政力量对付文人,对付知识分子,本就是极左势力的一贯做法,有着悠久的传统。文革,不就是国家专政力量对知识分子的一次大围剿吗。只是到了二十一世纪,改革开放都四十年了,还有极左分子说出这样的话,可见,极左分子确实是花岗岩脑袋,一万年也开不了窍。
      还有莫言,也被某些极左分子视为汉奸、卖国贼,只是畏于莫言的大名,批斗会开不起来而已。
 
                            二、极左思想的四种力量
      近些年来,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逐渐深入,改革开放的不彻底性和不完善性开始显现,人们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到底走向何方开始进行反思,这本是中国改革开放继续下去的必然要求。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极左势力抓住这些借口,开始借尸还魂,批判市场经济,诋毁改革开放以来种种新思想、新观念,美化文革,夸大新形势下的阶级斗争,严重阻碍改革开放事业的前进。这股势力,2004年前后开始兴盛,2012年达到高潮,随着王立军事件戛然而止。经过这几年的养伤调整,极左势力最近又死灰复燃,开始发出阵阵哀嚎。
      到底是哪些人在为极左思潮招魂?

      ——特权势力。他们知道,民主和科学是特权势力最大的敌人,而集权政治和思想管制,使他们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他们怀念集权时代,对于集权政治遭到人们越来越深入的批判感到恐慌。因此,他们打着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的旗帜,反对一切进步思想,宣传各种极左性质的思想观念。事实上,历史上每次极左思潮的泛滥,都与特权势力幕后操纵,有着或直接或间接的关系。《乌有之乡》这样一种明显具有极左性质的论坛,不时在互联网上兴风作浪,与一些特权势力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文革残渣。一些人在文革中打砸抢起家,获得暴利。这些人对于文革那段年月,有着很深的感情。他们怀念文革那个时代,痛恨改革开放这个新时代。他们赞美文革,梦想时光倒流,让他们继续作威作福,为所欲为。
      ——一些本本主义、教条主义者。他们读了许多经典导师的理论著作,接受了其中许多思想观点。但对其他领域的思想文化成果,则了解不多,使他们的思想文化视野变得狭隘。他们对当今世界的现实了解不多,使他们的头脑变得僵化。当思想与现实发生矛盾时,他们总是从书本寻找答案,责疑现实,批判改革开放时代中新的实践。这些人,也是极左思想的重要力量。
      ——小农主义。中国是小农主义根深蒂固的国家。小农经济没有竞争,生活相对安隐。分配上搞平均主义,贫富差别不大。而现代生产是社会化大生产和市场经济,有激烈竞争,贫富差距拉大。许多人习惯于小农主义时代的生活,而对现代生产则不适应。于是容易对对极左时期的生活产生感情上的共鸣。
 
                            三、文革回潮的幽灵在游荡
       极左思潮的集中表现,就是为“文革”翻案,在否定改革开放的同时,也在不遗余力地为“文革”大唱赞歌。
       历经五十年春秋,文革余毒并未肃清,对文革的争议一直没有休止,文革并未盖棺定论。如今的中国,文革的幽灵游荡,文革回潮的阴霾弥漫。有些理论家、政治家似乎又蠢蠢欲动,借姓社姓资的话题,为文革招魂。一些网站公开大张旗鼓为文革辩护,为四人帮翻案,攻击污蔑改革开放的方针路线。一些极左分子在各地公开集会,搞演讲和纪念活动,为文革、四人帮招魂,并对那些持不同意见者施以暴力。一些刑满释放后的文革余孽四处招摇放风,毫不收敛。这些势力合在一块,已经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必须指出的是,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我们对“文革”的批判不够;对“五四”运动以来民主和科学精神的宏扬不够;对近几百年人类社会形成和发展的人文主义思想宣传不够,使许多人的思想观念仍然严重停留于旧时代,缺乏人权意识,缺乏法治观念,缺乏世界眼光,缺乏自主人格。许多党政军高级干部,乃至知名企业家,均是如此。思想上没有随着时代的要求与时俱进,也是极左思想泛滥的一个深层次原因。
       1981年6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一致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指出,“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在中国的政治现实中,这就等于在法理上彻底否定了文革。
       极左思想,是二十世纪人类社会最大灾难之一。中华民族,便是受极左思想伤害最深的民族之一。我们必须从上世纪走过的道路中吸取深刻的教训,再也不能让极左思想在中华大地泛滥,再也不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受极左错误祸害。因此,邓小平一再谆谆告诫,要反对极左,绝不能让极左思想卷土重来,毒害我民族子孙后代,耽误我民族现代化进程。
 
                           四、坚持改革开放与彻底否定文革
      “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必由之路,是实现中国梦的必由之路”,这句话,道出了改革开放在新时代的地位和作用。表明19大之后的中国,必将沿着40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开辟的改革开放的道路,继续前进。最高领导人在新年贺词中强调:“我们要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为契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将改革进行到底。”铿锵的话语、庄严的宣示,彰显强大的改革信念,昭示坚定的改革决心。
      在改革与文革的关系问题上,要末拥护改革,要末倒退到文革,二者必居其一,没有调和与折衷的余地。黑暗就是黑暗,光明就是光明,抹黑改革,并不能为文革增添亮色。企图打着改革的旗号,重温文革的旧梦,显然是行不通的,只有改革才能给中国带来希望。
      不彻底否定文革,中国就不能实现真正的自由民主,就无法建立起真正繁荣富强的国家,中华民族就不能以文明的正面形象屹立于世界。
      如果说上一世纪中国的进步是从打倒孔家店开始,那么可以断定,新一世纪中国的进步,也必是从对极左思想的深入批判开始。
      要想真正走出迷局,摆脱思想桎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